-

燙頭的大嬸兒連連擺手。

大家都冇離開,換招待所住這件事那就不成立,那還說什麼賠償不賠償的?

“再說,要不是你堅持抓萬保鋒,那誰也不知道他是乾人口買賣的人販子,把他抓了,是乾了天大的好事啊!”

這年頭到處是進城務工的農民,可外頭的世界,跟村裡頭完全不一樣。

在農村,大家知根知底,誰家老母雞生了雞蛋,誰家地裡的瓜被偷了,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出了外麵,什麼都是陌生的,心裡難免會慌,就更容易受騙。

那些可憐的失足婦女,哪個不是被騙得很苦?

騙她們的,就是萬保鋒這種惡棍。

大嬸就是從農村進城打工的,她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遇到這種騙子。

朱茯苓站出來跟萬保鋒鬥,其實幫的不隻是陳雪涵,還有千千萬萬可能會被騙的可憐姑娘。

“我讀書少,但我知道好人應該有好報,朱小姐,你乾了天大的好事兒,咱感謝你來不及,哪能還要你的錢?”

那50塊錢補償,大家是一分也不肯要的。

朱茯苓總不能給大家硬塞錢,冇必要。

她乾脆叫來大排檔的老闆。

“有什麼好酒好菜,都來一份!對了,這兒的招牌是燒鵝吧?給大家按人頭算,一人來一隻!吃不完的,咱打包帶走!”

這麼多人,一人一隻燒鵝,老闆不得賺翻了?

“姑娘夠大方!咱也不是小氣人,給你一隻燒鵝少算2塊錢哈哈哈!”

酒菜上桌,氣氛更和諧了。

陳雪涵手裡也拿著一個搪瓷杯,裝滿了新鮮的啤酒,但是顧不上喝。

她看著大家,眼眶發熱。

如果不是在座的這些人,她早就被萬保鋒抓走,指不定這會兒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在娛樂公司見識過太多人情冷暖,反倒是在這兒,感覺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善意。

“我也謝謝大家,給大家彈一首我剛寫的歌吧。”

她把吉他也帶出來了,往後麵挪了挪椅子,空出一小塊地方來。

就這麼方寸大的小地方,現在是她的舞台。

伴隨著流暢的吉他聲,她清亮的歌聲,吸引了在場所有人。

歌聲很動人,歌詞也很鼓舞人心。

能聽得出來,寫的是一個姑孃的故事,姑娘美麗又聰明,在這茫茫人世間,依靠自己的雙手,闖出了一片天。

在她彈唱第一句時,朱茯苓眼珠子就瞪大了。

“這首歌是……”

旋律太熟悉了,不就是陳雪涵最知名的經典金曲嗎?

按照原來的曆史軌跡,這首歌一經推出,傳遍大江南北,不僅成為80後和90後的青春回憶,而且長生不衰,被各大著名歌手搬上熒幕翻唱,一次又一次霸榜各大金曲榜。

她記得這首歌,是陳雪涵在最艱難,一腔情緒要表達時,一氣嗬成寫出來的,飽含著感情,感動了無數人,所以經久不衰。

她冇想到的是,她剛寫的歌,正好就是這一首。

太巧了!

“她要把這首歌當做佳人時裝的主題歌?”

這首歌那麼紅,那佳人時裝豈不是能狠狠蹭一波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