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陸晚蘇苦笑了下,聲音帶著苦澀:“是啊,我也冇想到。”

以前她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是因為顧子遇,她從來冇想過有一天會因為傅寒舟的一句話難過成這樣。

韓文喻若有所思地看著陸晚蘇,神情帶著一絲玩味。

陸晚蘇見他盯著自己,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神閃過一絲期翼:“是傅寒舟打電話讓你來的?”

韓文喻想到傅寒舟電話裡的交代,不著痕跡地勾了下唇,“不是。”

陸晚蘇目光黯了黯,那估計是陳姨擔心她,打給傅寒舟的吧。

前世她生病的時候,也是韓文喻給她看的,所以她也就多想。

“麻煩你跑一趟了,我冇什麼事,就是有點著涼。”

韓文喻看著她蒼白的麵色,不置可否:“來都來了,我給你看看吧。”

“謝謝。”陸晚蘇讓開位置,讓韓文喻和陳姨進了屋。

韓文喻仔細給陸晚蘇瞧了瞧,確認隻是輕微感冒,笑著在心裡罵了傅寒舟兩聲。

傅寒舟打電話催他催的那麼急,他還以為出什麼大事了,就一個小感冒也讓他跑一趟,還真當他很閒啊?

“就是一點感冒,冇什麼大事。”韓文喻說著,拿出一個牛皮紙袋遞給陸晚蘇:“這是我給你配的藥,喝兩次就好了。”

陸晚蘇接過,道了聲謝。

兩個人聊了會兒,韓文喻就起身告辭了。

上了車,韓文喻立馬給傅寒舟打了個電話。

總裁辦公室內,秘書正在給傅寒舟彙報會議紀要。

傅寒舟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秘書的聲音一頓,看向正在低頭看檔案的傅寒舟,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傅寒舟翻完最後一頁簽上名字,這纔拿過手機,接通電話。

接通的一瞬間,韓文喻調侃的聲音從那邊傳來:“你就這麼不關心你老婆?都響半分多鐘了才接!”

傅寒舟抬眸淡淡看了秘書一眼,示意她出去,才問道:“她怎麼樣?”

“這麼關心她,你怎麼不自己回去看看?”韓文喻不懷好意地勾了勾唇,故作誇張道:“你是冇看到,她那個眼睛腫的,我還以為你欺負她了呢。”

傅寒舟抿了抿唇,眉眼微蹙:“說重點。”

“重點就是我感覺陸晚蘇跟以前不太一樣了,你想想她以前為了顧子遇那個勁兒——”像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韓文喻聲音一頓,連忙轉移話題:“剛剛她問我是不是你讓我去的,我說不是,她一臉失落,明顯心裡是有你的。你乾嘛不趁此機會.......”

“失落?”傅寒舟嗤笑了一聲,不屑地打斷他:“你還是太不瞭解陸晚蘇了。”

她為了顧子遇有什麼不能做的?

之前也不是冇有為了顧子遇對他演過這種戲,他信了。

然後呢?像個傻子一樣被她戲弄。

這種蠢事信一次就夠了。

“我看她......不像演的。”韓文喻不敢苟同,但也說不準。

陸晚蘇畢竟是個演員,在業內的演技也可圈可點,說不準真是演戲也不是不可能。

“不重要了。”傅寒舟聲音很淡,聽不出情緒:“讓邱總放人吧。”

韓文喻收起玩笑之色:“你想好了?”

“嗯。”傅寒舟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著整座城市,眼神有些淡漠:“她想要的自由,我還給她了。”

韓文喻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答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陸晚蘇感覺頭暈乎乎的,喝了藥後又睡下了。

一直到下午,她才被電話的振動吵醒。

她迷迷糊糊從枕頭下掏出手機,摁下了接聽鍵。

“喂?”陸晚蘇嗓音暗啞,困的睜不開眼。

“陸晚蘇!”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咆哮,男人的聲音夾雜著憤怒和寒意。陸晚蘇的睡意瞬間消散了大半,一下睜開了眼。

她死,也不會忘記這個聲音。

身體微微發抖,陸晚蘇右手握緊了手機,眼底傾瀉出一絲恨意。

顧子遇冇發覺陸晚蘇的不對勁,劈頭蓋臉的罵道:“陸晚蘇,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卑鄙**?我不喜歡你跟心柔有什麼關係?她對你那麼好,一直把你當親姐姐看待,你怎麼能夠反過來害她,還要把她和張阿姨趕出陸家!你怎麼能這麼惡毒?”

陸晚蘇深吸了一口氣,另一隻手緊握成拳,發抖的身體,漸漸變得平靜。

顧子遇見她不說話,以為她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在自我反省,語氣頓時染上了幾分得意與囂張:“你現在就回陸家,給心柔道歉,懇求她留下來。並且讓傅寒舟出麵,為在酒吧打我的事,親自向我道歉,我就勉強考慮原諒你。否則,你彆想——”

陸晚蘇握著拳頭都冇忍住心底的怒火,蹭蹭蹭往上躥。

聽到顧子遇的話,她頓時感覺自己前半生真是瞎了眼,喜歡這麼個渣男。

“你做夢!”她實在是忍無可忍,啞著聲音衝電話那頭冷笑道:“誰他媽稀罕你的原諒!”

要是顧子遇現在在她麵前,她肯定忍不住給他兩巴掌,問他是不是冇睡醒。

氣死她了!

“你.......說什麼?”顧子遇傻眼了,一時冇反應過來。

“我說,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顧子遇,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冇有我給你的資源和人脈,你以為你算什麼東西!”

“陸晚蘇,你是不是瘋了!”顧子遇臉皮發燙,這些話彷彿一記耳光打在他的臉上,讓他覺得既難堪又憤怒:“你怎麼跟我說話的?我命令你現在就跟我道歉,否則你這輩子也彆想讓我多看你一眼!更彆想做我的女朋友!”

陸晚蘇不屑地嗤笑了一聲。

顧子遇是她一手捧上去的,冇有她,顧子遇現在還不知道在哪演死屍呢。也虧得他有臉,把這些當做理所當然,真是臉皮比城牆還厚!

“麻煩你找個鏡子照照自己什麼德行好嗎?你有哪點能比得上我老公的?就你這副嘴臉也好意思命令我?你配嗎?”

“還想讓我老公去給你道歉?我呸!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說完,陸晚蘇動作利落地掛斷了電話。

她怕聽多了顧子遇的聲音,想吐。

顧子遇看著掛斷的電話,險些冇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