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間裡隻有兩個人。

厲薄深的視線在隔間裡一掃而過,最後落在自家女兒身上。

小丫頭剛剛還因為江阮阮的突然離開,感到委屈,此刻見到自家爹地,不僅冇有懼意,甚至還氣哼哼地撇過了腦袋。

厲薄深眸色微沉。

“小小姐,您冇事吧?”

父女倆都是悶葫蘆,路謙主動問詢。

小丫頭掃了他一眼,氣鼓鼓地撇過了腦袋,不理會。

路謙仔細地打量了她一圈,見她安然無恙,心下鬆了口氣,回頭向厲薄深彙報了一下。

厲薄深頷首,眸子微眯,看向了坐在女兒身邊的人。

對上他的視線,席慕薇心裡一緊,用力地掐了下掌心,才勉強穩住表情,冇有失態。

“江阮阮呢?”

厲薄深的視線從席慕薇臉上掃過,看清她的樣貌,麵色微沉。

他居然認出阮阮了!

席慕薇為自家閨蜜感到心驚,又慶幸她跑的及時。

這男人的氣勢,壓得她都有些喘不上氣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們是什麼人?進來為什麼不敲門?”

席慕薇收起思緒,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演技,把小丫頭護在懷裡,警惕地看著麵前的人。

厲薄深眉心微擰,“你懷裡的是我女兒,剛纔是你打電話讓我過來的?”

席慕薇愣了一下,硬著頭皮道:“是我。”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睨著她,視線緩緩掃過隔間裡的每一處細節。

麵前這女人的音色,跟電話裡那道聲音確實有些相似。

但是,騙不過他。

他冷笑一聲,拿起手機在螢幕上劃了兩下,而後抬眸看向席慕薇。

男人的眼神如鷹隼,彷彿能看透一切。

席慕薇狠狠掐著掌心,才勉強不失態。

馬上,剛纔江阮阮臨走時留給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席慕薇毫無準備,聽到這聲音差點哆嗦一下,低頭裝作看來電顯示,緩了幾秒,才抬手掛斷電話,若無其事地迎上男人的視線,“既然你是孩子的父親,那就帶走吧。”

說完,摸了摸小丫頭的頭,把她放在地上,往厲薄深的方向推了推。

厲薄深眉頭微挑,往餐桌旁走了兩步。

席慕薇以為他是過來接小丫頭,剛要鬆口氣,就聽到男人彆有深意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這位小姐,你胃口不錯,一個人,再加上一個小女孩,居然點滿了一桌菜。”

說完,不給席慕薇反應的時候,牽過女兒轉身就走。

離開包廂的刹那,他低聲吩咐路謙:“查監控!”

包廂座椅些微淩亂,醉仙居的服務員不可能犯這種錯誤,明顯有人匆匆離開!

這次,他一定要逮住那個女人!

同一時間,停車場。

江阮阮左右手各牽著一個小傢夥,時不時地看一眼時間,心下滿是不安。

厲薄深的性格,她再瞭解不過,要是有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足夠那個男人發現異常。

不知道慕薇能撐多久……

“媽咪,那個厲薄深是什麼人啊?我們為什麼要躲著他?”

朝朝暮暮看到媽咪魂不守舍的樣子,晃了晃她的手,明知故問地問了一句。

江阮阮慢慢回過神來,摸了摸他們的頭,若無其事地笑笑,“不是什麼重要的人,就是以前跟媽咪有點小恩怨,你們兩個以後要是聽到這個名字,一定要躲遠點,知道了嗎?”

兩個小傢夥乖乖點了點頭,“知道了,媽咪。”

等著媽咪收回視線,兩人對視一眼,大眼睛裡滿是好奇。

媽咪跟爹地以前到底怎麼了,看上去,誤會好像還不小呢!

江阮阮頷首,心裡還記掛著席慕薇那邊的情況,兩個小傢夥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媽咪,我們剛纔跑的這麼倉促,要是那個人懷疑的話,查一下監控,很容易就會找到我們的。”朝朝好心提醒。

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慌亂,“糟糕,我把這個給忘了,這怎麼辦?”

她隻顧著跑了,居然忘了餐廳設有監控,說不定,厲薄深現在已經帶著人往這邊趕了……

“媽咪彆急,我來處理。”

說著,暮暮拿過放在車上的電腦,小手在鍵盤上翻飛。

不一會兒,便黑進了這家餐廳的監控係統,把跟他們有關的監控刪除的一乾二淨。

“搞定!”

另一邊,豪華轎車開往厲家莊園的路上。

厲薄深高大的身軀陷在後座,偏頭,便看到自家女兒鼓著小臉把頭扭向一邊。

他長臂一伸,把她抱過來放在腿上。

小丫頭無處可躲,隻能像個娃娃一樣被他抱著,賭氣地低著頭不看他。

厲薄深溫聲問了一句:“告訴爹地,剛纔除了那個阿姨,是不是還有一個阿姨跟你們一起?”

剛剛路謙去找醉仙居的經理要監控,卻被告知監控壞了正在修複,他可不信有這種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