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聳拉著腦袋的男人在聽到呼喚後,搖搖晃晃地仰起頭,讓酒精熏染的迷離的眸子迷茫地看著沈安白,嘴巴一張一合,嘴裡喃喃著什麼。

“你喝酒了?”

她壓著顫抖的聲音,努力在臉上擠出笑,然後三步併成兩步衝到他身側。

濃鬱的酒精味撲鼻而來,沈安白下意識地皺眉。

到底喝了多少?

能讓他喝成這幅樣子?

手上忽然覆上層溫熱,沈安白的心猛地一陣悸動,身子也跟著顫抖。

她繃直身體,緊張地看著五官驟然放大的男人,更加濃鬱的酒精味爭先恐後地灌入鼻腔。

緊接著又是一沉,傅蕭衍高大的軀體像是大山一樣壓過來。

沈安白棍子似的杵在原地,溫熱的氣息從脖頸上略過,感受著他炙熱的溫度與鏗鏘的心跳聲,前些天受的委屈在頃刻間煙消雲散。

她咬住嘴唇,扶著他的肩膀,啞著嗓子問:“這幾天你去哪裡了?”

“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傅蕭衍靠在沈安白的肩膀上,嘴裡咕噥著她聽不懂的話。

她定了定神兒,努力在臉上擺出笑,“你能不能原諒我。”

“上次,上次怪我,我不該不經過你的同意翻你的東西,對不起。”

“我們能把那些事情都忘記嗎?”

她知道自己說這種話很賤。

可是……

沈安白無法控製。

她貪戀傅蕭衍的溫柔,貪戀他的好,貪戀他身上的一切。

她相信,隻要傅蕭衍原諒她,他們還能回到不久前的美好。

沈安白這樣安慰著自己,騙的自己都有些信了。

她殷切地望著他的眼睛,緩緩抬起手,抱住他高大的軀體,往他的懷裡鑽了鑽,“先回去休息吧。”

她抱住傅蕭衍的手臂,準備叫來張媽一起攙扶他回房間。

這時懷裡的手開始抽動,沈安白以為傅蕭衍清醒了,立刻抬起眼,正對上他漆黑的像是黑洞一樣的眼睛。

他望著她,深不見底的眸子中多了幾分慍色。

覺察到他目光中的情緒,沈安白心口上跟堵了石頭一樣,讓她無法喘氣。

“還在生我氣嗎?”

她張口欲要解釋,傅蕭衍冷著臉將手從她的懷裡抽出,皺著的眉頭間多了幾抹刺目的厭惡。

他不穩地向後退了幾步,冷冰冰道:“彆碰我!”

短短三個字就像是匕首,直直刺入沈安白的心窩,還攪動著,近乎要連帶著她一起攪碎了。

沈安白張口結舌,吞口口水後,低下頭,“你還在生我氣嗎?”

話落,他又跌坐在沙發上,嘴裡嘟嘟囔囔地說著什麼。

她抱著肚子半蹲下身,湊近了問:“你在說什麼?”

“馮婉倩,馮婉倩……”

聽清楚他嘴裡含糊不清的話語後,沈安白的心跳與呼吸在此刻戛然而止。

一雙無形的手驟然捏住她的心臟,用儘全力揉捏著,好似下一秒就要捏爆。

隨著他低聲的喃喃,血液倒流,她的身子霎時冷了半寸,如墜冰窖。

原來——

他愛的人一直都是馮婉倩。

原來——

她存在的意義就是當馮婉倩的替身。

原來——

她一直在自我安慰。

什麼愛,根本不存在!

沈安白剛伸出的手又縮了回去,搖晃著向後退了幾步,滿腔怒火與怨氣攪動著她的五臟六腑,蝕骨灼心的疼痛感浪潮般湧來。

她捏緊拳頭,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顫抖著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為什麼!”

萬念俱滅的嘶吼聲湮滅了傅蕭衍輕的彷彿浮動在空氣中的話。

他歪歪斜斜地倒在沙發上,小聲咕噥道:“彆碰我,馮婉倩彆碰我……”

沈安白跌坐在地上,洶湧而下的眼淚頃刻間就淹冇了她。

她攥緊胸口的布料,呼吸急促,五官以不自然的形狀扭曲著,好像有塊兒石頭壓在支離破碎的心臟上了。

好痛苦。

呼吸在變得困難的同時,肚子猶如捱了一計拳頭,陣痛感讓沈安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她埋下頭,抱著陣陣劇痛的肚子,嘴裡發出淒厲的嗚咽聲,身體倒在冰冷沁骨的地板上,嗥叫聲在客廳裡迴盪著。

周遭的一切都開始旋轉扭曲,模糊的視線中閃爍著黑斑,不過片刻就失去了意識。

滴答滴答的聲音割破堵在耳朵上的棉花,沈安白眉頭皺了皺,吃力地睜開黏了膠水一樣的眼皮,雪白色爭先恐後地湧入視野中。

空氣中瀰漫著的消毒水味讓沈安白迅速明白此刻的她身處在醫院中。

“你醒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側響起,驟然收緊的心臟針紮般地疼。

傅蕭衍疲倦的模樣映入眼簾,他略微複雜地笑著,“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昏迷前的畫麵一幀幀地從腦海中閃過,沈安白抿著嘴唇,僵硬地扭過頭,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疏冷道:“冇事。”

“你還在生我氣嗎?上次我……”

話音未落,沈安白毫不留情地打斷,“傅蕭衍,我們離婚吧。”

他皺眉,嘴巴微微張著,還未說完的話又硬生生地嚥了下去,“你說什麼?”

沈安白扯了扯唇角,臉上多了抹嘲諷意味十足的笑,她再次將眼睛轉向男人,重複道:“我們離婚吧。”

他的臉肉眼可見地拉了下來,削薄的嘴唇也在沈安白冷漠的目光下抿成了一條細線。

病房裡的空氣冷凝,周遭的溫度也迅速降至零點以下。

短暫沉默後,傅蕭衍乾笑著問:“是不是還在生我氣。”

他握住沈安白冰涼的像是冰塊的手,聲音弱了幾分,“我都可以解釋……”

“解釋?!”

沈安白冷嗤著抽出手,泛著寒意的眸子蒙上層水霧,“你以為我是白癡嗎?”

“你以為我還會相信嗎?!”

“傅蕭衍,這次我一定要和你離婚!”

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短短幾秒鐘她就哭成了淚人兒,“傅蕭衍你放了我吧!”

傅蕭衍蜷著手心,僵硬地站在原地,失神地看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沈安白,心口處傳來錐痛感。

他望著她,醞釀了許多道歉的話,可是那些話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來,思索許久才擰著臉說:“你就這麼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