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迎上傅琪足矣殺人的目光,沈安白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說不害怕是假的,她現在都快害怕死了。

沈安白的性格比較柔弱,從來冇有這麼硬氣地和什麼人對峙。

傅琪是第一個。

她蜷著發麻的手心,為了不讓傅琪看出來自己在害怕,她不得不緊繃著臉,讓自己看起來很冷靜很淡定。

傅蕭衍的臉整個都不自然地扭曲成團,尤其是那眼神,恨不得立刻把沈安白整個人都給撕碎。

“你竟然敢打我!”

沈安白佯裝不害怕地冷笑一聲,“我打你有什麼問題嗎?”

“如果你覺得調戲嫂子是一件能讓大家知道的事情,不如我把這件事開誠佈公地告訴所有人,”

“對了。”

沈安白拿出手機,眼睛眯了眯,看向傅琪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戲謔。

“剛好,我的手機錄音是開著的,你如果不信,我可以讓你聽一聽錄音。”

“如果你覺得不滿意的話,我可以把這段錄音曝光給媒體,讓媒體讓全青城的人看看傅琪的是個什麼貨色!”

傅琪已經勃然大怒了,怒氣騰騰瞪著沈安白的眼神,恨不得立刻把她撕碎。#@$&

“你敢!”

他聲調提高了幾個分彆,聲音都變了調,可見他有多生氣。

生氣就證明沈安白說的這些,和威脅他的手段用對了。

“我為什麼不敢?”

“我是你的嫂子,又不是什麼隨便能被人欺負人。”%&(&

“嘖嘖,我現在很好奇,青城的百姓們看到傅琪你調戲自己的嫂子會怎麼樣。”

“事情一旦鬨大,彆說傅氏集團的總裁位置了,你恐怕連傅氏集團都待不下去吧。”

傅琪擰著臉,眼裡迸射出陰狠的光。

竟然被沈安白拿捏了。

他咬住下唇,怒不可遏地瞪著沈安白,“你給我等著!”

他氣勢洶洶地離開,沈安白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一直緊繃著的心轟然落下。

她剛剛真的快嚇死了。

沈安白大口穿著粗氣,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恨不得要從逼仄的胸腔中跳出來。

剛剛有一瞬間,她真的以為自己要露餡了。

幸好傅琪冇有追究,不然麻煩大了。

誰能想到傅琪那麼凶狠啊,沈安白心有餘悸地拍著胸口,轉臉看向傅蕭衍。

“我們快點走吧。”

傅蕭衍看著沈安白的目光,眼睛都看直了。

認識沈安白這麼久,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安白如此剛烈的樣子。

在他的印象裡,沈安白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

她就跟一個小姑娘一樣,任誰看就了都想欺負一下。

可是現在的沈安白,竟然會保護他了。

感受到傅蕭衍炙熱的目光,沈安白眨眨眼,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我臉上不是有什麼臟東西?”

傅蕭衍收回目光,有些氣惱地說:“你剛剛就不應該攔著我,我真想揪住他狠狠打一頓。”

沈安白歎氣,苦笑著說:“你冇想過嗎?”

“他和他父親三番幾次的想要激怒你,就是想看到你發火。”

“剛剛張律師和我說了,讓你注意一下你的脾氣。,”

“這次老爺子的暈倒冇那麼簡單,蕭衍你不能再像是從前那樣了。”

“我攔著你,就是害怕你控製不住脾氣,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來。”

傅蕭衍有些愧疚,他感覺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會隨時炸開的火藥桶。

隻想著發泄,不管後果。

他也明白傅琪和傅山三番幾次的做出刺激他的行為,是為了看到他發怒發火失去理智的樣子。

傅蕭衍從來冇有那一瞬間認為自己這麼冇用。

現在的他,不會被沈安白嫌棄嗎?

看出傅蕭衍臉上失落的情緒,沈安白拉住他的手,“不是還有我嗎?”

“如果我在你身邊,我說你要聽,千萬彆再發脾氣,我也會保護你。”

“之前是你保護我,現在變了。”

傅蕭衍看著沈安白,心裡前所未有的安心。

就連以前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也逐漸平和下來。

傅蕭衍微微點頭,表現的前所未有的冷靜,“好。”

他用力握著沈安白的手,感覺心裡滿滿噹噹的。

沈安白迎上他的打量,心裡怦怦地跳個不停,小心臟更是恨不得要從逼仄的胸腔裡跳出來。

她紅著臉,拉著傅蕭衍向前走。

傅琪和傅山看到走出來的沈安白和傅蕭衍,陰陽怪氣地說:“看不出來你們兩個人的感情這麼好啊。”

“嫂嫂,你的心真大,我哥哥身邊還是有一個馮婉倩,她現在懷的孩子可是我哥哥的。”

“如果孩子生下來,你就如此寬心地讓她進入傅家的大門嗎?”

傅琪扶著額頭,更加陰陽怪氣地說:“嫂嫂,我這麼說都是為了你好。”

“以前我哥哥是怎麼對你,我都清楚,你現在還陪著他,你這不是犯賤嗎?”

傅蕭衍擰眉,聽著傅琪的話,火氣一下子就躥了起來。

沈安白第一時間捕捉到傅蕭衍的情緒,她扣住傅蕭衍的手,怒不可遏地瞪著傅琪。

“馮婉倩的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她反唇譏諷,“從老爺子病倒開始,你好像很關心我和蕭衍。”

“你既然知道蕭衍以前對我不好,為什麼不好好勸勸你哥哥呢?”

“還是說你現在突然變得熱心腸了?”

傅琪臉上的笑逐漸收斂了幾分,“嫂嫂,我印象裡你很溫柔,怎麼現在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

沈安白從容應對,“我這個人有一個特點,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對你,當然要說應該對你說的話嘍?”

剛剛她嚇唬傅琪很有成效,這次再回懟他,自己很有自信,所以看起來落落大方,臉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害怕的情緒。

她的這幾句話成功激怒了傅琪,“嫂嫂,你彆太過分!”

“也不知道是誰一直這麼過分,哎,算了,我還是不和你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傅琪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傅山及時攔住他,恐怕就要衝上去打人了。

沈安白盈盈笑著向傅山道:“叔叔,蕭衍還需要治療,我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