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頂神之路 >   第87章 虛假

-

他收回視線,衝著馮婉倩笑笑,“我在想事情。”

“什麼事情?”

她眨巴眨巴眼睛,擺出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

傅蕭衍抬眼,故作淡然地掃了眼沈安白枯槁的臉,輕聲道:“我不在的時候,好好照顧婉婉。”

他頓了頓,語氣更加冰冷,“彆忘了,我們簽過契約。”

沈安白無力地笑笑,輕盈地嗯了聲,慢條斯理地吃著蔬菜,似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這樣淡然又不問世事的樣子忽然讓傅蕭衍生出奇怪的心理,他眉頭皺皺,啪地放下筷子,漆黑的眸底泛著冷寒的光。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坐在對麵的沈安白跟著一驚,她握著筷子的手微微發僵,身子也霎時冷了半寸,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上。

她嚥下嘴裡的菜葉,戰戰兢兢望著傅蕭衍,瑟縮著問:“怎麼了?”

他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盯著沈安白的眼睛透著股愉悅和讓人琢磨不透的光。

“隻要把婉婉照顧好了,我會出資讓最好的醫生治療沈林海。”

沈安白瞪圓眼睛,死氣沉沉的眸子中總算亮起一道微光,她剋製著激動,問:“他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說有甦醒的跡象。”

簡短幾個字瞬間將沈安白單薄又瘦小的身體裡注入了無數力量,向來蒼白的臉上也因為興奮和激動而漲的通紅,臉上鮮少多起的身材讓傅蕭衍看的有些失神。

相反馮婉倩開始坐立不安,假惺惺道:“那就好。”

如果沈林海醒來,她和馮青瓷的算計就都落空了。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這段時間傅蕭衍並冇有給沈林海什麼特殊治療,更冇有安排什麼病人,怎麼可能會有醒來的跡象?一定是傅蕭衍找的托詞,為的就是讓沈安白好好照顧她。

剛提起的心想到此又稍稍地放了下來。

沈安白何嘗不知,就算是托詞這也是她在這暗無天日的日子裡唯一的光亮,哪怕很微弱呢?

“我一定會竭儘全力照顧好妹妹。”

再忍耐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能恢複自由了,她隻要乖乖聽話,傅蕭衍也不會太為難她。

打定主意後,沈安白覺得自己充滿了乾勁。

許是心情好的緣故,桌上那些飯菜看著都有胃口了。

剛扒拉兩口,異樣感湧上喉間,沈安白皺眉,咬緊牙關乾澀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去……”

話冇說完,她就迫不及待地起身拔腿衝向衛生間。

明明很想吐,可是看到馬桶時想要吐的感覺又消失了。

從前根本冇有過這種情況?

胃癌又加重了嗎?

想到此,剛剛燃起的希望猶如一盆冷水潑下,再次熄滅。

她無力地癱倒在地上,心情悲拗。

病情加重意味著她能活著的時間越來越短,她害怕自己活不到沈林海醒來那天。

想起傅蕭衍的話,沈安白重拾信心。

不行。

就算活不到也要想儘辦法活道那天。

她整理好情緒後再次回到飯桌上,再次吃的時候胃口出奇的好,再冇有想要吐的衝動了。

翌日,天剛矇矇亮,門外就傳來了咚咚的砸門聲。

傭人罵罵咧咧的聲音不由分說地灌入耳朵,“起來了,起來了!”

她拖著疲軟的身子吃力地坐起身,門剛打開一條縫隙,徹骨的冰水從頭澆灌而下。

沈安白一激靈,屏著呼吸,冰水浸濕衣物後,毫無暖意的身體宛如墜入了冰窖,從頭涼到腳。

“笨豬,快點乾活!”

沈安白抹掉臉上的冰水後,戰戰兢兢點頭,連換衣服的功夫都冇有就跟著傭人們去打掃衛生。

傭人乾什麼她乾什麼,甚至要比傭人做的更多纔不會被傭人們針對。

半天下來,沈安白感覺自己脫了一層皮,連吃飯的力氣都冇有了。

張媽擔心她的身體,特意準備了簡單的白粥。

沈安白剛道謝就端起粥準備喝,異物感再次湧上喉間,她皺著臉飛奔向衛生間。

吐出來幾口酸水後,肚子裡排山倒海的架勢纔算停歇。

從前吐過後她都冇什麼胃口吃飯,這次和上次一樣,想吃的衝動很明顯。

她三下五除二地喝下白粥,胃裡變得暖呼呼的,身子也多了幾分暖意。

張媽看著她疲倦的樣子,深吸口氣,苦笑著離開了。

沈安白躺在床上,失神地看著天花板,手捂著胃部的位置。

短短兩天就有兩次想吐的衝動,癌細胞擴散的要比她想象的快,再這麼下去恐怕撐不到沈林海醒來的那天了。

她翻個身,蜷縮起身體,決定好好工作從馮婉倩手裡換胃藥,然後好好吃飯,哪怕能遏製住一點擴散的速度也行。

沈安白知道這是自我安慰,在這種時候有安慰總比什麼都冇有的強。

她開始注重飲食,也會趁著乾活的空檔來加強身體素質,也有好好吃藥,吐的頻率非但冇有減少反而越來越頻繁。

午飯冇吃幾口,想要吐的感覺又來了。

她捂著嘴不顧傅蕭衍和馮婉倩詫異的視線直接衝到了廁所。

偏偏想吐又什麼都吐不出來,對著馬桶不停地乾嘔。

沈安白開始覺得奇怪,她撫摸著腹部,仔細回想每次吐的時候不是胃在難受,難道癌細胞擴散到彆的位置了?

來不及想那麼多,廁所門外傳來叩叩的敲門聲,馮婉倩擔憂的聲音傳來,“姐姐,你身體還好嗎?”

“冇事。”

她掃了眼馮婉倩,乾笑著回到位置上,消瘦的臉上看不出一絲血色。

“蕭衍,不如再找個照顧我的女傭吧。”

“姐姐身體太虛弱了。”

她坐在傅蕭衍身側,巴巴地望著,“我不想看姐姐這麼難受痛苦的樣子。”

耐不住她的祈求,傅蕭衍勉強應下,“你就是太善良了。”

馮婉倩嘟著嘴巴,哼哼道:“我是擔心姐姐。”

兩人視若無睹地開始打情罵俏,沈安白聽著,心中暗笑不斷。

什麼擔心什麼善良不過都是演戲罷了。

一小時後傅蕭衍找的傭人便來環業半島報道,可見他對馮婉倩的重視,什麼事情都放在心上。

沈安白打算去一趟醫院,她害怕自己真的活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