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得美。

蒲青墨看向妹妹,似笑非笑,眼角卻帶著寒涼之意,“你不是說,冇瞭解過?”

“我,我是冇瞭解過啊,”愣了一瞬之後蒲青芸理所當然,“但小希在比賽上說了的。”

接下來,她就拿出自己儲存的比賽視頻給蒲青墨看。

小小幼童,卻從骨子裡透露出貴氣和優雅。眼裡眉間的氣質和風度,跟二十多年前的蒲青墨如出一轍。

凝視了螢幕中的孩子片刻,男人起身。

他道:“金貝幼兒園?”

“嗯嗯!”

蒲青芸連連點頭。

手上拿著鑒定書,蒲青墨提步上樓。

邊走邊道:“這事,你們兩個不用再管。”

少年少女麵麵相覷,不知大哥究竟意欲何為。

此時,溫家。

溫宏偉放下茶杯,慈愛的臉色中又有幾分無可奈何。

“顏顏。”

“爸,”溫顏坐在父親身邊,莞爾,“您為我考慮得太多了,這房子,我不該要。”

大理石桌麵上,放著一套市中心公寓樓的鑰匙。

溫家生意做得冇蔣家大,更比不上在A市一手通天的蒲家。

但是,送女兒一套房還是送得起的。

說實話,溫宏偉對自己的大女兒一直飽含愧疚之情。便是後來她逃婚而走,也隻是埋怨了一陣子,到底放不下這血濃於水的親情。

“有什麼不該要的?”

撫了撫女兒的手,溫宏偉又道:“都是一家人,就不要那麼客氣了。在那邊有房子也好給小希落戶和上學。”

總是借住在宋喬家,就算關係再好也不像話。

見父親所言如此,溫顏也不好接著拒絕,便將鑰匙收下。

雖說溫宏偉纔是溫氏的頂梁柱,但就這麼贈送一套房子給自己,少不了也得在繼母那裡頂著壓力。

作為女兒,溫顏當然明白父親的好意。

隨後邊聽溫宏偉道:“你妹妹的訂婚典禮……如果不想去就不去。但是,正式婚禮你還是應該出席的。”

否則,難免會落人閒話。

溫顏頷首,“我知道了,爸。”

她心知不用參加訂婚儀式已經是父親頂著壓力給自己爭取下來的了。

畢竟蔣家現在如日中天,架子也大得很。

所幸當下週月跟溫思這礙眼的母女二人都不在家,溫顏便跟父親多聊了兩句。

直到晌午時分,她才離去。

行至彆墅院門,迎麵卻跟一輛外形設計流暢優雅的紅色小跑迎麵碰上。

——這是溫思的車。

但開車的卻不是溫思,而是她身邊的男人。

那個溫顏曾經再熟悉不過,如今卻已經形同陌路的人。

蔣楓。

車窗搖下來,溫思難掩洋洋得意,“姐,好巧啊。難得回家一次,不吃個午飯再走。”

其實她巴不得不要看見溫顏,這個被蔣楓愛了十多年的女人。

但眼下狀況不同。

如今的蔣楓是她溫思的未婚夫,已經成了單親媽媽的溫顏隻有在一旁看著的份兒!

想著,溫思瞟了身邊的男友一眼。

隻這一眼,卻叫她心頭一顫。

蔣楓看著溫顏,目不轉睛。

幾乎想要將她整個人一寸寸地印刻在腦海裡。

麵對現女友溫思的時候,他從未這樣專注。儘管,二人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蔣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