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希小朋友一臉正色,一字一句地說。

這話,倒讓溫顏心尖兒一顫。

片刻後,她忽然微笑,捏捏兒子的小臉,“好啦好啦,媽媽自己會保護自己的,知道小希是為了媽媽好。不過……”

“小希的爸爸是不會過來的。”

哪個欺負了彆人的罪犯還敢跑來尋晦氣!

兒子被自己養得這麼好,是她一個人的兒子。

但是,小希一定很羨慕那些有英雄一樣偉岸的爸爸的孩子們吧。

如此想著,溫顏又怎麼忍心責怪兒子此番自作主張的行為呢?

“以後,我會更加堅強,讓小希知道他不需要父親也可以的。”

當夜,繁星點點。

溫顏哄睡了兒子,跟宋喬坐在沙發上聊天。

後者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可是看小希今天的表現,我覺得他還是需要一個父親。不然,他也放心不下你。”

“是啊……”

說到底,還是她這個媽媽當得不夠稱職。

三天後,金貝私立幼兒園。

個頭偏高的俊美少年出現在門口,周遭圍著的家長們竟紛紛自覺地讓了一條道出來。

園長親自出來迎接,笑眯眯地道:“蒲二少爺。”

“嗯,園長好,”

蒲青寒禮貌點頭,開門見山,“請帶我去溫希班裡,謝謝。”

“是蒲家少爺啊!”

“長得跟他哥哥一樣俊,真是少年英姿……”

便是已經有了孩子的家長們,此時悉知少年的身份也議論紛紛起來。

園長將蒲青寒請進園內,道:“溫希小朋友很聰明的,不肯到處亂跑,所以還是請蒲二少親自到班上看看他吧。”

這次蒲青寒來,是打著給金貝幼兒園捐款的旗號。

“順便”見見他們這裡的明星兒童。

這對誰來說都是好事,園長自然冇有不同意的道理。其實,他也覺得溫希那孩子跟蒲家兩位少爺模樣有些相似。

但據說溫希的媽媽是國外海歸回來的鋼琴老師。

那般身份,想來是跟蒲家掛不上鉤。

“蒲二少這邊請——”

行至幼兒園大班,一群小朋友在玩積木。

唯有一個模樣生得俊俏精緻的男孩與他們不同,他坐在二角鋼琴前,手指翩翩飛舞,像跳躍在琴鍵上的精靈。

一曲終了,音樂老師高興得直拍手,“果然是小明星啊,彈琴彈得比老師還好!”

她這話自是誇張。

但隻要小溫希再長開一點,分分鐘超越她們這些成人!

“溫希,來。”

園長將鋼琴麵前的天才兒童喚了過來,“這是蒲……”

蒲青寒接話,自我介紹,“我是蒲青寒,你好啊,溫希小朋友。”

如果溫希真是大哥的兒子,那叫他蒲少或者哥哥都不太合適。

稱呼全名的話,蒲青寒並不介意。

“你好,我是溫希。”

小傢夥朗朗應聲,半點兒怯意也無。

示意園長可以離開了,蒲青寒跟溫希單獨相處了一會兒。越相處,越覺得蒲青芸猜測不錯。

這小傢夥,跟大哥實在是太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