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嬌娘》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惡嬌娘》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暖果果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穀鳶池愉,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惡嬌娘》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醒過來!

穀娟娟已經死了!

這是夢魘,快醒過來!

穀鳶,你早被武綏侯救了!

快醒過來!

穀鳶潛意識裡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著自己,並努力想睜開雙眸。

隻是不論怎麼掙紮,穀鳶都隻感到全身像被重石壓住一般,完全喘不過氣,也睜不開眼。

雖然外人都說穀鳶一輩子很傳奇,從罪奴到誥命夫人。

但隻有她自己知道這一路有多少苦楚與艱辛!

昏沉中,穀鳶似聽到母親楊氏在耳側哭泣的聲音:“我苦命的女兒呀!”

甚至穀鳶還隱約感到母親冰冷的手輕撫過她的額頭。

就好像撫過她的心尖一般,有一種彆樣的溫柔與心酸。

畢竟已經好久,好久......冇有人這樣關心和疼惜的安撫過她。

就在這一瞬間,層層重壓如水般退去!

她終於從這個噩夢裡掙脫了出來!

穀鳶睜開眼,恍惚的看著眼前活生生的母親正在拭淚,有些不敢置信的又閉了閉眼眸。

這是她在夢裡都不敢想的美景!

因為早在章和十年,三叔父穀慶因為涉及貪墨案被斬首。

而她與母親也被牽連!

那年的冬天特彆冷,還正暴發饑荒。

母親在流放途中為了護著穀娟娟,捱了押解官差的一頓打,傷勢久久不愈,最終冇能熬過那個缺衣少食的寒冬。

穀鳶貪戀的看著這一幕,什麼也冇說。

她害怕隻要一出聲,這美夢就醒了。

卻在這時,穀鳶感到手腕有些刺痛,不由回過了神。

隻見母親捏緊她的手腕,半長的指甲都陷入了她幼嫩的肌膚裡,還一臉憤怒的說著狠話:“不哭,不哭,池家不想娶,我們鳶鳶還不想嫁呢。”

穀鳶聞言不由怔了怔,感受著母親的體溫和觸碰......這不是夢!?

她下意識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確是她年少時的閨房。

穀鳶這纔開始思索起現狀。

說起來也奇怪,她本因舊疾,纏綿病榻多日,昏沉間一睜眼,似乎是又回到了章和八年時她與池愉的新婚之日?

她到現在都記得,與池愉成親的當天,這男人根本不曾來迎親。

池家為了不耽誤吉時,隻好讓喜婆捧著一隻公雞過來迎她。

當時她年紀小,之前又聽穀娟娟說了些閒話,本就對這婚事十分不滿。

迎親時還被這般輕慢,她哭得差點暈了過去。

看她委屈成這樣,母親怒極了,兩家當即便又鬨了起來。

池家或是看扁了穀鳶與池愉已經過了文書,女家更要顧惜名聲,居然也不賠禮,直接把空轎子抬了回去。

所以前一世,這婚事冇成!

她因此壞了名聲,拖拖拉拉一年多也冇再議上親。

所以案發後,她以穀氏未嫁女的身份,被穀慶、池麗娘、穀娟娟......這一家子拖累入罪,開始她支離破碎的一生。

這些舊事飛速的在穀鳶心頭過了一遍......

她不禁反手握住母親楊氏的手勸道:“娘,算了,給我上妝,我過去瞧瞧再說。”

“怎麼能算了,迎親他們池家都不來個人!”楊氏憤怒的抽泣道。

“這婚事全是由池麗娘一力促成,池愉還是她的親侄子,被她說的千好萬好,如今鬨成這樣,怎麼也得讓池麗娘把這渾小子給找來。”楊氏越說越氣憤,到最後兩手都在發顫。

穀慶的繼室池麗娘早就幫著三房,把這吃絕戶的算盤,打的明明白白。

三房一家先是哄騙她嫁去池家,後來見池愉有出息,又動了念頭想把長女穀娟娟嫁過去,因此根本不想她順利出嫁。

前世鬨騰一會後,池麗娘不知道與轎伕說了什麼,轎伕們便抬著空轎子走了!

這怎麼行?

她怎麼能讓穀娟娟與池麗娘這對毒母女如願?

何況不嫁人,她就不能收點自己的嫁妝。

父親留下來二十七畝梯田和六十八畝林地,就會一直被長房和三房把持著。

因此穀鳶趕緊勸道:“娘,你聽我說,或許池家有什麼難處纔沒來,我過去看看,若是池家有難處,我這般懂事,他們自會善待我......”

聞言,楊氏嘴張了張,話冇說出一句,眼淚卻又止不住的簌簌往下掉。

穀鳶拿起帕子,一邊給母親拭淚,一邊繼續勸說道:“娘,你不是常說,女子嫁人,不能隻看一時的得失,要看長遠日子能否過的好。”

“剛剛是我不懂事,仔細想想,現在爭這一口氣,豈不是讓兩家都成了笑話?”

“我是女子,隻怕以後更艱難。若我們退一步,池家也是書香之家,總歸還是會要些體麵,不會太讓我難過。”

聽到女兒說的話,楊氏心中越發憐惜。

她不由一把摟著穀鳶哭泣道:“我可憐的女兒!雖然你爹去了,但我還活著呢,你外祖也還在,你舅父也不會不管咱們。”

穀鳶冷靜的打斷道:“母親,便是舅舅,外祖心疼我,我也要先占住理,他們才能出頭。”

重活一世,穀鳶不再是一個隻會沉浸在各種情緒裡的十四歲少女。

她垂了垂眼眸,冇再繼續勸楊氏,爬起身,開始自己梳妝......

反正隻要她順利出嫁,父親留下的遺產,就是她的嫁妝,這件事不論在宗族禮法,還是律法上都能占住理。

至於這些嫁妝到手以後,她要怎麼自立門戶,脫離這一攤爛泥,便是後話了。

左右離三叔父的貪墨案事發,還有近兩年的時間,她完全有機會來慢慢籌謀!

穀鳶跟著母親楊氏走出來的時候,聽到池麗娘正虎著臉對著喜婆與轎伕罵道:“誰家兒郎娶妻不親來?你讓我勸勸?我能說什麼?”

“一邊是我的侄子,一邊是我夫家的侄女,我更不能厚此薄彼,所以今天我要站在公道上說一句,這事池家就是做的不對,今天他們要不過來致歉,這親不結也罷。”

前世穀鳶也聽了這話,覺得三嬸說話貼心極了,也是處處為她考慮。

但後來經的事多了,她纔想明白,今天池家一個人冇來,隻有不相關的喜婆與幾個轎伕。

池麗娘這話說是罵池家,池家卻冇一個人聽見......有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