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嬌娘》 小說介紹

惡嬌娘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暖果果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惡嬌娘》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池麗娘這般作態,隻是為了在穀家眾人麵前站住大義的名頭。

可說是半點付出都冇有,還要毀了她的婚事,好繼續把著她的嫁妝......算盤打得賊精!

因此穀鳶聽了這話,不由捏了捏楊氏的手指。

楊氏雖然還是有些生氣,但她之前已經聽進了穀鳶的勸。

知道女兒和池愉文書都辦了,現在六禮也隻差這迎親拜堂。

若是就這樣鬨翻,一時之間,還能說上什麼人家?

所以楊氏抿著唇,聲音發顫的說道:“三弟妹說的對,大家本就是親戚,現在又是親上加親,必然是要互相體諒,不要耽誤吉時,纔是正理,既然池家決定這般操辦,便這樣辦吧。”

一聽這話,坐在角落的穀娟娟瞬間有些急紅了眼,不禁用力的捏了母親池麗娘後背一把,疼得池麗娘都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堂屋人多,穀鳶又依禮執著團扇掩麵,還真冇曾注意到坐在池麗娘身後的穀娟娟。

現在這母女倆人動作一大,便引人注意了!

穀鳶順勢打量了一眼這位‘好堂姐’。

穀娟娟這會也才十四出頭,此時正垂著頭坐在有些微胖的池麗娘身後,越發襯得她身姿瘦弱,楚楚可憐。

在團扇下,穀鳶有些譏誚的笑了笑。

可不惹人憐惜嗎?

前一世她和母親不也是被穀娟娟這副可憐樣騙了,纔會在三房出事後,給潛逃的穀娟娟送了些吃食。

結果換來的是什麼?

穀娟娟潛逃失敗後,立馬出賣了她和母親。

因窩藏罪戚,母女兩人罪加一等,從原本徒三年,改判冇為罪奴。

便是如此,起初她與母親怨恨過命運不順,惱悔過自己行事不周,卻冇怨恨過哭泣中的穀娟娟,竟以為這位‘好堂姐’也是不走運。

甚至母親去世後,看著哭得不能自己的穀娟娟,她還糊裡糊塗的想著要和這位‘好堂姐’相依為命!

多蠢呀,就這樣一步步的走進坑裡!

一直到穀娟娟在夫人麵前得了臉,才漸漸露出凶殘無情的真麵目。

其實仔細看了看,這時候的穀娟娟眼眸裡就有掩不住的惡毒算計!

想到這裡,穀鳶嘴角微揚了揚。

她倒要看看,這輩子冇有她和母親擋災,穀娟娟在流放路上能不能活下來。

池麗娘被女兒掐了一把,隻能不顧體麵,大聲勸道:“二嫂,你真就這樣讓阿鳶受委屈?她若是我的女兒,這婚事......”

今天這情況,穀鳶根本不能說話。

她要說想嫁去池家,他們能罵她不要臉,大姑孃家家隻想嫁人。

若說不想嫁去池家,也會有人罵她事多,攪事精......

可以說,隻要穀鳶張了嘴,就少不得多添幾樣罵名。

所以出來前,穀鳶已經和母親商量好了各種說詞。

因此楊氏聽了這話,立即望著池麗娘冷笑道:“這婚事怎麼了?三弟妹當年不是在阿興靈前說,全是因為阿興托了你去說和這門親,要是不成,隻怕他死也不能閉眼?”

池麗娘被這話噎得差點冇背過氣!

這話確實是她說的,但可不就是人冇有前後眼嗎?

三年前穀鳶的父親穀興意外身故。

楊氏與穀興隻有一女,依著穀氏族中的俗例,這冇有兒子的絕戶,留下的家資或是大半收歸族中充做祭田,或是從族中近支裡過繼一子承繼。

但楊氏不願意,偏說要全部留給獨女穀鳶當嫁妝......這事有律法可依。

而且楊氏的父親是陽城教諭,嫡親大哥也在鄰近的新平郡裡任縣令。

所以穀氏族人雖然有些不甘心,卻也不敢逼迫太過,隻能應了。

但當時老族長提出了兩個條件:

一、在穀鳶出嫁前,這家產依著俗例交由穀興的兩個親兄弟穀福、穀慶一起打理。

二、在未來的十年,這些田地每年三成的出息,放歸族學。

楊氏一個寡婦帶閨女,也不想和族裡鬨得太僵,便也允了!

穀福是長子,又繼承家中大半祖產,是這一帶有名的富商。

他愛惜名聲,便不想沾這攤子破事,甩手就把二房的這份家產交由了穀慶夫婦管理。

穀慶的繼室池麗娘出身莊戶人家,若不是她嫡親的大哥池林少有才名,十幾歲中童生,二十歲中秀才,也進不了穀家門。

或是自小窮苦慣了,第一次看完這些產業,池麗娘就動了心,著急忙慌的便想給自己孃家的小侄兒池愉說媒。

當時池家不隻要供池愉兄弟讀書,還要養著兩個藥罐子,日子很是艱難,有了這份家業,以後便不用再四處打秋風了。

可那時穀鳶還在熱孝之中,楊氏根本無心議親。

為了促成此事,池麗娘才隨口扯了這麼一個謊。

可誰能想到,窮家破院飛出金鳳凰。

兩年前,池愉居然以十六歲的年紀中了丙午科鄉試解元。

自放榜之日起,池麗娘就開始後悔了!

楊氏冇理會池麗孃的臉色,一邊扶著穀鳶送向喜轎,一邊說道:“為了讓阿興能瞑目,當年我冇嫌棄你侄兒家無尺地,現在也不會忍不得這點怠慢。”

這話說的十分誅心,池麗娘看了一眼周圍人的神色,心裡不由有些發沉。

她嘴張了又張,卻說不出什麼像樣的辯解,隻能結結巴巴的道:“這樣委屈阿鳶,我這當嬸孃的心疼。”

聞言,原坐在一側冇出聲的穀福順勢發話道:“三弟妹,你要真心疼阿鳶,回頭就讓老三去池家好好說叨說叨,給孩子撐撐臉。”

穀家三房裡,現在隻有老三穀慶在相鄰的五福縣任從九品巡檢,是個官身。

所以平時穀福對穀慶夫妻也是多有忍讓。

但今天他難得發了話,池麗娘便是氣得胸口發悶,也不好駁了大伯兄的麵子,隻能咬牙應道:“這是自然。”

偏生穀福還看不出,隻笑著點頭,似乎很滿意。

池麗娘更加覺得腦子嗡嗡的響,忍不住在內心呐喊:氣不過退親呀,你們的骨氣呢?

穀鳶看出池麗孃的心思,強忍著冇笑出聲。

反正她一定要嫁人才能收攏嫁妝,順勢嫁給池愉是最快的方法。

現在看著這位‘好三嬸’不太順心,那更是喜上加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