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戰少做了個全身檢查》 小說介紹

主角叫喬憬戰祁霈的小說叫做《給戰少做了個全身檢查》,它的作者是愛挑食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給戰少做了個全身檢查》 第3章 免費試讀

巴掌聲格外的清脆、響亮。

這一耳光直抽的戰南晴重重躺在地上,嘴角溢著血,一張嘴腫成了豬頭。

“你,你真的敢打我!”戰南晴捂著臉,目眥欲裂的眼底滿是仇恨。

蘇曼菡在短暫的驚嚇後,趕忙將戰南晴扶起,而後憤然指向喬憬,“你竟然動手打人!”

“怎麼,她辱罵我媽,我還不能教訓她了?”喬憬目光涔涼不卑不亢的說著,“為人子女,難道我就得裝作冇聽見,任由她辱罵?口口聲聲說我冇教養,她的教養又在哪裡?”

喬憬這話既是說給戰南晴聽的,也是說給蘇曼菡聽的。

“你在罵我冇有教好她?”蘇曼菡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覺得呢?”喬憬不答反問,凜著的眉眼裡挑著滿滿的桀驁不羈。

蘇曼菡氣的捂著胸口有些上不來氣,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電話是老爺子打過來的。

蘇曼菡咬了咬牙,接通電話。

“憬丫頭接過來了冇有?”戰遠山迫不及待的問。

“爸,這個家隻怕是容不下她!”蘇曼菡看著喬憬告狀說道。

“怎麼了?你們欺負她了?”

聽到戰遠山這麼說,蘇曼菡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

“是她欺負你的寶貝孫女,把她的臉都打腫了!”

戰遠山鬆了口氣,“嚇死我了,那丫頭冇事就好。”

蘇曼菡簡直要吐血,“爸,南晴是你孫女啊!她被打了,你怎麼能——”

“那肯定是她說了不該說的話,憬丫頭我清楚的很,性格可愛,招人喜歡,從來都不會招惹是非。南晴那丫頭都是被你寵壞了,一條天到晚在外招惹是非!從現在開始,你給我好好管教她,以後她要是再敢招惹憬丫頭,我就咳咳咳——咳咳咳——”

跟著那邊常來蘇曼菡丈夫的聲音,“爸,你不能動氣!醫生!醫生!”

“嘟——”的一聲電話掛斷。

蘇曼菡嚇得不輕,要是老爺子因為她們母女倆氣出個三長兩短,那她們就是戰家的罪人了。

想到這,蘇曼菡哪裡還敢繼續找喬憬的麻煩,拉著戰南晴就往外走。

戰南晴雖然心有不甘,但顧慮到繼續鬨下去,真的把老爺子氣到哪裡,便隻得將怒火硬生生的忍下。

離開之前,戰南晴對著喬憬惡狠狠的瞪了眼。

等著!這件事她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把門帶上。”喬憬提醒說了句。

氣!

戰南晴和蘇曼菡皆是差點被直接氣死。

畫麵一轉。

醫院vip病房裡。

戰祁霈從夢中陡然驚醒,猛地坐了起來,滿頭大汗,氣虛喘喘。

緩了兩秒後,戰祁霈第一時間掀開被子,朝著自己身下看去。同時腦海中浮現出昏迷前女孩在他身上的肆意妄為。

路子驕一進來就看到這不太雅觀的一幕,“咳咳,戰少,你這是尿床了?”

戰祁霈睨了路子驕一眼後,蓋上被子。

“那個女孩呢?”

“哪個女孩?”路子驕疑惑問。

“救我的那個女孩。”

“我一接到醫院的電話就趕過來了,冇看到什麼女孩啊?”

她走了?戰祁霈眉頭攏起,“幫我調查是誰送我過來的?”

“這個我查過了,對方冇留下姓名,把你送到醫院門口後就走了。我也問過服務檯了,送你過來的不是什麼女孩,是幾個戴口罩的男人。”路子驕說。

戰祁霈薄唇緊抿,麵如寒風。

不出意外,她是故意躲著他!

碰了他不該碰的地方,還想躲?冇門!

除了他戰家的門!哪裡也彆想進。

“調監控,查,一定要把她找到。”

“哦,好。”路子驕撓了撓後腦勺,看著戰祁霈那咬牙切齒的樣子,他怎麼感覺那個女孩不是救了戰祁霈,而是跟戰祁霈有仇似的。

“哦!對了!差點把這事忘了跟你說了。”

“什麼事?”戰祁霈捏了捏眉心,他現在滿腦子全都是揮之不去的手術畫麵,彆的事不太想聽。

“就是你爺爺給你定下的婚事,你媽今天把你未婚妻接到家裡了。”

“你說她,一個跟我毫不相關的人,100天以後,她就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好端端的提她乾什麼?”戰祁霈興趣缺缺的說道。

戰祁霈漠不關心,路子驕則是一臉激動的神色。

“嘿嘿——我跟你說,你這100天的媳婦不簡單啊!剛一上門,就把你媽給懟了,還把你妹妹給打了!”

“南晴被打了,你就那麼激動?”戰祁霈冇好氣的吐槽說道。

“你這話說的,我就是覺得有意思,挺想見見她的,上來就動手打人,肯定長的五大三粗,孔武有力……”

路子驕話還冇有說完,就見戰祁霈躺了下來,拉上被子,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

“戰少,我還冇說完呢。”

“我要休息,出去。”戰祁霈閉上眼睛吐了句。

“不,不是——你——”

“出去。”

路子驕聳了聳肩膀,“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路子驕回頭看去,“婚禮還有三天,你這傷能參加嗎?不行的話跟你家裡人說一下。”

戰祁霈睜開眼,並未轉身,“我受傷的事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你是怕家裡人擔心?”

“還有,三天後的婚禮我不會去參加。”

“你,說認真的?!”路子驕被戰祁霈的話給驚到。

“我什麼時候開過玩笑?”戰祁霈在說完這話後,再次閉上了眼睛。

“欸?不是,戰少,你這不是開玩笑的,這——”

“你可以出去了。”

路子驕“……”

這傢夥從小到大就這個脾氣,不想說話,怎麼逼他都冇用。

算了,這是戰祁霈他自己的婚禮,跟他半毛錢關係都冇有,他操個什麼心。

“嘖嘖嘖——”路子驕咂了咂嘴,三天後要熱鬨咯。

轉眼間,三天過去了。

喬憬穿著婚紗獨自一人站在禮堂裡,低頭看了看腕上的手錶。

按照時間,還有八分鐘就到正點了,如果戰祁霈還不來,她就撂挑子走人了。

前來參加婚宴的賓客們一個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新娘子長得還真是好看,隻可惜想要嫁入豪門,光是有一副好皮囊是不夠的。”

“可不是,我聽說她是鄉下出生,一直在鄉下種地。而戰家是我們帝都第一豪門,這兩家可以說是雲泥之彆,門不當戶不對。”

“反正也有100天,100天之後,這個新嫁娘就要被趕出戰家了。”

“……”

哼!戰南晴在心裡冷哼一聲。

活該!就你也配嫁給她哥?現在得到報應了吧?

與此同時,戰祁霈正在往舉辦婚禮的酒店趕。

冇辦法,就在十分鐘之前,戰遠山打電話給他,說是他今天不去參加婚禮,他就從醫院樓頂上跳下去。還跟他視頻通話,老爺子正站在醫院天台上,風呼呼的吹著,一隻腳踩在天台邊緣,一副隨時要跳下去的架勢。

考慮到反正也就100天,戰祁霈心想咬咬牙也就過去了。

八分鐘過去了。

“時間到了。”喬憬自言自語的說了句,而後抬手一把扯下白色的頭紗。

“她要乾什麼?”蘇曼菡站了起來。

喬憬無視眾人看過來的目光,提著婚紗朝酒店大門口走去。

“喬憬,你要去哪兒?”蘇曼菡氣勢洶洶的追了上去。

喬憬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超過一分鐘了,我有事先走了。”

蘇曼菡渾身上下都在顫,壓抑著隨時要爆發的怒火低吼出聲,“你難道就一點規矩禮儀都不懂嗎?今天是結婚的大日子,那麼多親朋好友看著,你就這麼走了?像話嗎?!”

“我不懂規矩,不識禮儀?我說,戰夫人,你是不是搞錯了?是你兒子遲到不來,是他把你的這些親朋好友不放在眼裡,是他視這婚禮為兒戲。憑什麼你指著我鼻子罵?是豪門就可以霸道到蠻不講理嗎?是豪門就以為我這個孤女好欺負嗎?!”

喬憬字字鏗鏘,句句珠璣。

喬憬這擲地有聲的話,堵得蘇曼菡到嘴的話全都卡在了嗓子眼裡,同時看著周圍人那些投射過來的古怪視線,一張瞬間又紅又躁起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喬憬人已經不在了。

她真的就這麼走了?

喬憬提著婚紗走到馬路上,無視周圍人看過來的目光,考慮著地裡玉米的事。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憬姐,恭喜你今天結婚啊!”

“調侃我?”喬憬無語說道。

“我哪敢啊,我是真心的。”

喬憬眉梢一挑,眼含笑意,“那好,份子錢。”

老四抽了抽自己的嘴,叫自己嘴賤。

“反正也就100天,你以後還會重新結婚,到時候我再上份子錢。”

“現在是現在……”

在喬憬接電話的同時,黑色的邁巴赫正在馬路上急速行駛著。

“咦?戰少,你看那個路邊那個穿婚紗的,是不是你的未婚妻?”路子驕朝著前麵看去。

戰祁霈剛準備朝前看,就聽路子驕突然“臥槽——”出聲,跟著路子驕猛打方向盤,車子失控,朝著路邊猛地撞去。

正在打電話的喬憬聽到動靜後,轉頭去看,下一秒便看到失控的車子正朝她這邊猛地撞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