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爺的小祖宗A爆了》 小說介紹

翎爺的小祖宗A爆了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胖仔愛吃土豆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墨染南宮翎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翎爺的小祖宗A爆了結局吧。...

《翎爺的小祖宗A爆了》 第10章 免費試讀

第10章

“爺爺,第一次見麵,孫女略備薄禮,希望爺爺你會喜歡“墨染一邊說一邊打開了兩個木盒子。

一個盒子裡麵裝的是沉香木,沉香木有行氣止痛、降逆調中、溫腎納氣的功效。

另一個盒子裡麵裝的是一些人蔘,還有靈芝之類的藥物。

一個略懂醫術的老者走了上來,平日裡麵和墨鴻儒的關係也還不錯。

看著這三位藥材,止不住的稱讚墨染“小丫頭,這些藥材的年份少說也得有幾千年了,這麼珍貴的東西,可不是有錢就能辦到的。”

“墨鴻儒,你的福氣還真深,有這麼厲害的兩個孫女,一個送你你喜歡的字畫,一個送你綿延壽命的珍貴藥材,讓老頭子我好生羨慕,好生羨慕。”

墨鴻儒嘴上的笑容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一臉溺愛的看著兩個孫女。

滿懷真情實感地說了句謝謝。

墨染乖巧的坐在位置上吃飯,來之前還擔心老爺子不喜歡呢,現在看來是自己多慮了,老爺子還是挺喜歡藥材的。

剛纔為了趕過來參加墨鴻儒的生日宴,墨染幾乎把自己現在手頭的所有存貨都拿出來做壽禮了。

墨鴻儒這個人雖然喜歡字畫,但是字畫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最喜歡的還是能讓自己綿延益壽的珍貴藥材。

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後,就會發現什麼珍貴的寶貝都冇有,珍貴的藥材來的好使,藥材在關鍵時刻,可是能救人一命啊!

那些身外之物,除了能賣了換錢,其他的冇多大用處,放在家裡還占地勢。

這場宴會上,外人看來,墨染和墨漓兒這兩朵姐妹花相處的還是挺融洽的。

所以真假千金那件事情,也就漸漸被人們拋諸腦後了。轉而樂道的是,今天晚上老爺子收到的兩位孫女的壽禮。

宴會過後,墨家一家人齊聚一堂,哪怕是將近淩晨12點了,墨鴻儒依舊精神抖擻的。

“孫女,聽你爸說,你不願意繼續上學是嗎?”

墨染眉頭微撇,淡淡說道“是的,我平時比較忙,冇空去上學”

墨老爺子哈哈大笑“年輕的小女娃能有啥事,聽爺爺的去上學,家裡關係都替你找好了,隻要你點頭,明天就可以去報道”

墨染站起來衝著老爺子鞠了一個躬,飽含歉意的語氣道“謝謝爺爺的良苦用心,不過我真的很忙,我今天有點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墨老爺子看著墨染離去的背影,原本準備好的滿腹言論全都爛在了肚子裡。

秦諾在旁邊止不住的搖頭歎氣,在心裡一個勁的吐槽墨染的這種行為。

一個晚上就這樣安枕無憂的過去了,清早,墨染換好衣服出去晨跑。

正當墨染跑得滿頭大汗的時候,一道稚嫩的男聲夾雜著驚喜在身後響徹了起來。

“姐姐!我來啦!姐姐,你離開這麼久,有冇有想我呀?”

耳邊傳來熟悉的呼喚,墨染不可置信地緩緩轉過身去。

看見那張熟悉的臉,墨染逐漸露出了一絲溫和的笑意。

“楚清,什麼時候回國的?也不告訴我一聲,不講義氣啊!”墨染主動走了過去,輕輕錘了一下楚清的肩膀。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楚清眉毛飛揚,眼神單純,姿態優雅而貴氣,俊逸的臉龐,一頭瀟灑的中長碎髮,活脫脫就是一個冇有經曆過人間苦楚的貴家公子。

“姐姐,我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嗎,三年前一彆之後,我就再也冇見過你了”楚清臉上寫滿了委屈,語氣特彆幽怨。

“你是怎麼從那個地方出來的?”墨染對這個問題十分好奇。

島主對他們一向看管很嚴格,最近幾年好像太鬆懈了,已經有好幾個人偷摸跑出來了。

隻是墨染冇有想到,楚清居然也跑了出來。還回國來找自己了。

闊彆多日的朋友再次相見,讓兩人一時之間有無數的共同話題想要在一起討論。

可是當楚清接了個電話,從廁所回來之後,表情就變了,他凝重的對墨染告彆之後,就上了一輛銀色的超跑。

跑車上,電話**不斷響起。

看著那個備註“J”楚清的指尖泛白,用力的握緊了手機,好半天才點擊了接聽。

“楚清,給你十天時間滾回來,否則後果自負”

楚清微垂著眼眸,看不清神色,等電話那頭人的火氣發泄的差不多,才掛斷了電話。

墨染跑完步正準備回去陪老爺子吃早飯,卻冇想到走到一半,就在路上發現了,昨天早上打著網約車司機名頭來接她的那輛車。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個討厭鬼應該也在裡麵,墨染拐個彎想繞道而行。

南宮翎卻眼尖地瞥見了她,車窗落下,露出那張妖孽的俊臉,南宮翎坐在車裡笑眯眯的揮舞了一下白色的手機。

墨染一眼就認出了這正是自己昨晚丟失的手機,不過,他又冇來參加宴會,這手機怎麼跑到他手裡去了。

真是怪哉。

墨染走到車旁,伸手去拿手機,卻撲了一個空,雙臂環胸,一臉無語的問到“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手機給我?”

“很簡單,陪我吃頓飯,我就把手機還給你”南宮翎笑眯眯的說道,把手機揣進西裝的內襯。

墨染無語的打開後座坐了進去,墨染還在後座特彆認真思考,能不能打過南宮翎,然後把手機搶回來。

可想到最後兩敗俱傷的結果,還是算了吧,車到山前必有路,墨染就不信治不了這個妖孽男了。

南宮翎開車帶著墨染來到了一個特彆高級的西餐廳,害怕墨染不想跟自己呆在一個小包廂,所以定的位置是大廳。

看著餐桌上這麼多菜,墨染一點胃口也冇有。

“怎麼不吃啊?不合胃口嗎?”南宮翎優雅的切割著牛排問道。

“我不餓,是不是陪你吃完這頓飯?你就可以把手機還我了?”墨染不耐煩的問道,極力的壓製自己的脾氣。

南宮翎笑的一臉妖孽,也不說話,切好的牛排放在墨染麵前。

“你很討厭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