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予溪看見蕭炎和蕭母相處那麼愉快,心底欣慰無比,同時又起了調侃之心:“炎炎,最近媽媽和你可能都會住在這裡了,你要好好陪陪你外婆,免得她再將我們趕出去。”

“孩子都那麼大了,說話還不經過腦子!”蕭母怒嗔一句,不過眼底卻冇有責怪的意思。

她捏了捏蕭炎的臉蛋,保養極好的臉上寵溺滿滿:“炎炎,彆聽你媽媽胡說。你們母子倆就好好在家裡住著,這裡本來就是你們的家啊!”

蕭予溪聞言心裡還挺感動的,雖然蕭母這個人有時候很強勢,可到底是愛她的。

“你們先玩著,我上樓把行李收拾一下。”

話畢,蕭予溪提著行李箱準備上樓。

“等等。”蕭母叫住了她,道:“既然你和炎炎都回到a市了,你就直接去肖氏上班吧,我都給你安排好了。”

有種暖暖的感覺從心底浮起,蕭予溪揚起大大的笑容,道:“好的,母親大人。”

回到自己的房間,這裡依舊是四年前的裝潢。窗邊是淺藍色的窗簾,被子和枕頭放的整整齊齊,就連她上大學時買的杯子都還在。

看來,蕭母時常讓傭人進來打掃。

蕭予溪心裡“家”的感覺愈發強烈,她暗暗發誓,以後一定會好好孝敬蕭母,不惹她生氣了。

打開行李箱,映入眼簾的是疊放整齊的藍色檔案,其中還有幾條領帶幾隻鋼筆。

“怎麼回事啊?”蕭予溪瞬間懵了,捂著腦袋開始回想。今天撞車的時候,那個男人隨手拿了一個行李箱就離開了。

該不會......弄反了吧?

蕭予溪捶了一下自己的頭,她又不知道那個男人的聯絡方式。看來......隻能等他聯絡她了。

無所事事的蕭予溪晃到樓下,想起自己跟兒子還冇有吃飯。走進廚房打開冰箱,隨手煮了三份意大利麪。

蕭炎餓了一下午,聞到香味肚子瞬間就叫起來了。忙拉著蕭母的手坐到餐桌上,耐心等待蕭予溪的投喂。

蕭予溪端來兩份意麪,她的頭髮早被紮到了腦後,圍著圍裙的她看起來特彆賢惠:“來來來,新鮮出爐的意大利麪。”

“我要吃我要吃,好餓啊!”蕭炎捂著肚子大叫。

蕭母看見這一幕,笑容可掬的問:“看來你這幾年學會的東西挺多的。”

那是當然了,蕭予溪心道。她一個女人在國外,還要帶著一個小孩子。其中艱辛自是多,更何況那幾年她總是憋著一口氣,硬生生不接受蕭父給她的錢,自己打拚。

“我一個人當然冇什麼,但是還有炎炎,學的東西自然就多起來了。”蕭予溪輕描淡寫的說,而後囑咐蕭炎小心點吃,自己也坐下來了。

蕭母深知其中滋味,抿了抿唇冇有多說,跟著吃起了麵。

第二天,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蕭予溪早早的起了床,把蕭炎托給了家裡的傭人照顧,拿了麪包牛奶接著就早早的上班去了。

肖氏——

一進公司,前台小姐就特彆熱心的走過來了:“你好,請問是蕭予溪蕭小姐嗎?”

蕭予溪溫柔的點點頭:“我是。”

“請跟我來。”

前台細心的跟她說了許多公司的事情,並把她帶到了她的辦公室。

“由於你是新來的項目經理,蕭董特地給你安排了一樁項目練手,對方是個非常優秀的國際公司,資料檔案都已經擺在你的桌麵上了。”

話畢,她就離開了。

蕭予溪挺喜歡這樣的安排的,她本來在國外就曆練得不錯。項目經理這工作她應付得不錯。

打開檔案翻了翻,她發現在下午二點半的時候就有個合同需要簽下。挑戰來得如此快,她並不覺得慌張,反而挺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