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穹冥霸主 >   第29章 他嫌臟

-

領口被傅蕭衍撕碎了,大片春光展露無遺。

時間戛然而止,沈安白木然地站著,大腦空白,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

“傅蕭衍你這個混蛋!”

丁炎的怒吼聲傳來,緊接著砰地一聲,傅蕭衍臉上捱了一記拳頭,直接撞上牆壁。

恍惚間沈安白覺得身子兀自一暖,怔了怔,才發覺身上多了件呢子大衣,上麵還殘留著暖意和淡淡的薄荷香味。

這是丁炎的衣服。

傅蕭衍擦掉唇角的血漬,陰鶩地瞪著讓丁炎護在身後的沈安白,譏諷道:“怪不得這麼著急和我離婚,他對你確實體貼。”

他歪著頭,嘲弄的目光裡帶有幾分玩味,“丁炎,我老婆滋味如何?”

丁炎忍無可忍,“傅蕭衍她可是你的老婆?!”

“你這麼對待她,你是個男人嗎?!”

沈安白自尊心重又敏感,被最在乎的人當眾羞辱,丁炎無法想象她心底有多痛苦。

傅蕭衍反唇譏諷,“我不是男人,和有夫之婦勾三搭四的人就是男人了?”

“還有,”他頓了頓,不顧沈安白有走光的風險,直接扯下呢子大衣,一字一句道:“我的女人還輪不到你來管!”

忽然失去遮蓋物,沈安白下意識捂著胸口。

丁炎怒急了,準備動手,沈安白小幅度地扯了扯他的袖角,含著淚搖搖頭,“不用幫我了,我已經夠拖累你了。”

遲疑片刻,丁炎還是把舉起的拳頭放下了,心裡隻有懊惱,“對不起。”

“你冇錯。”

沈安白深吸氣,麵如死灰地看向傅蕭衍:“給我留一點顏麵對你來說就這麼難嗎?”

對啊,在傅蕭衍眼裡她就是一個免費的血庫。

她又為什麼要從傅蕭衍這裡得到人的待遇?

人啊,總是要在不該期待的事情上妄想得到莫須有的結果。

胃裡傳來絞痛感,沈安白臉又變白了一個度,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傅蕭衍擰眉,順勢脫下外套蓋在沈安白淚水漣漣的臉上,“彆在這裡給我裝可憐。”

他厭棄地把呢子大衣扔在地上,拉著行屍走肉般的沈安白從大衣上踩過。

環業半島。

“脫下來。”

傅蕭衍冷傲地坐在歐式沙發上,語氣帶有強烈的命令意味。

沈安白蜷著手心,看向彆墅裡來回走動的傭人,屏著呼吸問:“能不能去臥室……”

“怎麼?”

傅蕭衍靠在沙發上,慵懶地看著一直埋著頭的沈安白,“你不是很喜歡被人看嗎?”

“現在裝矜持給誰看。”

他話鋒一轉,聲音冷的刺骨,“我讓你脫就脫!”

沈安白身子冷了半寸,顫抖著褪下西裝外套。

她小心疊好,戰戰兢兢地站在原地,身子僵硬。

傅蕭衍粗魯地抽出外套後,直接扔進垃圾桶。

隻要是沈安白碰過的東西,他都嫌臟。

沈安白侷促地捂著胸口,胃裡又是一陣排山倒海,絲絲入骨的絞痛感遍佈四肢,就連呼吸間都會讓腹部的抽痛感更加劇烈。

她強撐著身體,有氣無力地問:“我可以回房間了嗎?”

傅蕭衍斜倪一眼沈安白毫無血色的臉,“不舒服?”

他漫不經心地問,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在沈安白若隱若現的胸口上,喉間一緊,眸底更加晦暗。

“有一點。”

沈安白捂著腹部,忽然手上覆上層溫熱,她嚇了一跳。

突入起來的觸碰讓她機械性向後躲避,傅蕭衍反手再次抓住,“彆亂動。”

她小心翼翼地用餘光打量傅蕭衍優越清冷的側顏,心裡直犯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