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穹冥霸主 >   第31章 必須吃

-

是她捏著勺子的手在半空停留一瞬,臉霎時皺成團,下一秒弓著身嘔了一地的血。

沈安白喘著粗氣,耳邊炸開揮之不去的嗡鳴聲,呼吸間都是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時間不多了。

她死死抓著桌子邊緣才勉強讓搖搖欲墜的身體找到支撐。

“少夫人,你,你還好嗎?”張媽大驚失色,哪裡見過沈安白這般吐血的樣子,尤其她駭白的臉,讓人觸目驚心。

傭人手忙腳亂地收拾著地上的血,沈安白唇角抽動幾下,緩了緩才從短暫的眩暈中回過神兒來。

她佯裝無事地擦拭嘴角的鮮血,解釋道:“我,我胃炎,不用擔心。”

“真晦氣。”

啪地傅蕭衍扔掉筷子,厭惡地看著皺著臉的沈安白,心下有些不安。

沈安白真的隻是胃炎嗎?

怎麼會這麼嚴重。

沈安白拾起傅蕭衍的筷子,聲音很輕,“繼續吃吧。”

他掩下眼底的慌亂,命令傭人撤走桌上所有的菜,“重新做一桌。”

沈安白愣了一下,詫異地看著傅蕭衍,還冇來得及感動他終於學會體貼了,傅蕭衍淬了冰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炸酥肉、酸辣魚這些都是少夫人喜歡吃的。”

“這……”

張媽遲疑片刻,少夫人胃本來就不舒服,再吃這些重油重鹹的豈不是會加重病灶?

“快去準備!”

傅蕭衍語氣不容置疑,“越快越好,沈安白有胃炎,可不能餓著。”

傭人不容刻緩地按照傅蕭衍的要求重新準備。

沈安白放下筷子,自嘲似的笑了笑。

真可笑。

撤菜的時候她竟天真地以為傅蕭衍會關心她。

“我不吃了。”沈安白麪無表情地站起身,傅蕭衍冷肅道:“坐下!”

她僵在原地,強忍著怒氣,“你還想做什麼?”

傅蕭衍有些不耐,再次重複,聲音又冷了幾分,“我讓你坐下。”

“你耳聾嗎?”

沈安白不想惹怒傅蕭衍,招惹他的下場隻會讓自己和沈林海陷入更艱難的境地。

她吞口氣,直挺挺地坐回到位置上。

傅蕭衍還算滿意地點頭,“你如果能一直這麼聽話,你爸爸現在應該就不是植物人了。”

一聽到沈林海,沈安白毫無波瀾的臉上終於有了起伏。

她不安地抓著膝蓋,激動又剋製地問:“你願意給我爸爸找醫生了嗎?”

“當然。”

“我不是給你看過資料了嗎?”

傅蕭衍笑意漸深,“隻要你聽話,我就讓李永成醫生親自操刀為沈林海做手術。”

沈安白難掩內心的激動,病態白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神采,“我會聽話。”

傭人端來熱騰騰的炸酥肉和酸辣魚,一一擺放在靠近沈安白的位置。

油煙味和嗆人的辣椒味讓她眉頭微蹙,隻是看到酸辣魚上麵掛著的油花就忍不住反胃。

她以前是很愛吃,但現在……身體不允許。

“吃吧。”

傅蕭衍饒有興味地看著沈安白,“這些可都是我為你精心準備的。”

沈安白身子抖了抖,一直繃著的臉上掛上抹淺笑,帶有幾分釋然又糅雜著苦澀,“傅蕭衍,你能做到嗎?

“隻要你乖乖吃了這些菜,答應你的我自然能做到。”

沈安白平靜地看著他,沉重道:“好。”

在傅蕭衍的注視下,她僵硬的拿起筷子。

心口處襲來的錐痛感讓沈安白夾起酸辣魚片的手抖了一下,她深吸口氣,隻是嗅到酸辣的味道,胃裡就開始排山倒海。

她咬緊牙關,一鼓作氣把魚片塞嘴裡。

沈安白秉著呼吸,辛辣油膩的味道充斥在苦澀的嘴巴裡,味同嚼蠟。

強忍著排山倒海的胃,她擰著臉艱難地嚥下。

胃頓時有一種火灼感,絞痛感愈發強烈。

看著沈安白死沉沉的臉,傅蕭衍眼睛微眯,胃炎而已,吃口肉至於裝的這麼痛苦嗎?

“這麼吃有什麼意思?”

他夾了一筷子的酸辣魚和酥肉,堆在碟子裡有小山那麼高。

“你愛吃就多吃一點。”

傅蕭衍說著又夾了雞塊兒酥肉,“為了沈林海,你能吃下去吧。”

沈安白嗯了聲,前所未有的堅定,“能。”

她垂下眼,慢條斯理地咬了口酥肉。

肥膩的肉味在唇齒間蔓延開,沈安白眉頭冷凝,身子整個都僵在位置上。

傅蕭衍似乎早就預料到沈安白會吐,吩咐傭人拿來垃圾桶。

“想吐就吐吧。”他雙手交疊,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沈安白心裡自嘲地笑了笑。

她如何痛苦傅蕭衍根本不在意。

他隻是享受看著她被折磨的過程。

沈安白吞口氣,壓下想要吐的衝動,將酥肉囫圇個地嚥了下去。

終於。

沈安白再也繃不住了,抱著垃圾桶泄洪般往外吐。

醒來後她一直冇吃東西,吐出來的除了剛剛吃的食物殘渣就是發苦的胃酸。

“吐完了繼續吃。”傅蕭衍吐出的每個字都裹了冰渣,讓人生寒。

她放下垃圾桶的瞬間,兩眼發黑,眩暈感陣陣襲來,身體虛弱得已經搖搖欲墜了。

必須吃完!

沈安白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隻有吃完才能讓傅蕭衍高抬貴手救下沈林海。

她重新拿起筷子,隻是看著碟子裡的魚片和酥肉就開始反胃。

又是一陣嘔吐,沈安白狼狽地用水漱口後,閉上眼睛調息後繼續吃。

冇吃兩口,剛嚥下去的食物連帶著胃酸吐了出來。

循環往複地吐了五六次,傭人都看不下去了,感覺下一秒沈安白就會暈倒在地,而傅蕭衍仍然麵無波瀾,“繼續吃,不吃完下個月醫藥費你自己想辦法。”

“好。”她苦澀地吞下酥肉,臉色愈發灰白。

嚥下最後一口酥肉後,沈安白撐著口氣,泛紅的眼睛激動地看向傅蕭衍,“我吃完了,答應我的你……”

話未落,砰地沈安白毫無知覺地倒在地上。

耳邊乍起的尖叫聲腳步聲,與她彷彿不是一個世界。

無儘的混沌中,傅蕭衍冷得刺骨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沈安白,我讓你吃!”

不及反應,脖子突然多了道阻力,沈安白瞳孔渙散,搖搖欲墜的身體被按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