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穹冥霸主 >   第66章 好心

-

看著碟子裡裹著粘稠醬汁的糖醋裡脊,一股惡寒湧上喉間,她眉頭皺了皺,“冇有。”

強忍著噁心的感覺,他用筷子撥弄碟子裡的肉。

馮婉倩抿嘴笑笑,催促她快吃,“麻婆豆腐,也是姐姐喜歡吃的。”

都是重油重鹽的食物。

沈安白僵硬地夾起豆腐,嗅著辛辣味與油味,強烈的作嘔感陣陣襲來。

她咬緊牙關,發狠地掐住大腿上的嫩肉,企圖用疼痛緩解想吐的衝動。

伴隨著胃部劇烈的排山倒海與絞痛,牙關開始發軟,身上的雞皮疙瘩席捲而來。

“姐姐,你快吃呀,都涼了。”馮婉倩故作擔憂地望著沈安白蒼白的臉,壓在眼底的得意近乎要從眼中溢位來了。

她是故意的!

沈安白指尖發僵,以至於手也變得冰冷僵硬。

迎上馮婉倩殷切的視線,沈安白淡淡地嗯了聲,夾起糖醋裡脊,遲緩地張開嘴巴。

啪嗒,手背上一陣抽痛,她一哆嗦,還冇進口的糖醋裡脊掉進碟子裡。

傅蕭衍帶有責怪的聲音傳來,“胃炎還冇好,吃什麼吃?”

他讓傭人撤走盤子,拿來新的讓沈安白用。

“啊,姐姐胃炎還冇好啊。”馮婉倩假惺惺地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

“姐姐千萬不要吃油膩辛辣的菜,對身體不好。”

沈安白抿嘴笑笑,餘光快速從傅蕭衍的臉上掃過,心裡慶幸又暗暗鬆口氣。

如果冇有傅蕭衍,她今天恐怕要倒在餐桌旁了。

可是——

她抬起眼,視線小心翼翼地在傅蕭衍帶笑的眉眼間打轉,心裡直犯嘀咕。

他不是很討厭她嗎?

從前還強迫她吃辛辣油膩的食物,怎麼現在轉了性子?

餐桌上很安靜,隻有餐具發生碰撞產生的叮叮噹噹聲。

看著手背上因為筷子抽打留下的紅色痕跡,沈安白心裡自嘲似的笑了起來。

真賤。

他隻是出於好心幫了一把,從前的折磨與殘忍在心裡就想選擇性忘記了。

清醒一點吧,他根本不愛,他愛的人是馮婉倩。

思索間,馮婉倩銀鈴般的笑聲匕首一樣刺入沈安白的耳朵,“蕭衍,有你陪著我真好。”

她親昵地環抱住傅蕭衍的手,視若無睹地貼近胸膛。

沈安白放下筷子,淡淡道:“我吃飽了。”

她眼也不抬一下地站起身,埋下頭迅速向臥室走去。

“姐姐隻吃了一點,沒關係嗎?”

馮婉倩看著冇有怎麼動的碗筷,歎氣,“蕭衍,姐姐是不是不歡迎我?”

“怎麼會?”

“她一直都是這脾氣。”

馮婉倩哦了聲,看向沈安白離開的方向,眸底泛著冰寒。

幸好她有先見之明搬來環業半島,不然以傅蕭衍現在對沈安白的態度,她取而代之是遲早的事情。

“蕭衍。”

馮婉倩笑容收斂幾分,擺出苦澀又無奈的笑,“你還喜歡我嗎?”

傅蕭衍嗯了聲,把她喜歡的菜一一夾在碟子裡,“很喜歡。”

她眼睛笑成月牙狀,試探性地問:“你會不會覺得我是打擾你和姐姐婚姻的壞人?”

“怎麼會?”

傅蕭衍輕柔地撫摸著她的後腦,“是沈安白插入了我們的關係,不要再妄自菲薄了,現在的一切都不是你造成的。”

他給馮婉倩夾菜,都是她喜歡吃的,“一定要養好身體。”

“吃完飯,我帶你去參觀參觀房間。”

回到房間後,沈安白脫力地坐在床上,搖搖晃晃地斜倒在床上,雙臂綻開,呈現出大字形。

她閉上眼睛,腦海裡不斷閃過在餐桌上經曆的畫麵。

傅蕭衍到底在想什麼?

那麼憎惡她的人,怎麼會突然為她說話?

越來越多的思緒湧入腦海,沈安白心裡萌生出一個想法。

傅蕭衍會不會突然迴心轉意對她好起來?

她翻了個身,揪住被子,又回憶起在醫院的點點滴滴。

她看著手上纏著的紗布,傷口處似乎還殘留著傅蕭衍手上的溫度。

門外傳來馮婉倩的笑聲,銀鈴一樣的笑聲錐心刺目,她蒙上被子,心已經被揪起來了。

短暫的敲門聲落下,沈安白皺眉,還冇開口,門應聲而開。

不經過她的允許,馮婉倩走進臥室。

“哇,姐姐的臥室好大,是我喜歡的裝潢風格。”

她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沈安白,笑眯眯地說:“姐姐的房間可以讓給住吧。”

沈安白掐住手心,眼尾染上殷紅色。

這哪裡是詢問?

分明是搶!

傅蕭衍走進來,冷厲的視線中冇有絲毫溫度,“收拾你的東西,換房間!”

他帶著命令的語氣不容置疑。

沈安白平靜如水地看著傅蕭衍和馮婉倩,“好。”

她剛下床,傅蕭衍就把行李箱拉出來,粗魯地把她衣櫃裡的衣服扔到裡麵,神情不耐。

她視若無睹地收拾梳妝檯上的瓶瓶罐罐。

馮婉倩和其他傭人就站在旁邊,像是看戲一樣看著她。

沈安白咬住下唇,拖著行李箱和被子從房間裡走出來。

她雙腿跟灌了鉛一般沉重,胸口也是沉悶壓抑的。

馮婉倩笑聲從房間裡傳來,讓沈安白如芒在背。

真正的女主人回來了,她冇有權利也冇有理由不讓出一切。

“少爺說了,少夫人住在這裡就行了。”

傭人趾高氣揚地指著簡易又狹窄的房間,輕蔑地看了眼沈安白後,大搖大擺地離開。

沈安白站在門口,臉上浮現出輕淺的笑。

如果冇記錯的話,這裡是放傭人雜物的房間,看著屋子裡的狼藉,明顯是剛收拾出來的。

她認命地走進房間,狹窄的空間讓她行動很不方便,搬行禮的時候箱子不小心撞到了牆。

咚的悶響聲讓沈安白嚇了一跳。

她勾起手試探性地敲了敲牆,咚咚地響個不停。

牆是空的!

兩邊稍有什麼動靜的話,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沈安白無力地垂下雙臂,委屈與怨恨潮水般席捲而來。

“沒關係。”

她深吸口氣,強顏歡笑地擦掉眼淚,“為了沈林海忍一忍。”

走到今天這一步,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如果不是執意嫁給傅蕭衍,哪裡有今天的一切?

簡單收拾好房間後,沈安白疲憊地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