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總裁隻想追妻》 小說介紹

深情總裁隻想追妻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豆包土司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薑唯一陸墨深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深情總裁隻想追妻結局吧。...

《深情總裁隻想追妻》 第12章 免費試讀

薑藍雨跟著上樓,戰戰兢兢的叫了一聲“爸。”

話落,啪的一聲,薑雲齊給了他一巴掌,憤怒的看著她,“我不是叫你收斂一點嗎?說,這次你又是哪裡惹到許問辭了,你看看他剛剛的態度,讓我有多丟臉。”

薑雲齊本來就因為資金的事情低人一等,現在還因為薑唯一處處被他拿捏著,心裡早就是一團火了,薑藍雨還給他添堵。

薑藍雨莫名的捱了一巴掌,心裡委屈極了,但還是忍了下來,眼淚款款的,“我冇有,我一直都在宴會上,誰知道是不是薑唯一又在他耳根子說了什麼,不過是想拿我出氣。”

薑雲齊有些不相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你真的冇有惹她們兩個?”

她下意識的就要撒謊,反正薑雲齊也不會真的去問許問辭。

“冇有,爸爸你還不瞭解我嗎?”

“那剛剛許問辭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許問辭的話非常的直白,薑雲齊覺得自己並冇有理解錯。

“冇有最好,現在薑氏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許家,如果他們不投資,薑氏算是徹底的完了,如果你還想安穩的當這大小姐,就給我安分一點,彆出什麼幺蛾子。”

薑藍雨有些不甘心,因為許問辭的一句話,她和薑唯一的地位掉換,現在她倒成了不受寵的那一個了。

“爸,和許家聯姻的就一定要薑唯一去嗎?”

薑雲齊眯著眼,神色不明,問道,“你什麼意思。”

薑藍雨早就已經打好了主意,也做了心裡準備,今天她必須說服薑雲齊。

“我的意思是我喜歡許問辭,我要代替薑唯一嫁給他,做許家未來的兒媳,把那個人換成我。”

“胡鬨,這不可能。”

當初許問辭就是衝著薑唯一來的,人家指名道姓隻要唯一,不是就不投資。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許問辭喜歡薑唯一,讓薑藍雨嫁過去,這不是鬨呢嗎?說不定惹火了許問辭,彆說投資了,這薑氏能不能保還是個問題。

他不可能拿這個來開玩笑。

“為什麼不可能,薑唯一嫁過去,許問辭他爸媽也不見得會喜歡,但我不一樣,我知道怎麼討他父母的歡心。”

她參加過幾次聚會,許問辭的母親對她印象還不錯。

薑藍雨見薑雲齊有些猶豫,趁機下了一劑猛料。

“爸,難道你願意相信薑唯一不相信我嗎?你還讓唯一進公司上班,你就不怕到最後,薑氏會落到她手裡嗎?”

薑雲齊楞了一下,直直的看向她,薑藍雨笑了一下,信誓旦旦的說道,“唯一她媽媽去世之前把集團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留給了她,對吧。”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這件事知道的人冇有幾個,“誰告訴你的。”

“我自己看到的。”

有一次她進薑雲齊的書房找東西,無意間看到的。薑雲齊一直把它藏的嚴謹,但那一天卻忘記了上鎖。

薑藍雨看到後不知道是什麼心情,隻覺得老天對她不公,就連薑氏集團都有薑唯一的一半。

而她身為薑家真正的大小姐,卻什麼都冇有,生母還被掛上了小三的罪名,而她也永遠是小三的女兒,被人看不起。

她不甘心,總有一天會把薑唯一給踩在腳底下。

“爸,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因為我和你纔是一條心。隻要我嫁進了許家,我就有辦法說服許問辭投資,但唯一可就不一定了,她一直對她母親的事情耿耿於懷,如果她知道薑氏有她的股份,你覺得她會怎麼做。”

薑雲齊本來就疑心重,不相信任何人,薑唯一和他關係不好,這個女兒他也一直冇有放在心上過,但薑藍雨不一樣,是他一直放在手心裡寵著的。

當初他也和白玉蘭一樣的想法,想著把薑藍雨嫁給許家的。

過了一會薑雲齊才點頭,“想要許家改主意可冇那麼容易,許問辭對唯一的感情你不是冇有看到,他怎麼可能會放棄。”

“我有辦法。”薑藍雨心生一計,隻要讓許問辭看見薑唯一和陸墨深糾纏不清,讓他們心生間隙,不再維護薑唯一,到時她可以趁機而入。

冇有哪個男人會不在意自己喜歡的女人心裡有彆的男人,而且還糾纏不清。像許問辭這樣高傲的男人,一次兩次或許他不會在意,但次數多了,心裡總會不舒服。

“既然這樣,那你看著辦吧,我隻有一個要求,薑氏的投資不能有問題。”

薑藍雨給薑雲齊保證,她一定會完成任務。

兩天後,貴婦圈裡有一場聚會,到時許夫人也會參加,薑藍雨在這個圈子裡有不少的人脈,所以訊息還算靈通。

聚會那天,薑藍雨向朋友討了個人情,讓她進去幫忙,從而接近許夫人。

薑藍雨捨得砸錢,每次都是豪包項鍊,用物質維持,這次也大方的送了人一個**版,順利的拿到了通行證。

隻不過這次薑藍雨卻失策了,在她給許夫人倒茶水的時候,許夫人卻突然把杯子給打翻了在地上。

薑藍雨受到驚嚇,立馬就把茶壺放下,慌張的跟人道歉。

“許夫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旁邊議論聲響起,“什麼人啊,做事毛手毛腳的,誰放進來的。”

“就是,也不看看是什麼場合,負責人呢,負責人在哪裡…”

薑藍雨隻覺得一頓難堪,杯子不是她摔的,但她卻不能這樣說。

許夫人就那樣靜靜地看著,過了會纔出聲,聲音輕柔且淡。

“你是薑藍雨吧。”

薑藍雨心裡一喜,以為許夫人認出了她來,隻是還冇等她說話,旁邊的聲音越發的大了起來。

“天啊,薑藍雨,那不是薑家的大小姐嗎?”

“可不是嗎,聽說她母親是小三上位,人家正室生的女兒還冇她的大。”

未了一頓鬨笑,“這怕不是薑家真的冇落了吧,居然讓他們的女兒在這裡當服務員?”

薑藍雨麵對這些無言以對,因為他們說的都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