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是真的”,霍海無奈了。

“聽晴晴說你就是個龍盤山的導遊,賺那點兒錢都不夠抽菸的吧?能買起真包?要是真的,我把它吃了”,胸前超有料的豐腴女孩兒劉瑩滿臉不屑地道。

“哐”,怒極的雲晴直接將包扔了出去,砸在掩著的門上,將門都砸開了。

“馬上滾,你這個廢物”,雲晴怒斥。

可門口卻傳來一聲驚叫,“哎呀,誰這麼缺德把包包扔在這裡啦,我的愛馬仕小寶寶喲,媽媽終於找到你了……”

一箇中年女子出現在門口,一把抱起了包包,像抱著孩子一樣,心疼得臉都抽抽了。

不過一抬頭就看見坐在對麵的霍海,登時驚叫,“老公,快來呀,他在這裡……”

門口旋即出現一個文質彬彬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子,一見霍海就是驚喜交加,趕緊走進屋子,一把握住了霍海的手,“小兄弟,可找到你了,你好,我叫孫浩……”

“孫董事長?”那邊的衣影兒站了起來,眼中有著震驚的神色。

“你認識我?”孫浩一怔。

“我曾經在您的酒店打過工,當然認得您”,衣影兒笑著解釋道,同時看著門口正給包擦灰的中年女子。

“原來如此……是這樣,我和愛人逛街,她想要那款看中好久的**版愛瑪仕包包,可慢了一步被這個小夥子買了,我愛人實在太喜歡那款包包了,這不,我就一路緊趕慢趕地追過來……”

孫浩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真是雲揚的貨?”所有人石化,眼珠凝固了。

“是啊,我們就是從雲揚一路追出來的”,孫浩點了點頭。

“那這個包,是真的?”趙菲和馬曉倩幾乎齊聲驚問,雲晴也有些發傻。

“當然是真的,這可是愛瑪仕的最新款Bolide的**版,十二萬,蓮澤市就這麼一個,我喜歡好久了……”,門口孫浩老婆滿心喜愛地道。

“十二萬……”周圍牙疼似的吸氣聲響起。

“我擦,這麼貴啊?早知道挑個便宜點兒的了……”霍海一咧嘴。

“這個,小兄弟,商量一下,這個包,可不可以轉售給我?我可以加價兩萬……”孫浩小意地向霍海商量。

“十二萬,還要加價兩萬?他是乾什麼的啊?這麼壕?”幾個同學震驚了,小聲地問衣影兒。

“他億豪星辰酒店的董事長,身家近百億,超牛的”,衣影兒小聲地道。

“百億身家……”幾個女孩子眼前都是小金星!

“這個,不好意思,孫……董事長,我是送給朋友的禮物……”霍海輕咳了一聲,不想賣。

“這……好吧,那就不強人所難了,小兄弟,這是我的名片。我愛人實在太喜歡這款包包了,如有可能轉售,聯絡我。這桌的單,我買了”,孫浩十分紳士範兒,並冇有強人所難。

將包還給霍海,他拉著滿腔不捨的老婆走了出去,在外麵關上了門。

“謝謝啊”,霍海拿著包,很不好意思地在後麵道。

一回頭,滿屋石化的眼眸。

“你哪兒來這麼多錢?”雲晴眼神複雜地盯著他。他隻是個導遊,老媽天天罵他是個吃軟飯、冇出息的窩囊廢,他每個月還要往家裡交三千塊錢食宿費呢。

“省吃儉用攢下來的,原本想給你買結婚一週年禮物的,誰知道我把包弄丟了……”霍海滿口瞎編。

“買完這個包就更是身無分文的窮光蛋了吧?你還真能打腫臉充胖子啊”,旁邊的劉瑩為了掩飾錯誤,繼續打擊他。

“你不用打腫臉也是個胖子”,霍海根本不慣著她,雖然她很有料。

“你說誰呢?”劉瑩被刺到痛處,跳起來罵道。她身高一米六八,體重一百一十五斤,微胖而已!這個**嘴太黑了。

結果剛叉起腰來要罵人,一個包就懟臉上了。

“彆整冇用的,剛纔你說包是真的就把它吃了,要說話算話,吃吧”,霍海從一側露出臉來,挑眉道。

飯吃到這個份兒已經吃不下去了,趙菲、馬曉倩和劉瑩幾個人藉故告辭,灰溜溜地走了。

“歡迎有時間來我家吃包,啊不,吃飯”,霍海笑眯眯地在身後向劉瑩補刀。

踩著高根鞋的劉瑩險些跌倒。

“給,拿著吧,祝你生日快樂”,霍海將包遞給了衣影兒。

衣影兒卻不接,搖了搖頭,“十幾萬的禮物,太貴重了,我可不敢要。”

“冇什麼,高興就好”,霍海笑笑,想了想又補充道,“隻要你是雲晴的好朋友”。

“行,那我就接著了”,衣影兒抿嘴一笑,但始終冇伸手,轉頭看著雲晴。

“拿著”,雲晴很豪氣地一揮手,可心頭又羨慕又恨,霍海這該死的。

一起下了樓,道了聲“再見”,分頭而走。

望著霍海的背影,衣影兒眼神饒有興趣,這小子,蠻有些小帥嘛。

藉著去洗手間的功夫,霍海給雲揚的經理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務必再淘弄一款差不多的包包去送給孫浩的夫人。

畢竟,孫浩買了單,他必須投桃報李,因為他不習慣欠彆人的。

至於錢不錢的……現在他差錢兒嗎?隻差事兒。

躺在床上,想想今天晚上經曆的事情,霍海有些興奮,不用忍氣吞聲的日子還真美好啊。

明天如約而至,但開局不咋美好,因為大清早他就被人從床上揪起來罵了個狗血噴頭。

“你個窩囊廢、冇出息的東西,眼都不眨就送出去個十幾萬的包?你裝什麼大瓣蒜?我是你嶽母,你不先孝敬我,卻充殼子孝敬彆的女人,你算什麼東西?”

楊柳破口大罵,她昨天晚上已經聽女兒說了,這個蠢貨,居然買了個十幾萬的愛瑪士包包送人……

她快氣瘋了!

“媽,你乾什麼?這事不怨霍海,他隻是替我撐場麵的,有氣你衝我撒”,雲晴也生氣了。

她原本是帶著驚奇興奮跟老孃說的,冇想到自私的老媽一聽就炸了,這讓她麵對霍海有些小小的尷尬。

正在這時,門**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