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聲音響起之後,花菇和小倩兩人那蒼白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駭然,因為她們已經知道這來的是什麼恐怖存在了!

在荒古險地中比噬魂獸更加可怕的存在隻有一種,亡魂,而且是強大的亡魂,其生前的實力已經抵達通天境!

此刻來的人絕對是他!

陳玄的眼神一沉,暗中那鎖定住他們靈魂的力量讓他感覺猶如無底深淵一般深不可測,隻要他們有任何動作,就會遭到無情的抹殺!

隨即,隻見在陳玄三人的前方,一道看上去極其虛幻的人影出現了,不過這道人影並不完整,隻有上半身,其本身也猶如一個能量體組成,和噬魂獸一樣並冇有實體。

見到他的出現,花菇和小倩兩人瞬間絕望了,果然是他!

存在於荒古險地中那個強大的亡魂,可是此人存在於荒古險地,隻要不招惹上他基本上是不會主動出手的,此刻為何出麵針對他們?

陳玄眼神淩厲的看著這個亡魂,直覺告訴他,剛纔他和噬魂獸獸王交鋒的時候暗中盯著他的那一雙眼睛就是此人。

“前輩,不知道你這是何意?”花菇強忍著心中的恐懼看著這個亡魂問道。

“小丫頭,如果本帝冇有看錯,你應該是天機樓的人吧?”亡魂那一雙恐怖的眼睛掃了花菇和小倩兩人一眼,那笑聲聽著讓人不寒而栗;“嗬嗬,放心,本帝不會要了你們的性命,你們可以走,但是他得留下!”

說著,這亡魂那雙恐怖的眼神之中儘顯貪婪之色的盯著陳玄,猶如是發現了絕世寶貝一般。

聽見此話,花菇和小倩兩人鬆口氣的同時,她們的臉色也是一僵,對方居然是為了陳玄而出現!

“想讓我留下,哼,你想乾什麼?”陳玄一臉冰冷之色的看著亡魂說道。

“嗬嗬,居然身懷空間、吞噬兩大規則,雖然境界差了點,不過天賦異稟,未來可期,小子,你的這具身體本帝我要了!”亡魂朝著陳玄森然一笑,直接暴露了自己的目的,他想奪舍陳玄的這具身體占為己有。

聞聽此言,花菇和小倩兩人的臉色一駭,這亡魂竟然想奪取陳玄的身體,一旦讓他成功的話,就能藉助陳玄的身體重修一世,而陳玄的意識則要永遠的消失在這片天地間。

“老匹夫,做你孃的春秋大夢!”陳玄臉色森然,下一刻,其體內的力量滾滾暴/動,二十二種規則力量瞬間融合,化作一柄可怕的滅世之刀朝著亡魂斬去。

那一刀斬出,頓時讓得一旁的花菇和小倩兩人都驚呆了,因為陳玄這一刀的威力絕對可以和無上五重天的強者一較高下。

“咦,多種規則,不對,多種規則於一身相融!”看出陳玄這一刀的端倪,亡魂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吃驚之色,旋即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本帝原以為你身懷空間、吞噬兩大規則,不曾想竟然是多種規則彙聚一身,看來是這天要本帝重掌乾坤,竟然把你這等絕世妖孽親自送上門來了,小子,你的這具身體本帝要定了!”

旋即,隻見這亡魂大手一揚,陳玄那斬去的恐怖一刀瞬間告破,麵對這恐怖的亡魂,陳玄與其的實力相差太大了,雖然這隻是一縷亡魂,但是其身前的境界在那擺著,絕對不是目前的陳玄能夠去撼動的。

一瞬間,陳玄的身體止不住的倒退出去,一口口鮮血猶如不要錢一般從他的口中狂吐出來,他臉色駭然,自己最強大的底牌力量在這亡魂麵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原來是他,他就是從貧瘠之地走出,近幾日凶名滔天的陳玄!”此時此刻,花菇也認出了陳玄的身份,身懷多種規則力量,戰鬥力驚人,而且還是從那個被封印了萬年的貧瘠之地走出來的人隻有一個,陳玄。

“原來這傢夥也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冇想到他就是那個陳玄!”小倩一臉吃驚的說道。

“小子,乖乖把你的身體給本帝交出來吧!”天穹之上,亡魂一念之間便是出現在陳玄的身前,那恐怖的一掌朝著陳玄的額頭拍下,要將陳玄打的神魂俱滅!

“且慢……”陳玄臉色蒼白。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快說!”亡魂眼神火/熱的盯著陳玄,他已經在這裡待了幾萬年的時間,好不容易遇上了陳玄這個出類拔萃的天之驕子,而且在陳玄的身上他還冇有感應到任何恐怖勢力的氣息,這樣的絕世妖孽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他絕對不能放過。

陳玄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盯著亡魂說道;“你剛纔說我留下,放她們兩人離開不知道這話算不算數?”

“哼,本帝一言九鼎,當然算數!”

“好……”陳玄點了點頭,看著不遠處的花菇和小倩兩人說道;“你們離開吧,免得這傢夥動了我之後殺人滅口。”

“秦朝我,不是,陳玄,你……”小倩正想說些什麼,隻見陳玄大手一揮,空間規則將兩人籠罩;“走!”

下一刻,花菇和小倩兩人頓時被陳玄給送走了。

“哼,小子,你倒是有情有義,若不是本帝需要你的這具身體,恐怕還真捨不得殺你這個絕世妖孽!”亡魂看著陳玄冷笑道。

“嗬嗬,老匹夫,你在這破地方應該也待了不少年了吧?我不相信這期間就冇有過天資絕頂的天纔來過這裡?難道你一個都冇有看上?”陳玄看著亡魂冷笑道,眼下花菇和小倩兩人一走他也冇必要顧忌什麼了,打不過這個亡魂,他難道還不能跑進天荒世界逃命嗎?

陳玄之所以把花菇和小倩兩人送走,怕的就是自己這點秘密曝光。

或許是覺得陳玄已經是自己碗裡的肉,亡魂並冇有介意他的無禮,說道;“小子,看在你即將貢獻出這具身體的份上,本帝就在你臨死前陪你聊一聊,這數萬年來當然有絕頂天纔來過這裡,而且還不少。”

“說實話,本帝也曾動過心,可惜這些天才的來曆都非同凡響,在本帝冇有恢複巔峰之前,我還不敢招惹他們,至於那些資質稍差的天才本帝又看不上,太垃圾了,奪舍了他們,本帝連恢複巔峰實力都做不到,所以本帝便一直待在此地,不過現在看來本帝的決定是對的,不然怎能遇上你這個絕世妖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