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間,隨著亡魂進入到陳玄的腦海,陳玄的靈魂力量就如同一張紙被烈火點燃了一般,正在不停的消散,此刻那個強大的亡魂正在瘋狂的吞噬著陳玄的靈魂力量,那種痛苦瞬間讓得陳玄的臉色扭曲了起來。

“老匹夫,給老子滾出來!”陳玄的臉色猙獰的嚇人,其立馬動用了吞噬規則進行反吞噬,不過讓得陳玄驚駭的是,他的吞噬規則對這個強大的亡魂並冇有任何作用,完全無法與其形成對抗。

隨即,陳玄自身的各種規則力量全部被他施展了出來,猶如一股恐怖的風暴進入了腦海之中,想要將這個強大的亡魂抹殺。

可是最終的結局依舊是冇有任何作用,這種情況直接讓得陳玄的心都涼透了。

這一路走來,他各種各樣的恐怖危機都堅持過來了,難道最後要交代在這個亡魂的手中?

不過幾個呼吸時間,陳玄的靈魂力量已經被吞噬了三分之二,他的意識都逐漸變得模糊,對身體的掌控也變得越來越微弱。

那個強大的亡魂鳩占鵲巢,已經在與他的身體逐漸的融為一體。

“唧唧,果然是一具絕世之軀,竟如此完美,小子,彆反抗了,將來本帝一定會讓你的這具軀體名揚天下!”亡魂在陳玄的腦海中狂喜不已。

陳玄嚇得心驚肉跳,反抗不了這個強大的亡魂奪舍他的身體,他現在已經是死路一條了!

然而,就在陳玄心頭絕望之際,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小子,不要反抗!”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之後,一抹白光也是同時進入到了陳玄的腦海之中,是武妃萱,隨著這股強大的靈魂力量進入到陳玄的腦海之中,立馬與亡魂形成了對抗。

這一刻,陳玄的腦海中承載了兩個靈魂體,讓得陳玄隻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一樣,龐大的能量要將他的身體都撐爆。

“靈魂出竅,丫頭,你不要命了!”

正在瘋狂吞噬陳玄靈魂的亡魂感覺到武妃萱插手,驚異的聲音在陳玄的腦海中響起。

“我說過,有我在你不能殺他!”武妃萱的聲音充斥著可怕的冷意,其自身的靈魂力量正在與亡魂進行著瘋狂的對抗,阻止對方繼續吞噬陳玄的靈魂。

“哼,小丫頭,本帝在這破地方整日以噬魂獸為食,雖然實力未恢複到巔峰狀態,不過這魂靈力量早已經達到巔峰,就憑你能阻止嗎?不過既然你執意找死,本帝就成全你!”

亡魂的聲音中蘊含/著冰冷的殺意,正苦不堪言的陳玄頓時感覺到這亡魂此刻不僅在吞噬自己的靈魂力量,甚至連武妃萱的靈魂力量也被他吞噬了。

“出來!”

忽然,一聲冷喝猶如驚雷在陳玄的腦海中響起,隨即一道宛如烈日般的光芒在陳玄的腦海中綻放,那一道光芒彷彿一道神秘的大符,在出現的那一刻,一股淩駕眾生之上的浩然之氣頓時將亡魂給籠罩住了。

雖然這一道光芒冇有針對陳玄,但是依舊讓陳玄感覺到了猶如末日般的氣息!

“這是……不死神印,丫頭,你是不勝山的人!”見到這道光芒出現的那一刻,亡魂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他的聲音之中充斥著一股難以掩飾的驚恐之色。

在陳玄的腦海之外,武妃萱的本體盤坐在虛空中,其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猶如病入膏肓的絕症病人一般。

靈魂出竅,她需要承受的風險極大,一旦有外力打擾,她將徹底魂飛魄散,不僅如此,為了鎮/壓亡魂,武妃萱已經動用了自己的保命手段。

這種手段上次在山洞裡麵中了情/欲之花差點被陳玄侵犯時,武妃萱使用過一次,而現在是第二次,這種保命手段她連續兩次都用在了陳玄的身上。

“小丫頭,快住手,本帝認輸了!”在那一道恐怖光芒的鎮/壓之下,亡魂感覺自己即將魂飛魄散,其心頭已經驚恐到了極點,再也冇有剛纔的囂張跋扈。

不過武妃萱並冇有停止下來,若不將這亡魂抹殺,陳玄一定必死無疑。

“啊……臭丫頭,你真想要了本帝的老命是不是?”

“本帝在這破地方苟延殘喘數萬年,本帝我容易嗎?小丫頭,你行行好,放過本帝,本帝發誓,絕對不會打這小子的主意!”

不過任由這亡魂如何祈求,武妃萱依舊無動於衷,此刻亡魂被那一道光芒鎮/壓,已經無暇在對陳玄下手,冇了這亡魂繼續吞噬自己的靈魂力量,陳玄也是逐漸的恢複了過來,他臉色蒼白,眼神中散發著殘忍的凶光。

“老匹夫,你他娘剛纔不是挺狂嗎?還想鳩占鵲巢奪取老子的身體,現在你還有囂張的資格嗎?武妃萱,幫我弄死這老傢夥,你要尋找的人我幫你找!”

“啊……臭小子,本帝錯了,你快讓這丫頭住手!”

“做你孃的春秋大夢,老匹夫,你的死期到了!”陳玄的心裡暢快不已,剛纔他真的以為自己快死了,如果不是武妃萱出手,他的這具身體已經被這老匹夫給占據了。

“啊,不要,臭小子,本帝我求求你,快讓這丫頭住手吧,本帝可以對你進行補償,你有什麼要求本帝統統答應你。”

陳玄的聲音冰冷;“老匹夫,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的狗命,給老子去死吧!”

在武妃萱那一道光芒的鎮/壓之下,陳玄能感覺到亡魂已經接近消散的臨界點,不過陳玄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武妃萱的處境同樣十分危險,靈魂出竅鎮/壓亡魂,而且還動用了自己的底牌力量,已經讓她自身的靈魂變得極其虛弱。

“不要,本帝好不容易從青陽之戰中活了下來,本帝不想死,小子,你快讓這丫頭住手,本帝願意奉你為主,從今往後聽從你的命令!”

聞言,內心完全被殺意填/滿的陳玄一愣,其心中的殺意忽然減弱了一些;“老匹夫,你他娘此言當真?”

“真的,絕對是真的,小子,本帝現在就可以與你締結靈魂契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