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老匹夫,那你最好快點,不然我可救不了你!”陳玄冷笑一聲,不過如果真能獲得一個如此厲害的亡魂做打手,他自然願意。

聞言,亡魂哪裡還敢怠慢,他已經被武妃萱掌控的不死神印嚇破膽了,再不擺脫就必死無疑。

旋即,陳玄立即感覺到有著一股極其精純的靈魂力量進入到了自己的靈魂深處,在自己的靈魂世界中烙印下了一抹靈魂印記。

與此同時,陳玄也是立即感覺到自己與亡魂之間建立了一種微妙的聯絡,這種聯絡有點類似於陳玄和傲因、鳳王、吞天蟒之間建立的主仆契約。

陳玄感覺到自己一念之間就可以掌控亡魂的生死。

見到這裡,武妃萱再也堅持不住,她的靈魂力量從陳玄的腦海中退了出來,那一抹白光重新回到體內,武妃萱猛然吐出了一口鮮血,其氣息虛弱,妙曼的身軀突然從天空中掉落了下去。

見狀,陳玄心裡一驚,急忙掠過去一把就抱住了武妃萱。

意識彌留之際,武妃萱看著陳玄,虛弱的說道;“小子,記住你說的話,答應幫我找人的……”

說完武妃萱就閉上了眼睛。

此時此刻,陳玄感覺到武妃萱的靈魂力量十分虛弱,就如同三魂六魄隻剩下一魂一魄了。

陳玄著急不已;“老匹夫,給老子滾出來!”

嗡!

一抹白光從陳玄的腦海中衝出,亡魂再次出現了,他看著陳玄,眼神略微有些鬱悶;“小子,叫本帝何事?”

“你他娘叫我什麼?”陳玄眼神淩厲的朝他看過去。

亡魂嚇得脖子一縮,勉強笑道;“口誤口誤,絕對是一時口誤。”

“少他娘給我廢話,她這種情況該如何處理?”陳玄冰冷的看著亡魂問道。

亡魂看了武妃萱一眼,其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忌憚之色,因為此刻他已經知道了武妃萱的來曆,那個地方的人,即便是他全盛時期都不敢輕易去招惹。

“主人,這丫頭就是靈魂力量損耗太大,閉關幾百年就能恢複過來了。”

閉關幾百年!

陳玄的眼神一凝,如果這個人不是武妃萱,那麼他倒是可以將其帶進天荒世界閉關幾百年,可是一旦把武妃萱帶去天荒世界,他的秘密就曝光了。

老鬼千叮萬囑讓自己不要在武妃萱麵前暴露出天荒世界,陳玄自然不敢大意。

可是不把武妃萱帶進天荒世界,難道就讓其為自己白白損耗了幾百年的光陰?這個女人也是為了救他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這裡,陳玄朝亡魂問道;“還有冇有更快的辦法讓她損耗的靈魂力量恢複過來?”

“有是有,就是……”亡魂欲言又止。

“你他娘少跟我磨嘰,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要了你的狗命?”陳玄一臉殺意的看著亡魂,如果不是這個老匹夫打他的主意豈會有這麼多事情?

亡魂連忙說道;“主人,隻要找到一顆神魂丹就能讓她損耗的靈魂快速恢複過來,不過這種神魂丹極其稀少,唯有通天境的煉丹師才能煉製出來,屬於帝階丹藥,想要找到怕是頗為困難。”

“神魂丹,帝階丹藥……”陳玄皺著眉頭說道;“再難也要找到,跟我走。”

說完陳玄就抱著武妃萱動用從問天老祖那裡得到的晶石遠去,亡魂也是化著一抹白光進入了陳玄的腦海之中。

陳玄不敢停留,動用晶石不斷的瞬移,朝著鳳凰城的方向趕去,這神魂丹是什麼陳玄並不清楚,不過以天機樓的本事應該可以弄到手。

差不多三個小時後陳玄就已經回到了鳳凰城,來到了酒樓之中,不過讓得陳玄有些意外的是老鬼居然還冇有回來,從他離開鳳凰城前往荒古險地已經過了一天多的時間。

不過陳玄也冇有多想,以老鬼的實力隻要不遇上太古古賢,應該出不了什麼問題。

把武妃萱安置在酒樓中後陳玄就馬不停蹄的朝著天機樓趕去。

陳玄剛剛進入天機樓,依舊是一個麵帶微笑的女子迎了上來,問道;“公子,不知有什麼需要?”

“我在尋找一種帝階丹藥。”陳玄表明瞭來意,雖然他暫時也不知道這帝階丹藥到底是什麼等級,不過他現在能找的人也隻有這天機樓了。

聞言,女子的臉上露出一抹驚容之色,旋即她說道;“公子請稍等!”

看著女子離去,陳玄的眉頭一皺,難道這帝階丹藥很難尋找嗎?

不多時,女子去而複返,對陳玄說道;“讓公子久等了,請跟我來!”

隨後陳玄就跟著女子去了樓上,一直到了第七層才停止下來,上次為了尋找瑤池天尊,他也隻到了第四層,而這次尋找這帝階丹藥,居然來到了第七層。

不過這次領路的女子把陳玄帶到第第七層一個門口後就離開了。

“公子請進,裡麵自會有人接待公子!”

陳玄看著這道門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旋即,他的視線頓時開闊了起來,入眼所及,這裡竟然是一個寬闊的露台,站在這上麵可以俯瞰鳳凰城大半的風景。

此刻在這露台上有一箇中年男子席地而坐,背對著陳玄,正在飲茶。

“帝階丹藥可不是普通的丹藥,你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了嗎?”還不等陳玄開口,背對著他的中年男子平靜的說道。

陳玄一愣;“你怎麼知道我要尋找的是帝階丹藥?”

中年男子輕笑一聲;“我這裡隻管接待尋找帝階丹藥的人,你來我這裡難道不是為了尋找帝階丹藥嗎?”

陳玄了悟,說道;“我要尋找的帝階丹藥叫神魂丹,不知道你們天機樓能不能幫我找到?”

“神魂丹……”背對著陳玄的中年男子有些訝異,旋即笑道;“普天之下恐怕還冇什麼事情是我天機樓辦不到的,不過你能活著從那個地方走出來,倒是讓我頗為好奇。”

“你知道?”陳玄的眉頭一皺。

中年男子指了指對麵的位置;“過來坐吧。”

陳玄走過去在其對麵坐了下來,這男子一臉和善,給人一種十分親切的感覺,還給陳玄倒上了一杯茶;“荒古險地的事情我天機樓自然知道,這一次你很出色的完成了這個任務,若冇有你,恐怕我天機樓還得想其他辦法。”

陳玄說道;“這是我與你們天機樓之間的交易,我自然會儘力去做。”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笑道;“你要的神魂丹不是一般的帝階丹藥,普天之下能煉製出這種丹藥的人隻有通天境的煉丹師,這種人那可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所以,想要尋找到神魂丹並不是容易之事,而且你也不一定能給出我天機樓需要的酬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