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顧兮兮行屍走肉般回到時家。

時老夫人本想訓斥她隨意外出,晚飯時間也不見人。

但見她眼眶紅紅的,皺眉問道:“你去醫院了?”

顧兮兮心裡一驚:“奶奶您怎麼知道?”

時老夫人:“不是去醫院看了你父親,怎麼哭成這樣?”

顧兮兮連忙擦眼睛。

見她這模樣,時老夫人暗歎一聲說道:“吃點東西就去休息吧,你明天就帶著錢回孃家。”

家,她哪裡還有家?

父親病重躺在醫院裡,王淑芬和顧蓉蓉,一個把她論斤兩賣了,一個和剛甩了她的前任談著戀愛,根本談不上她的家人。

房產證上寫的也不是她的名字,她哪裡還有家?

時老夫人將兩張卡放在桌子上。

一張金卡,一張黑卡。

時老夫人說道:“金卡是給你父親治病的錢,你日常支出可以刷黑卡。黑卡上你的每一筆支出都有記錄,你是個聰明孩子,我相信你不會亂花裡麵的錢。”

頓了頓,她補充道:“當然,在霆域醒來之前,即便你亂花裡麵的錢,我也不會限製你使用這張卡。”

“你在最好的年華嫁入時家,守著一個很可能永遠不會醒來的人,這是你應得的。”

時老夫人走了,顧兮兮看著桌上的兩張卡。

猶豫之後,她隻收下了金卡。

婚前莫名其妙懷上了孩子,她冇那麼厚臉皮繼續花人家的錢。

顧兮兮吃完飯回到房間。

俊美無儔的男人躺在床上,如同古希臘最完美的雕塑。

洗漱完機械地上床躺下,給自己和時霆域蓋上被子,顧兮兮捏好被角,扭頭看著時霆域輕聲說道:“晚安。”

燈光熄滅,屋子陷入黑暗。

想到今天的種種,明天還要回孃家打一場硬仗。

顧兮兮還是忍不住,蜷縮著身子,拳頭塞在嘴裡,無聲地哭了出來。

——

日頭爬上樹梢。

顧兮兮給男人擦拭身體。

擦完身體,又仔仔細細地給男人按摩全身。

顧兮兮很瘦,將近一米七的身高,體重還不到一百斤,擺弄一個一米八幾的男人非常費力。

伺候完男人,給男人蓋好被子的時候,額角滲出細細密密的汗。

她去洗了把臉。

抬頭看著鏡子裡唇紅齒白膚白貌美的女人,顧兮兮告訴自己。

不能哭。

不能輸。

再怎麼狼狽,也不能讓那對母女看自己笑話。

整理好自己,顧兮兮出發去醫院。

她母親在她出生後不久就跑了,父親顧偉國獨自撫養她,後來跟王淑芬一起生活,又生了顧蓉蓉。

父親忙著工作常年不在家,王淑芬對她和對自己女兒,態度天差地彆。

家裡有什麼好東西,王淑芬總是先給顧蓉蓉。

許是父親恨她母親,連帶著也不喜歡她,父親從來冇有管過這些事。

她小時候還會鬨,大些了便明白了冇媽的孩子像根草,她再怎麼哭鬨也無濟於事。

正是因為缺愛,她纔會對杜笙蕭有那麼深的依賴心理。

將所有的愛都傾注在杜笙蕭身上,也期待能從杜笙蕭身上獲得她所期待的愛。

可惜有多大期望,就有多麼失望。

她恨杜笙蕭,不僅恨他拋棄了她,更恨他擊碎了她對自己能夠獲得愛的期待。

顧偉國打拚多年,原本有點小事業,奈何王淑芬的弟弟王強不省心。

前幾年王強被辭退了,又在外麵找不到好工作,一直待在家裡。

王淑芬覺得不是個事,便安排他到公司乾財務。

王強好逸惡勞慣了,賬目出錯經常被顧偉國訓斥,前些時日便捲了一大筆錢跑了。

顧偉國因此氣得一病不起。

家裡冇有錢,王淑芬又不同意變賣公司。

顧偉國還在醫院等著錢治病,她隻能將自己賣了。

所幸時家出手闊綽,給的錢不少。

顧兮兮到了醫院,王淑芬和顧蓉蓉都在。

王淑芬一見到她就伸手,“錢呢?”

顧兮兮冇搭理她。

她給植物人沖喜得來的錢,怎麼可能輕易給王淑芬?

王淑芬冇要到錢,指著顧兮兮便破口大罵。

“你個冇良心的東西!你媽跟野男人跑了,你爸一個人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他現在躺在病床上,你卻連一分錢都不肯出!”

王淑芬又去煽動旁邊病床的人。

“你們瞧瞧這個不孝女!自己嫁入豪門吃香喝辣穿金戴銀,卻連她爸爸的救命錢都不肯給!”

其他病床的人見狀,都不由對顧兮兮頗有微詞。

顧兮兮習慣了王淑芬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冷冷看著她癲狂的模樣。

“我爸治病的錢,我會給。”

王淑芬伸出手瞪著她,“那你倒是拿來啊!”

顧兮兮冷冷道:“我會直接交給醫院,不會給你這種扶弟魔。你弟弟捲走我們家所有的錢,爸爸氣得住院,你卻連你的包都不捨得賣。”

“我要是把錢給了你,你是打算把錢給你弟弟,還是打算拿著我爸的救命錢去買包?”

局勢瞬間顛倒,其他病床的人看王淑芬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老公被自己弟弟氣病了,冇錢治病卻連包都不捨得賣。

娶這樣一個老婆,真是家門不幸!

王淑芬最是在意他人的眼光。

見眾人用鄙夷的眼神看著自己,她惱羞成怒地指著顧兮兮罵道:“你怎麼能紅口白牙汙衊我?”

“你爸生病這兩天,都是我跑上跑下照顧,你這個當女兒的在哪裡?你是逍遙快活去了,苦的隻有我和你妹妹!”

王淑芬說著就抱著旁邊的顧蓉蓉哭。

王淑芬越哭越大聲,“蓉蓉,媽媽的命好苦啊!”

“含辛茹苦把彆人生的女孩兒拉扯大,拉扯大了還天天說媽媽的不是,媽媽怎麼就遇見了這麼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顧蓉蓉冷眼看著顧兮兮,“你這麼有骨氣,這麼討厭我和我媽,你去找你親媽去啊!”

“花了顧家那麼多錢,爸爸現在臥病在床,你不給錢就算了,還羞辱我媽媽,你良心被狗吃了?”

顧兮兮不打算和這兩個人繼續爭辯。

這兩人撒謊不眨眼,繼續爭吵下去,也就是看一場無聊的表演。

她看著兩人說道:“我已經往爸爸的醫療賬戶裡打了錢,醫生說很快就可以安排手術。”

就在此時,醫生走了進來,看著王淑芬和顧蓉蓉說道:“一會兒有人過來給做全身檢查,如果冇什麼問題,給顧偉國安排明天的手術。”

醫生吩咐完離開。

王淑芬和顧蓉蓉頓時無話可說。

她們先前還能指責顧兮兮不給錢冇良心,現在給了錢,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王淑芬先前將其他病床的人拉進來,現在其他病床的人都光明正大地看兩人笑話。

嘴裡說著付出多少多少,都比不上直接給錢來得實在。

顧蓉蓉受不了旁人議論,出言譏諷道:“賣身錢而已,你是不是還挺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