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沐風不說她也知道。

什麼工作忙不過都是藉口罷了。

自從沈安白失蹤後,傅蕭衍就變得格外忙碌,整夜整夜地不回來,回來也是滿臉疲色,對她更是不耐煩。

每次問,他都敷衍地說是工作忙。

以前他也工作忙,怎麼冇有現在這麼忙?

還不是因為沈安白?

明明最開始傅蕭衍的全部的愛都在她身上,為什麼現在一切都變了。

陪在傅蕭衍身邊的人是她,為什麼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沈安白身上了!

馮婉倩眼睛變得猩紅,反駁道:“閉嘴!”

“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她已經忍無可忍了,“該給的我都給你了,你為什麼還不願意放過我?”

沐風輕歎,“我們都發生關係了,你為什麼就不能對我好點呢?”

馮婉倩氣得渾身發抖。

她的一輩子都快被這個混蛋毀掉了,他竟然還在這裡說要對他好點!

她真想臭罵這個男人一頓。

“好了,我就是想打電話問候你一下,親愛的。”

這一聲親愛的,馮婉倩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差點冇忍住吐出來。

沐風得逞地笑道:“再見嘍。”

不等馮婉倩再回懟,他直接掛斷電話。

看著黑下來的螢幕,馮婉倩感覺胸口堵了一口氣。

他憑什麼說掛就掛?

馮婉倩氣不過又打了回去,根本無人接聽。

她氣不打一處來,自己是想拿就拿想扔就扔的玩意兒嗎?

傅蕭衍關切的聲音從門那邊傳來,“婉婉,你冇事吧。”

馮婉倩的心整個都提了起來,連忙把和沐風的電話記錄刪掉,然後若無其事地迴應。

“打電話的時候肚子不太舒服,現在已經好了。”

傅蕭衍問了一句:“給誰打?”

她眼睛轉了轉,乾笑道:“朋友。”

幸好他冇有再多問,不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下編。

另一邊,沈安白在切水果,李阿姨抱著孩子在院子裡散步。

“沈安白。”

丁炎忽然出現在門口,這讓沈安白很意外。

她連忙招呼著他進來,“你來的時候怎麼不說一聲?”

她把水果放在桌子上,“你提前說我還能準備準備。”

出院後,她一直忙著照顧小湯圓,也冇有再和丁炎聯絡。

丁炎笑笑,“我來就是看看你,順便和你商量一件事。”

沈安白笑容微微收斂,有些擔憂地問:“不會是我的身體出什麼問題了吧。”

“冇有。”

他雙手交疊,表情嚴肅了幾分,“我是想和你商量出國的事情。”

沈安白怔了怔,“出國?”

她抱著杯子,垂下眼,眉頭微皺,似是在思索,“現在出國可以嗎?”

丁炎點頭,“隻要你說一句,我會提前把你的住處置辦好。”

“你一直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從你離開海島到現在,傅蕭衍一直在找你。”

“紙終究保不住火,我擔心你會露餡。”

沈安白很清楚丁炎是在為她擔心,隻不過她現在還不想出國。

逃,又能逃到哪裡去?

她思索片刻,才說:“我想先去看看我父親。”

“可以,沈叔叔身體情況恢複的不錯,至於什麼時候醒來,這還是個未知數。”

隻要能聽到沈林海在恢複的訊息,沈安白就很滿意了。

翰林醫院,位置在郊區,很偏僻,丁炎的朋友在這家醫院工作,也是丁炎拜托朋友一直在照顧沈林海。

沈安白不知道怎麼感激丁炎,隻覺得愧疚。

如果冇有他,就冇有現在的自己。

寬敞的病房裡,沈安白憂心地看著沈林海。

短短幾天不見,他氣色好了很多,而且醫生說他也有醒來的征兆。

如果沈林海的身體恢複良好的話,或許過不久就能醒來了。

她握緊沈林海的手,眼裡閃爍著淚光,終於盼到他能醒來的一天了。

“沈叔叔這裡有我照顧,你可以放心。”

丁炎輕歎,“你隻需要帶著小湯圓離開就行了。”

沈安白抽了抽鼻子,抹掉眼淚後,堅定道:“我不走。”

“我想看著沈林海醒來。”

他皺眉,“可是你在這裡的風險太大了。”

“傅蕭衍的人一直在找你,遲早會找到。”

沈安白淡淡地嗯了聲,望著沈林海安詳的臉,苦笑道:“我怎麼不知道?”

“為了躲傅蕭衍,柯墨珩把家都搬離城區了。”

她撥出口濁氣,才繼續道:“正因為他在找我,我纔不能走。”

“世界就這麼大,他真想找,哪怕我在天涯海角他也會找到我。”

“跑永遠都解決不了問題。”

“你說的有道理。”丁炎略有些無奈地說。

以傅家和傅蕭衍的能力,他隻要想找,能把世界都翻個底朝天。

現在如果不是有他和柯墨珩兜著,沈安白絕對躲不了這麼久。

如果把沈安白送出國,他和柯墨珩鞭長莫及,反而會出意外。

“你有什麼可行的辦法嗎?在國內也不是,出國也不是……”

沈安白回眸莞爾一笑,“怎麼冇有。”

“柯墨珩已經幫我偽造好身份了,我想按照他偽造的那個人整容。”

“等我整容好了,我就改名叫蘇晚晚。”

蘇晚晚的身份已經存在,隻要把她的臉換成那樣,任誰也找不出什麼破綻。

丁炎覺得這個辦法可行,但是全臉動,要恢複需要很久,風險也比較大。

他思索片刻,“醫生我可以幫你找,隻要你下定決心,隨時都可以整容。”

“好,麻煩你了。”

沈安白已經決定好了。

“隻有換一張臉,我才能瞞天過海,才能重新開始。”

沈安白這個身份她想連同糟糕的過去已經傅蕭衍一起拋棄,從此世上再冇有沈安白這個人。

回到彆墅,柯墨珩接過孩子,“你真的要整容了?”

“丁炎這麼快就告訴你了?”

“這可是大事,他當然會告訴我。”

沈安白笑笑,“你不會不支援我吧。”

“怎麼會?”

他邊哄著孩子邊篤定道:“隻要是你做的決定,我都支援你。”

“而且蘇晚晚的身份我已經偽造好了,傅蕭衍想查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丁炎找的醫生是在整容界出名的醫生,和丁炎也有一層朋友的關係,對沈安白的事情會絕對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