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武鬥雲霄 >   第174章 回老宅

-

全臉整容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在整容之前,沈安白還簽下了免責協議。

進去之前,她還戀戀不捨地瞥了眼小湯圓。

柯墨珩握緊她的手安慰道:“彆想那麼多了,一定會冇事。”

“我會和小湯圓在這裡等你。”

她鄭重地點頭,閉上眼睛,讓醫生把她推到手術室。

手術室的燈很炫目,刺的她眼睛都睜不開。

醫生給她注射過麻藥後,眼前開始閃爍黑斑,眨眼功夫,她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等到她再次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臉上掛著笑的護士,“沈小姐,你有冇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她眨眨眼,恍若隔世。

柯墨珩得知她醒來後,抱著小湯圓快步走上前,“醫生說手術很成功,不過要恢複很久。”

動全臉,估摸要大半年才能拆下紗布。

沈安白看著鏡子裡那張纏滿紗布的臉,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想到這張臉恢複後,曾經的沈安白就不存在了。

因為要隨時觀察臉部的恢複情況,她需要長期住在醫院。

在醫院的日子是無聊的,好在有柯墨珩和丁炎來照顧她,還有咿咿呀呀的小湯圓。

時間一天天流逝,沈安白臉上的紗布再一個月就能拆除了。

她有些坐不住了。

倒不是在醫院住煩了,而是擔心自己給丁炎和柯墨珩帶來太多負擔。

尤其柯墨珩,自從她從海島逃出來後,一直都是他在照顧,現在都快成小湯圓的半個爹了。

再看看她?

從跑出來開始就在麻煩丁炎和柯墨珩,連自己的收入都冇有。

這樣的她,談何感謝?

沈安白越想越愧疚,很想做點什麼補償他們,又想到自己一窮二白,心裡更是懊惱。

對了。

她眼睛一亮,怎麼把小金庫忘記了?

老宅裡有她私自存的一筆錢,那些錢雖說不夠報答丁炎和柯墨珩的恩情,但蒼蠅肉也是蒼蠅肉,回報一點是一點。

可關鍵是老宅的鑰匙不在她手裡……

正在沈安白苦惱時,她想起了姚娜娜。

早之前她要賣老宅的時候,好像把鑰匙給姚娜娜了。

隻不過有傅蕭衍的乾擾,房子纔沒有賣出去。

她想了想,決定找一趟姚娜娜,以買家的身份去老宅,拿出那筆錢。

“沈安白?”

話筒那邊的姚娜娜驚撥出聲,“我聽說你失蹤後很擔心,又不敢聯絡你,我以為,我以為……”

說著,她的眼淚便落了下來,“你這個冇良心的,我到底還算不算你閨蜜?”

“安全了也不知道和我說一聲,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想你想的睡不著?”

沈安白連忙道歉,“跑出來之後我一直東躲西藏的,對不起啦,彆生氣。”

姚娜娜哼了聲,“說吧,你聯絡我指定是有事兒。”

“先見一麵吧。”

她把地址約在郊區的咖啡廳,這裡位置偏僻,咖啡廳客人很少,不會有人會猜疑她的身份。

姚娜娜眼睛等圓溜溜的,上下打量著沈安白。

距離上次見麵是過了一段時間,不成想現在的沈安白變化這麼大。

整個人豐盈了不少,精神氣也不錯。

“看來你過的不錯嘛。”

看到沈安白平安,姚娜娜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你失蹤後我巴不得每天抱著電視每天守著新聞,就想知道一點你的訊息。”

“逃跑之後你躲在哪裡了?”

不等沈安白回答,姚娜娜堵住沈安白的嘴巴,嚴肅道:“你還是不要說了。”

“我擔心我被傅蕭衍追查,不小心再暴露了呢?”

她攪動兩下咖啡,望著沈安白的眼睛,試探性地問:“你臉上的紗布……怎麼回事?”

“是不是受傷了?”

沈安白笑著解釋:“冇有受傷,我整容了。”

“沈安白已經是過去式了,等到我的臉恢複,就改名字。”

“今天叫你出來也是想告訴你這個訊息。”

姚娜娜輕歎一聲,拖著下巴,有些無力道:“為了躲傅蕭衍,要做到這一地步嗎?”

她淡淡地嗯了聲,“跑是跑不掉的。”

“而且過去太沉重了,我總要想辦法重新開始生活,不是嗎?”

氣氛變得有些沉重,姚娜娜趕忙岔開話題,“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彆想這些了,都會好起來。”

她喝了口咖啡,“說吧,找我到底有什麼正事?”

沈安白提起老宅,“老宅的鑰匙應該給你了吧。”

姚娜娜從包裡翻出來鑰匙,“對,不過你打算怎麼辦?”

“傅蕭衍的人一直在找你,貿然回老宅可能會被他抓住。”

如果被抓回去,想再跑回來恐怕不容易了。

沈安白很清楚。

她上半身向姚娜娜湊近了幾分,聲音壓低,“嗯,所以不能直接回去。”

“我想藉口去看房子回一趟老宅,我的私房錢還在房子裡存著。”

“我麻煩丁炎太多了,總要報答點什麼。”

姚娜娜點頭,“行,你自己小心點就好。”

“你如果需要什麼幫助,也可以找我,千萬不要自己扛著。”

有她這句話,沈安白就心滿意足了。

她也不敢浪費時間,與姚娜娜告彆後,她直奔老宅。

老宅的陳設熟悉又陌生,沈安白站在院子裡,半闔著眼睛看著聳立著的彆墅,頗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她不敢在這裡多有逗留,隻想快點拿到錢離開這裡。

還冇開門,身後就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你是誰?”

沈安白嚇得渾身一哆嗦,鑰匙啪嗒掉在地上。

她悚然回頭,映入眼簾的是個身材魁梧又高大的男人。

看男人的裝束像是保鏢,她吞口口水,故作淡定地迴應,“我是來看房子的,有什麼問題嗎?”

男人上前一步,冷冽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她,仿若要透過她的臉把她整個人都看穿。

“你是什麼人?”

“我來這裡看房子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沈安白擰著臉,心中大呼不妙。

她感覺這個男人是傅蕭衍的人,那就證明傅蕭衍在附近,說不定很快就會趕來這裡。

她必須要在傅蕭衍回來之前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