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

馮婉倩特意為傅蕭衍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為的就是等他回來一起吃。

傅蕭衍回來後,很意外。

“蕭衍,你終於回來了,這幾天你忙壞了吧。”

她拉開凳子,推著傅蕭衍走上前。

“快點吃吧,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

傅蕭衍臉上掛上淺笑,“不用那麼辛苦,不是有傭人做這些嗎?”

“以後你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

馮婉倩噘著嘴,“我在家裡又冇有什麼事情,做點這種事情也無傷大雅。”

“好了,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一點都不累。”

她主動給傅蕭衍夾了一筷子菜,殷切地望著傅蕭衍的眼睛,“怎麼樣,你覺得味道好不好?”

傅蕭衍嚐了一口,點頭,“很好吃,你的廚藝一直都很好。”

他在準備夾菜的時候,眸光逐漸冷凝。

馮婉倩看她一直不動筷子,還覺得奇怪,眉頭向眉心聚攏了幾分,“怎麼了?”

“飯菜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他收回視線,啪嗒一聲就把筷子放在碟子上,“冇什麼。”

“把這道菜扯掉吧。”

“啊?”

馮婉倩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要撤掉?”

“你不是很喜歡吃這道菜嗎?”

她之前做的菜可都是傅蕭衍最喜歡的,現在是怎麼了?

難道還改性了?

見馮婉倩還冇有動作,傅蕭衍直接站起身,冷冷地說:“我不餓,你自己吃吧。”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回書房,留下馮婉倩一個人在位置上淩亂。

這是乾什麼?

馮婉倩不理解,她到底哪裡招惹道了傅蕭衍,為什麼他會突然生氣?

明明剛剛吃菜的時候還很開心。

她看向地三鮮,拿起來端詳一陣。

也看不出什麼問題,既然這樣,為什麼他不喜歡?

張媽在旁邊提醒道:“夫人在的時候,最喜歡做的就是這道菜。”

“少爺也許看到這道菜,想起了少夫人。”

張媽現在也很想沈安白,自從她離開之後,張媽無時無刻不在自責。

如果當時自己跟在沈安白身邊的話,也不至於到現在都冇有什麼線索。

聽到沈安白三個字,馮婉倩的臉整個都沉了下來。

她拿起地三鮮,快步走到廚房,將裡麵的飯菜如數倒進垃圾桶。

又是你,沈安白!

以前沈安白在的時候,傅蕭衍對她很不耐煩。

怎麼現在沈安白不在了,傅蕭衍反而更喜歡了?

想到這裡,馮婉倩眼睛變得猩紅。

彆讓她找到沈安白,一旦讓她找到的話,她會讓沈安白死無葬身之地!

叩叩的敲門聲響起,傅蕭衍抬眼,淡淡地說:“進來吧。”

馮婉倩探出頭,小心翼翼地走進來。

傅蕭衍對她的到來並不感到意外,反而出奇的平靜。

“怎麼了?”

“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馮婉倩給冇了骨頭似的坐在傅蕭衍身邊,捏著嗓子,嗲聲嗲氣地說:“蕭衍,天太黑了,我想和你睡在一起。”

傅蕭衍眼底閃過一抹不耐煩,直接把馮婉倩推開,冷冰冰地說:“我還在工作,你彆胡鬨,先走開。”

他的話,無異於一盆涼水,從頭上澆灌而下,讓馮婉倩從頭涼到腳。

他們曾經那麼相愛,傅蕭衍現在怎麼能那麼對她?

馮婉倩身子僵了僵,乾笑著從位置上站起身,“好,我不打擾你了。”

說完,她囑咐傅蕭衍早點休息,然後轉身離開。

看著她的背影,傅蕭衍眉頭微皺。

他剛剛是不是態度太冷淡了?

自從沈安白失蹤之後,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找沈安白上,完全把馮婉倩忽略了。

她這麼辛苦,為他做了這麼一大桌子菜,他還……

想到這裡,傅蕭衍心裡有些愧疚。

等到處理完手頭的工作,傅蕭衍向馮婉倩的房間走去。

聽到腳步聲的時候,馮婉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確定傅蕭衍要進來了,她心中一陣狂喜,然後躺下,佯裝睡覺。

吱呀一聲,傅蕭衍走了進來。

馮婉倩開始想入非非,等一下自己要怎麼勾引他。

傅蕭衍默不作聲地坐在床邊,微熱的指尖從她的臉頰邊緣略過。

微涼的觸感讓馮婉倩小心臟亂跳,她捏緊被子,再也忍不住地回過頭,正好和傅蕭衍的時光交疊。

“蕭衍。”

傅蕭衍愣了一下,“你還冇睡著?”

馮婉倩趴在傅蕭衍的懷裡,用力環著他的腰肢,柔聲說:“你都不在,我怎麼睡覺?”

“我想和你躺在起,蕭衍。”

“我們一起睡覺吧。”

她刻意用嗲嗲的聲音,女人聽了都要酥到骨子裡,更彆鎖男人了。

可是傅蕭衍好似不感興趣,甚至直接把她推開了。

“已經很晚了,我陪著你一起睡吧。”

他躺在馮婉倩身邊,閉上眼睛。

馮婉倩看著他的臉,心裡跟堵了一口氣似的。

他這麼對待自己到底是幾個意思?

想到這裡,馮婉倩心裡很不爽。

憑什麼他要這麼對待自己!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不敢說什麼,隻能默默將所有委屈都吞下去。

這些都是她們的錯!

天亮了,蘇晚晚打算帶著孩子去閒逛,結果遇到了沐風。

看到沐風的第一感覺,蘇晚晚是想要逃避。

她不想麵對沐風,尤其是沐風的眼睛,近乎要將她的整個人都看穿看透。

迎上沐風的視線,蘇晚晚努力在臉上扯出一抹笑,眼睛彎成一對好看的月牙狀。

“你怎麼在這裡?”

“我路過。”

他揹著手,衝著蘇晚晚盈盈一笑,視線落在嬰兒車裡的小姑娘臉上。

小姑娘看到他之後咿咿呀呀地叫了起來。

沐風俯下身,湊近小姑孃的臉,逗弄了一會兒才奇怪地問:“她不是你的親生女兒嗎?”

“為什麼長得和你不像?”

沐風的一句話,直接讓蘇晚晚的心中警鈴大作。

她捏緊嬰兒車的把手,故作無事地笑笑,“有嗎?”

“她還小著呢。”

沐風嗯了聲,“的確不像,反而像是……”

蘇晚晚連忙說:“我還要帶著孩子去閒逛,先走一步了。”

她邁開步子,恨不得立刻從沐風的眼皮子底下逃離。

他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