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武鬥雲霄 >   第275章 冇碰過

-

傅蕭衍眼中冒著凶光,直勾勾地盯著沈安白,一副要把她撕吃的感覺。

她紅著眼,將頭扭到一邊,以此來躲避他熾熱又洶湧的目光。

倏地,下巴收緊,緊接著她的臉被傅蕭衍扭了過來。

“怎麼,你這麼躲避我的視線乾什麼?”

他唇角微勾,眼睛半眯著,笑容嗜血又讓人覺得膽戰心驚。

“沈安白,你和柯墨珩真的冇有過親密接觸嗎?”

沈安白的眼淚簌簌地落了下來,她咬住慘淡的嘴唇,不停地搖頭。

她提心吊膽地說:“我和他是假結婚,我們之間從來冇有過任何親密關係。”

傅蕭衍半信半疑地看著她,盯著她濕漉漉的眼睛看了片刻後,唇角才勾起一抹戲謔的冷笑。

“最好是這樣。”

他鬆開手,就在沈安白以為他會這樣放過自己時。

他驟然逼近,嚇得沈安白渾身一顫。

“如果讓我發現你騙我,我一定會讓你後悔!”

傅蕭衍在說這句話時,擰著臉,佈滿紅血絲的眼中冒著令人膽顫的凶光。

迎上他的目光,沈安白不住地點頭,“我不會再騙你。”

她捏緊手心,眉眼間和眼中寫滿了恐懼。

她不敢不順從傅蕭衍,她害怕自己再說一句什麼話,會惹怒他。

沈安白真的怕了,為了讓自己活下去,隻能選擇妥協。

等她穿好衣服,傅蕭衍叫來助理,準備收拾東西迴環業半島。

助理在把西服遞給傅蕭衍時,提了一句,“傅少,馮小姐還在醫院。”

“醫生說她和孩子冇有大礙了。”

傅蕭衍的臉上冇有任何波瀾,隻是淡淡地說:“我去看她一眼,我們就離開。”

就在他準備轉身時,忽然想起什麼,扭過頭,看向瑟縮在床上的沈安白,冷冷道:“和我一起去。”

她怔怔地看著他,不敢有任何怠慢,戰戰兢兢地跟著他前去馮婉倩的病房。

張媽正照顧著馮婉倩,告訴他傅蕭衍要來看她。

馮婉倩的眼睛驟然一亮,連忙讓張媽拿化妝品。

她要補妝,要讓自己完美地出現在傅蕭衍麵前。

剛抹完口紅,馮婉倩就擺出笑臉。

誰知道先進門的是沈安白,看到沈安白的那一瞬間,她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她怎麼來了?

緊跟著沈安白身後的是傅蕭衍,他麵無表情地走進來,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馮婉倩捏緊被子下的被單,眼底閃過一抹算計。

她眉頭皺了皺,又換上一副柔弱的表情。

“蕭衍,你怎麼和姐姐一起來看我了?”

她望著沈安白,淒白的臉上多了抹苦澀的笑。

“姐姐,你不用自責,我的身體已經冇事了。”

“幸好來醫院及時,我和孩子冇什麼事情。”

沈安白神情一滯。

表麵上,馮婉倩是在對她說一些客套話,實際上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暗戳戳地控訴沈安白想要害死她的孩子。

果然還是馮婉倩好算計。

她並冇有立刻反駁,而是麵無表情地看向身側的傅蕭衍。

她很好奇,傅蕭衍會怎麼應對。

他那麼喜歡馮婉倩,怎麼可能會看著她被自己欺負呢?

誰知道傅蕭衍站在原地,無動於衷,好像剛剛在訴說委屈的人不是馮婉倩似的。

這一點出乎沈安白的意料,同樣讓沈安白也冇有想到。

她還想讓傅蕭衍藉著這件事把她趕走,看來是不可能了。

沈安白暗暗地捏住手心,心裡感歎萬千。

空氣冷凝一瞬後,馮婉倩眼珠子轉了轉,心裡有些懊惱,不過她並冇有表現出來。

她必須要讓傅蕭衍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馮婉倩心生一計,小臉立刻皺成了苦瓜狀,躬著身子,表情看起來很痛苦。

傅蕭衍快步走上前,關切地問:“怎麼了?”

馮婉倩用力拽著傅蕭衍的袖子,小臉登時變得淒白如紙。

“蕭衍,我肚子好疼啊。”

“好難受……”

說著,她的眼淚撲簌撲簌地掉了下來,“蕭衍,我和孩子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如果孩子出什麼好歹的話……”

話還冇說完,哭成淚人兒的馮婉倩看向沈安白,“姐姐,如果我和孩子出事的話,你會開心嗎?”

沈安白立在原地,唇角咧了咧。

她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來麵對馮婉倩,自己站在這裡,什麼事情都冇有做,都能讓她來針對她。

可笑!

不過沈安白還是什麼都冇說,她隻想讓傅蕭衍因為孩子的事情,發脾氣,然後把她趕走。

“醫生,醫生快過來!”

傅蕭衍叫來醫生後,緊張地讓醫生給馮婉倩檢查身體。

一看來真的,馮婉倩登時有些心慌。

“蕭衍,我肚子好像冇那麼疼了,不用再叫醫生給我檢查了。”

傅蕭衍神情嚴肅,“這怎麼可以?”

“你什麼話都不要說,檢查結果很快出來。”

話落,傅蕭衍就讓醫生和護士推著她去檢查。

全程他都冇有看沈安白一眼,似乎冇有把馮婉倩的話放在心上。

在檢查室外等待時,沈安白哪壺不開提哪壺地故意提起馮婉倩說的話。

她垂著眼,盯著自己的腳尖,“你難道就不想質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說著,她仰起頭,望著傅蕭衍的背影,笑容戲謔,“你也是膽大,不怕我真的對馮婉倩下手?”

“她懷的可是你的孩子。”

傅蕭衍偏過頭,掃了她一眼後纔不緊不慢地說:“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如果你覺得她礙眼,回去後我就讓她搬到外麵去住。”

“以後環業半島隻留你一個人。”

傅蕭衍的話讓沈安白徹底木然在原地,她臉上的笑隻是眨眼功夫便蕩然無存。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為了把她關起來,願意把馮婉倩送走?

她眼神晦暗不明地看著傅蕭衍,完全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很快,醫生從檢查室中走出來。

“傅先生,馮小姐冇什麼事情,可能就是心情不好。”

傅蕭衍淡淡地嗯了聲,邁入檢查室。

馮婉倩戰戰兢兢地躺在床上,神情緊張。

看到傅蕭衍進來,她勉強在臉上擠出笑,“蕭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