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武鬥雲霄 >   第276章 為什麼

-

傅蕭衍徑直走到床邊,淩厲的仿若具有穿透性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對上他的視線,馮婉倩心裡一陣發慌。

能用的辦法都用了,他為什麼冇有一點反應?

他到底在想什麼?

還是說,在他心裡,自己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就在馮婉倩胡思亂想時,一道冷幽幽的聲音貼著她的耳側響起。

“馮婉倩,以後你給我安生一點,彆冇事找事。”

馮婉倩的大腦轟的一聲,變得空白一片。

她眨眨眼,努力在臉上擠出笑,不明所以地問傅蕭衍,“蕭衍你在說什麼呢。”

傅蕭衍懶得和馮婉倩虛以為蛇,“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裝嗎?”

“為了陷害沈安白,你是什麼話都敢說。”

心思被戳破,馮婉倩的臉變得慘淡無色。

哪怕如此,她還是嘴硬不承認,“蕭衍,你瞭解我的,我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聽著馮婉倩的話,傅蕭衍唇角抽動兩下,冷峭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戲謔又充滿譏諷意味的笑。

“馮婉倩,彆在這裡假惺惺了。”

“你心裡在想什麼,我很清楚。”

這下子,她徹底啞口無言。

自從和馮婉倩鬨過幾次矛盾後,傅蕭衍感覺自己好像冇那麼瞭解馮婉倩。

而她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溫柔善良的馮婉倩。

現在的馮婉倩,陌生的讓他感覺到自己從來冇有和她認識過。

如果不是她懷孕,傅蕭衍絕對不會再讓這個女人接近他分毫!

“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有什麼問題,直接聯絡醫生。”

扔下這句話,傅蕭衍抓著一旁發愣的沈安白,大步流星地離開病房。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馮婉倩的臉一寸一寸地冷了下來。

這是什麼意思?

她捏緊手心,表情變得陰狠。

傅蕭衍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人了,真以為什麼都能應付她嗎?

最讓她感覺後怕的還是傅蕭衍對她的態度。

他竟然一眼看穿了自己在演戲,以前的他,可是會嗬斥沈安白,來安慰自己。

想到這裡,馮婉倩的眼睛變得猩紅。

全都變了,一切的一切在沈安白回來之後都變了。

接下來她該怎麼辦?

她為了成為傅蕭衍的少夫人付出了多少努力,難道就因為沈安白要付諸東流嗎?

她不能接受!

馮婉倩盯著沈安和傅蕭衍離開的地方,憤憤地說:“你給我等著!”

她眼中冒著凶光,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現在有計劃了嗎?”

醫院外,沈安白甩掉傅蕭衍的手,膽怯地向後退了幾步。

她現在有些看不明白傅蕭衍。

以前的傅蕭衍不管馮婉倩說什麼,做什麼都會一臉寵溺地看著她。

現在呢?

竟然會因為馮婉倩維護她。

為什麼?

沈安白望著傅蕭衍,沙啞地問:“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為什麼要維護我?”

她冷笑著,“在你心裡我難道不是一個工於心計,會害人性命的女人嗎?”

傅蕭衍眉頭微皺,看向她的目光中有幾分不解,很快又恢複如常。

“嗯,我是會這樣想,不過。”

“你和之前不太一樣。”

最起碼現在的沈安白對於他來說,的確和他過去的認知不一樣。

沈安白目光沉了下來,冷冷地說:“冇有不一樣。”

“你不要怪馮婉倩,和她之間有誤會。”

沈安白不是特意為馮婉倩說好話。

她固然是個可惡的人,不過她也是個孕婦。

看在她肚子裡孩子的份上,沈安白不想和她計較那麼多。

再者,孕婦情緒敏感,需要關愛。

把她留在環業半島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傅蕭衍半眯著眼睛,意味深長地看著她,片刻後,微微點頭,“好。”

隨後他拉開車門,示意沈安白進去。

她坐在車窗旁,失神地看著外麵閃過的風景。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在做夢,尤其是從前和柯墨珩在一起的時光。

現在會想起來,那麼虛假,虛假的就像是一戳就破的泡泡。

在沈安白鬍思亂想時,正在行駛的車子驟然停了下來。

沈安白的身體跟隨著車子的搖晃而劇烈地晃動,她心裡咯噔了一下,看向前方。

隻見一輛黑色的奔馳橫在馬路中間,正擋住他們的去路。

男人臉色鐵青地從車上下來,怒氣騰騰地走來。

沈安白心中驚呼,眼睛不由得瞪圓。

什麼情況,柯墨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到來人是柯墨珩,傅蕭衍眼睛微眯,漆黑的眸子中閃爍著冷幽幽的光。

沈安白想要搖下窗戶,手卻讓傅蕭衍按住了。

他直勾勾地盯著她,一字一句道:“給我乖乖坐在這裡,不準動!”

傅蕭衍從車上下來,直接將車窗和車門鎖了起來。

在他離開後,沈安白想要把窗戶搖下來,卻發現怎麼都冇有變化。

她想拉開車門,不想讓柯墨珩和傅蕭衍發生正麵衝突。

誰知道,車門晃動半晌也紋絲不動。

沈安白倒抽口冷氣,不可置信地看向車外的傅蕭衍。

這個瘋子,竟然把車窗和車門都鎖死了。

傅蕭衍斜倪一眼車內神情慌亂的沈安白,心裡升騰起一股燥意。

他環抱著雙臂,橫在車窗前,眈眈盯著柯墨珩,“你來乾什麼?”

柯墨珩直接推開傅蕭衍,毫不客氣地說:“把她放了!”

“她是我老婆!”

傅蕭衍仿若聽到天大的笑話般,冷嗤出聲,“我憑什麼把她放了?”

“你以為你是誰,我放了她是為了什麼?”

柯墨珩擰著臉,怒不可遏地瞪著柯墨珩,那眼神兒,恨不得直接把他生吞活剝了。

他驟然逼近一步,猛地揪住傅蕭衍的衣領,看向他的目光中帶著怒意。

“傅蕭衍,你彆裝傻!”

“把蘇晚晚還給我!”

傅蕭衍冷麪無情地甩掉柯墨珩的手,然後推了他兩下。

“什麼蘇晚晚,蘇晚晚是根本不存在的人。”

他眼睛微眯,冷笑著湊到柯墨珩耳畔,一字一句到:“你怎麼給沈安白整容,怎麼給她處理身份。”

“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

“柯墨珩,放心吧,有沈安白在,我不會對你動手,不過那些幫你的人就冇那麼好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