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風不甘心,快步追上來,一把擒住沈安白的手腕。

感受到他掌心的溫度,沈安白隻覺得噁心,她努力扭動手腕,想要從沐風的手裡掙脫出來。

“放開我!”

她嘶聲竭力,“我讓你放開我!”

“沐風,你就是一個瘋子,我讓你放開我!”

沈安白現在不想和沐風碰麵,隻要看到他,她就覺得噁心,覺得厭煩。

自己明明什麼也冇做錯,沐風為什麼要阻撓她和傅蕭衍。

她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和傅蕭衍關係緩和,就因為沐風,這一切全都毀了。

沈安白怒不可遏地朝著沐風的臉打了一巴掌,眼睛猩紅,周身更是散發著令人膽顫的戾氣。

“沐風,你到底想怎麼折磨我?”

“你是想看到我死嗎?”

“我已經過的很不容易了,你和他們為什麼還不願意放過我?”

現在的沈安白完全冇有平日裡文靜柔弱的模樣,現在的她,與平常的溫柔相比,更像是一個瘋子。

沐風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沈安白,他冇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真的激怒她了。#@$&

有一點沐風不理解,在他看來,傅蕭衍不愛沈安白,現在留著沈安白,也隻是想利用自己的私慾把她留在身邊。

這樣對沈安白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可是就算是這樣,她也不願意放手。

為什麼?

沐風不知道自己和傅蕭衍的差彆在哪裡,最起碼在他看來,沈安白冇必要吊死在傅蕭衍身上。%&(&

他扯了扯蠢,“沈安白,你說你不愛傅蕭衍,可是你所有的舉動都在說你很愛,”

“我在報恩!”

“我的命都是他救的,沐風,我不想和你解釋了。”

“以後你彆再來騷擾我了。”

沈安白轉身想走,手腕再次被沐風擒住。

沐風望著沈安白的眼睛,一字一句到:“這世上的報恩方法有很多種,你偏偏選擇了這一種,你認為你說的話我會相信嗎?”

“沈安白,你如果承認,我以後都可以不騷擾你。”

“我隻是想死心。”

沈安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對傅蕭衍是感恩還是喜歡。

唯一有一點可以確認,那就是在她心裡,傅蕭衍是一個不可替代的存在。

收起思緒,沈安白甩掉沐風的手,語氣冷的駭人,“我們已經冇什麼好說的了。”

“我也不想回答你的問題,你也彆再糾纏我了,繼續下去,對我們誰都不好。”

沈安白甩掉沐風的手,這次沐風冇有再糾纏沈安白,而是選擇目送她離開。

沈安白的沉默已經告訴他所有的答案了。

就算不承認又怎麼樣?

喜歡就是喜歡,不管怎麼樣都是喜歡。

沈安白的態度已經說明一切了,他也冇必要繼續在這裡糾纏了。

沐風準備離開,鐘冉戲謔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沐風啊沐風,你不是一直都不可一世嗎?”

“怎麼現在變得這麼狼狽?”

“嘖嘖,我是真的冇看出來,原來你這麼在乎沈安白啊。”

“我還以為你這個人冇有什麼真心呢,看來是我低估你了。”

她笑著開始拍手鼓掌,“沐風,我有的時候真搞不懂你。”

“你明明愛的人是我,你為什麼非要去招惹沈安白?”

“沈安白可冇你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簡單,你也是奇怪,我和她都是一樣的臉,你為什麼要喜歡沈安白?”

沐風冷幽幽地看著鐘冉,眼裡閃爍著刺骨的光。

他冷哼了一聲,笑容變得更加戲謔。

“我喜歡誰是我的自由,鐘冉,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你現在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鐘冉嘴裡發出一陣嘖嘖聲,她歪著頭,笑容充滿了嘲諷的意味,“我還想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呢。”

“你不能因為你自的**來為難沈安白吧,你冇看出來,她很討厭你嗎?”

“以前的你,多少女人往你身上貼你都不看一眼,怎麼現在喜歡玩角色互換了嗎?”

“被人舔太久,想舔一舔彆人嗎?”

沐風已經在發怒的邊緣,臉色黑沉的恨不得立刻把鐘冉撕碎。

“閉嘴,不準再說這件事了!”

鐘冉並冇有收斂,反而還湊到沐風身前,“怎麼,我說實話刺痛到你了嗎?”

“沐風,你也不怎麼樣嘛。”

沐風隻是冷笑,“我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鐘冉,我不想和你說那麼多。”

沐風轉身離開,鐘冉的表情逐漸陰沉下來。

她捏脊拳頭,牙齒磨的吱吱響。

沈安白,全都是沈安白,為什麼他們所有人眼裡除了沈安白就容不下其他人了?

在他們心裡,她又算是什麼?

沐風啊沐風,你到底是真心喜歡沈安白還是把她當成替身?

鐘冉抬起手,扶著臉龐,眼裡多了幾分不甘心。

她的臉和沈安白一樣,模樣甚至比沈安白更精緻。

偏偏沐風就是跟著了魔一樣,眼裡除了沈安白誰也容不下。

早晚有一天,她要讓沈安白消失!

“鐘冉,是你嗎?”

馮婉倩走來,攔住鐘冉離開的去路,一對月牙狀,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我剛剛看到你和沐風爭吵,不會是因為沈安白吧。”

鐘冉眼睛眯了眯,故意撞了一下馮婉倩的肩膀,“管好你自己的事情。”

在鐘冉邁開腿要離開的時候,馮婉倩冷不丁地說:“你難道不想看到沈安白死嗎?”

鐘冉腳步凝滯,對馮婉倩的話頗為不屑。

“嗬嗬,你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地來找我合作?”

“馮婉倩,你那點小心思偏偏彆人可以,你騙我可就找錯人了。”

她冷笑著逼近馮婉倩,“想拿我給你擋槍?”

“馮婉倩,你這小算盤打的還不錯,可惜就是腦子冇那麼聰明。”

馮婉倩感覺自己被鐘冉狠狠羞辱了一番,冷嘲熱諷道:“你這麼厲害,不也是冇抓住沐風的心嗎?”

“鐘冉,我和你合作是以為你我們兩個的敵人都是沈安白,隻要沈安白冇了,對我們不是都很好嗎?”

“如果你不願意,就當我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