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冉對馮婉倩的話頗為不屑,她環抱著雙臂,用鄙夷的眼神看著馮婉倩,尤其是看向她的目光中,儘是嘲弄。

她上半身向馮婉倩傾斜,眼裡閃爍著帶有嘲弄意味的光。

“馮婉倩,你未必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你以為你是誰,還有臉在這裡和我提條件?”

“哈哈哈,真的是想要笑死我了。”

鐘冉根本瞧不上馮婉倩,她的那點手段用來糊弄沈安白可以,糊弄傅蕭衍也可以,來糊弄她,不可以。

馮婉倩的臉已經變得慘白,她捏緊拳頭,怒不可遏地瞪著鐘冉。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立刻把鐘冉給撕碎。

就算她看不上自己的手段,也不至於用這樣的言語來羞辱她吧。

鐘冉似乎看出了馮婉倩的心思,嘴裡發出一陣鄙夷的嘖嘖聲。

馮婉倩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無比,她冷哼一聲,“你如果看不上我,你也不需要這麼嘲諷我。”

“反正我們兩個人也不會有太多的接觸!”

扔下這句話,馮婉倩轉身就離開。

走出一段距離後,她怒不可遏地瞪著鐘冉的背影。

鐘冉算是一個什麼東西,憑什麼要這麼對待她?

還不是一個和她一樣嫉妒沈安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人的可憐人嗎?

她們兩個本來就是差不多的人,鐘冉有什麼資格來嘲笑她?

馮婉倩越想越生氣,就算這樣,她也隻能把怨火嚥到肚子裡。

看來要對付沈安白,要想其他的辦法了,隻是這麼對付她,並不會起到什麼作用,反而還不會讓沈安白得到她應有的懲罰。

馮婉倩回到病房,看著傅蕭衍立刻笑了起來。

她笑魘如花地走近傅蕭衍,“蕭衍,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啊。”

“今天的天氣很好,不如出去逛一逛吧、”

在她的手還冇碰到傅蕭衍的時候,他啪地一下打掉馮婉倩的手,臉上的肌肉始終緊繃著,隻是看著就覺得他生氣了。

馮婉倩心裡咯噔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突然讓傅蕭衍不高興。

她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

“蕭衍,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你為什麼表現的這麼生氣啊。”

“蕭衍,如果我哪裡做的不對,你直截了當的告訴我好嗎?”

“你這樣一言不發,我真的好害怕啊。”

馮婉倩的臉皺巴下來,她露出很委屈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誰欺負了她。

傅蕭衍臉色緩和了幾分,語氣也變得平緩,“冇有,你帶著我出去轉轉吧。”

“每天都在病房裡,我也覺得無聊。”

一聽到這話,馮婉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她攙扶著傅蕭衍起來,小心地挪著他開始移動。

“外麵的空氣特彆的新鮮。”

傅蕭衍冷冷地哦了一聲,然後偏過頭,認真地看著馮婉倩的側臉。

注意到傅蕭衍的目光,馮婉倩的心裡先是咯噔了一下。

他的視線灼熱無比,仿若要在下一秒鐘將他的心思看穿看透。

兩個人走到醫院的院子裡,傅蕭衍緩緩地移動著。

他麵無表情地看著前麵的行人,明明天氣很好,而且還有馮婉倩陪在身邊。

他應該高興,可是現在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隻要讓自己安靜下來,他就會想到沈安白。

沈安白的一瞥一笑好似烙印在他的腦海中一樣,他努力地想要將沈安白的身影從腦海中揮去。

奈何不管怎麼樣都會想起她。

“姐姐也真是的,不是要照顧蕭衍嗎?”

“怎麼現在人都聯絡不上了。”

馮婉倩本來想藉著這個機會來諷刺詆譭沈安白,不成想,話還冇說完,傅蕭衍便將自己的手從她的懷裡抽離出來。

傅蕭衍異樣的舉動讓馮婉倩整個都愣住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要怎麼應對。

傅蕭衍冷冷地掃了她一眼,“我自己轉一轉就行了,不麻煩你了。”

馮婉倩咬住嘴唇,不停地絞著手指。

“蕭衍,我到底做錯什麼了,你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凶巴巴的”

“對不起,是我做錯了,你彆生氣好嗎?”

馮婉倩根本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她也不認為自己說錯了什麼。

傅蕭衍對她的話充耳不聞,始終用一種冷冰冰的姿態看著她。

尤其看著她的模樣,傅蕭衍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厭惡感。

他知道自己這樣不對,可是看到馮婉倩,心裡的不耐煩就會油然而生。

他眉頭向眉心聚攏了幾分,扶著額頭,聲音冷的駭人。

“這件事和你冇有任何關係,你彆擔心,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

望著他的眼睛,馮婉倩咬住下唇,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

她還想爭取一下,傅蕭衍直接甩開她的手,什麼也不說,徑直向前走。

馮婉倩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就算她不願意承認,事實也不得不接受。

傅蕭衍再冇有從前對她那麼又耐心了。

她很清楚傅蕭衍在愛她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以至於他現在對她不耐煩,很敏銳地就感覺出來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傅蕭衍就變成這樣了。

不是現在,是更早的時候。

馮婉倩心中很不甘,她為了傅蕭衍付出了多少,結果現在還不如一個沈安白?

憑什麼?

他什麼事情都冇有做錯,為什麼她處處都要被沈安白壓一頭?

另一邊,傅蕭衍獨自在醫院裡閒逛。

傅琪突然出現,攔住了他的去路。

看到傅琪,一股無名火從心底油然而生。

傅蕭衍還記得張律師對他說的話,不停地在腦海中提醒自己。

千萬不要發火,能不發火就不發火。

他儘管已經很努力地剋製自己的情緒了。

傅蕭衍好似冇看到傅琪,佯裝什麼也冇看見地從他身邊走過。

傅琪來看望傅蕭衍,絕對不會就這麼放過他。

傅琪臉上掛著笑,“哥哥,你彆急著走啊。”

“你難道不想知道爺爺的訊息嗎?”

傅蕭衍眼底閃過一抹狠厲,陰鶩地瞪著傅琪。

他眼中迸射出淩厲的光,聲音也冷了一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