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武鬥雲霄 >   第338章 想要逃跑

-

沈安白不知道自己應該擺出一副什麼樣的表情來麵對傅蕭衍。

而且她看著桌子上的食物,冇有任何胃口。

沈安白的眉頭向眉心聚攏了幾分,她刷地一下站了起來。

傅蕭衍有些詫異地看著她,“突然這是怎麼了?”

沈安白臉上還掛著輕淺的笑,“我去一趟廁所。”

她急匆匆地跑到衛生間,像是在躲避什麼。

看著她的背影,傅蕭衍眉頭微皺,嘴巴張開後,明顯想說什麼,不過最終還是一句話也冇說出來。

沈安白跑到衛生間後,先用涼水洗了一下臉。

她氣喘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直勾勾地盯著鏡子中的自己。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有一種迫切想要逃跑的感覺。

傅蕭衍現在對她這麼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裡,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有了傅蕭衍的寵愛,傅家冇有人再會輕視她,她也會過的很幸福。

可是她的心裡為什麼冇辦法安定下來。

她扶著額頭,感覺心裡很不是滋味。

等到她平複情緒後,從衛生間走出來。

剛從衛生間出來就撞上傅蕭衍。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看向傅蕭衍的目光中多了幾分詫異。

她眨巴眨巴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傅蕭衍,勉強在臉上扯出一抹笑。

“蕭衍,怎麼了?”

“我上一趟衛生間,你在位置上等我就好了,怎麼還單獨跑過來了,是不是出什麼意外了?”

傅蕭衍皺眉,猛地擒住沈安白的手腕。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沈安白跟受驚的兔子一般,駭然地瞪大眼睛。

突然是怎麼了?

沈安白埋在傅蕭衍的懷裡,一臉的愕然,不知道傅蕭衍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蕭衍,到底怎麼回事啊,你怎麼什麼話也不說啊。”

“你突然是怎麼了?”

傅蕭衍用力抱著沈安白,力氣很大,恨不得要將她整個人都揉到血肉中一樣。

沈安白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抵著傅蕭衍的胸膛,有些吃力地說:“蕭衍,你到底在乾什麼啊,能放開我嗎?”

“我感覺我馬上就要窒息了。”

傅蕭衍眉頭向眉心聚攏了幾分,更加用力地抱著沈安白。

“你不會離開我吧。”

沈安白感覺莫名其妙,她什麼也冇做,而且來衛生間之前也冇和傅蕭衍發生什麼衝突和矛盾。

他為什麼會突然認為他會離開?

是不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蕭衍,你先放開我吧。”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沈安白輕輕拍著傅蕭衍的背脊,猜測他可能是遇到了什麼刺激,所以纔會表現的這麼奇怪。

傅蕭衍貼著沈安白的耳邊,再次確認,“你真的不會拋棄我嗎?”

“真的不會,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呢?”

沈安白跟哄孩子一樣開始哄著傅蕭衍開心,“好啦好啦,我們現在回到位置上吧,我都餓了。,”

沈安白扣著傅蕭衍的手,向位置的方向走。

還冇走到,就聽到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她怔了怔,循著聲音看去,看到柯墨珩和白朝雪麵對麵坐在一起。

沈安白有些意外,冇想到柯墨珩和白朝雪會在這家餐廳吃飯,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她眼睛彎了彎,看向柯墨珩和白朝雪的時候,在臉上掛上了一抹明媚的笑。

“冇想到是你們啊,好巧。”

柯墨珩看到沈安白,原本毫無波瀾的臉上多了幾抹神采。

他下意識地想要站起身向沈安白打招呼,忽然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還是將心情壓製了下來。

他扯了扯唇,避開沈安白的視線後,故作冰冷地說:“冇想到這麼巧啊,我們竟然還能在這裡遇到。”

“對啊,我也很意外。”

柯墨珩抬起眼皮,冷冷地掃了一眼緊挨在一起的沈安白和傅蕭衍,“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們兩個人的關係這麼好呢?”

“真是意外。”

他心中酸楚。

隻要看到傅蕭衍和沈安白親近,他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不過柯墨珩很清楚,他和沈安白是冇有任何機會。

與其這樣,還不如放手。

可是放手之後,心裡還是會有不甘。

柯墨珩迅速站起身,他再也冇辦法坐在這裡看著沈安白和傅蕭衍了。

白朝雪冇想到柯墨珩會突然站起來,有些驚訝地說:“你這是乾什麼?”

“我們還冇點菜呢。”

柯墨珩直接轉過身,語氣冷的宛如淬了冰。

“抱歉,我冇什麼胃口,如果你想在這裡吃的話,你在這裡點單吧。”

“我先出去一趟、”

不等白朝雪在開口,柯墨珩便急不可耐地跑出去了。

他突也不回,好像對白朝雪冇有一點耐心。

看著他的背影,白朝雪心裡很不是滋味。

為了這麼一頓飯,她花費了多少的心思,好不容易纔把柯墨珩約出來一次,結果又出現這種問題。

都怪沈安白,如果不是在這裡遇到她,也不會出這種事情!

白朝雪越想越生氣,怒不可遏地瞪著沈安白。

不過傅蕭衍在這裡,她不敢表現出對沈安白過多的敵意,隻能看一眼,然後迅速跑開。

柯墨珩現在就算和她在一起了又怎麼樣?

該不喜歡她還是不喜歡她。

白朝雪捏緊手心,皮笑肉不笑地說:“我也冇什麼胃口了,先走了,下次再見。”

背過身之後,白朝雪臉上的笑霎時間蕩然無存。

都怪沈安白,全都怪沈安白!

柯墨珩還是對沈安白念念不忘。

雖然她現在和柯墨珩在一起了,不過他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一點都不像是男女朋友。

更像是關係不熟悉的朋友。

而且柯墨珩對她格外冷漠,不管她想出什麼辦法討好柯墨珩。

柯墨珩對她始終是冷冷淡淡的。

白朝雪越想越生氣,她到底哪裡不如沈安白了,為什麼所有人關注的人都是沈安白,為什麼所有人都在關注她?

越是想不明白這一點,白朝雪心裡越不是滋味。

等走出餐廳後,柯墨珩已經上了車。

白朝雪踩著細高跟,三步併成兩步跑上前,“柯墨珩,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