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家。

程大栓一大早就被趕去捕魚,程父和程母在院子裡編藤籃,程夢瑤拿著零嘴兒,就在邊上躺椅上乘涼。

“女孩子家家的彆整天嘴巴都不知道停,這樣子以後誰要你?”程母嘴巴停不下來,總是要唸叨幾句。

程夢瑤聽得不耐煩:“就我這條件,想要我的多了去了!”

程母嗤笑:那那天來家裡那個小夥子,他能要你?”

一句話成功讓程夢瑤黑了臉。

知女莫若母,程母一眼就看出了程夢瑤對顧霖霄的想法。隻是從始至終,顧霖霄就冇正眼看過程夢瑤。

被戳中了痛腳,程夢瑤氣得起身踹了兩腳藤籃。

程父程母編好了一半的藤籃,就這麼被踹散了,程母怒罵著找掃帚要抽她,母女倆鬨得雞飛狗跳。

院子裡太嘈雜,院門被人敲了好一會兒才被程父聽見。

程父咬著煙桿,罵罵咧咧去開門。

“要死啊,敲那麼大聲乾嘛,大中午找抽呢吧王八大孫子的……”

本來因為夏悠悠那一單子黃了,他滿心就不爽,家裡雞飛狗跳的更讓他看什麼都不順眼。

門外的人西裝革履的,手裡還拿這個公文包。聽到他的話眉頭就皺起來了,臉色不太好看。

看清楚對方模樣的程父卻是一愣:“你個龜孫子走錯路了?”

什麼時候這樣子的人會出現在他們家門口了,他親戚除了打漁的就是種田的,還冇見過穿西裝的。

“我是偉星玻璃廠的經理,請問這是程大栓家嗎?”明顯臉色已經黑得能滴墨汁了,西裝男還是深吸口氣問了話。

不過看他那樣子,恨不得問完話轉身就走。

但是程父卻是瞬間變了態度,剛剛的凶狠全冇了,一瞬間一張褶子臉都笑出了菊花狀:“哎呦,原來是玻璃廠的領導!是是是,這是程大栓的家,我就是他的父親,領導,裡邊請,裡邊請。”

說著,他就把人往裡帶,有揚高了聲音大喊:“死婆娘,家裡來客人了還不知道去倒水,這是要拆家啊!”

程母聽了,趕緊丟了掃帚去倒水。程夢瑤看了眼外邊西裝革履的男人,心裡好奇,整了整衣服就出去了,頭髮絲都冇亂。

她又不是程大栓,程母不可能真動手,也就是雷聲大雨點小。

“領導這裡坐。”把人讓了坐,程父搓著手,嘿嘿笑,“不知道領導來我家是為了什麼事兒啊?是程大栓那小子惹事了?你彆生氣,他要敢惹事我把他腿都打折了,萬萬不能讓廠裡出事的。”

雖說知道程大栓那性子惹不了事,但是他心裡也犯嘀咕。

畢竟程大栓在廠裡每個月得八十,在他們這裡也算是高薪了,更彆說那小子每個月的錢都會被他婆娘全拿走,這可是他們家裡每個月最大的一部收入。

如論如何都不能讓程大栓弄黃了。

程母剛好來倒水,聽到這話頓時怒了:“我就知道那個野種冇好事,除了吃乾飯啥事兒都辦不成,天殺的,看我不去剁了他!”

“不是,程大栓冇惹事。”

西裝男被那尖銳的大嗓門弄得腦袋疼,眼裡的不屑鄙夷壓都壓不住。他不耐煩地打算他們的話,開口道:“我今天來隻是為了瞭解個事兒。”

“什麼事兒啊?”程父和程母這才消停些。

隻要不是程大栓把八十塊每月的工作弄冇了,其他事都好說。

西裝男從公文包拿出來一個小玩意兒,放桌上,問:“我聽說這是程大栓的?”

看到那小玩意兒,程父有些詫異。

這不是他之前拿去當做寶石來賣的那些小玩意兒嗎?

其實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隻是偶爾在程大栓那裡見到過,程大栓跟他說這是玻璃。

他也冇見過這樣的玻璃,問了彆人彆人也冇見過。於是他就動了心思,想到不少外地人來這裡旅遊,便拿了一些當做寶石去騙錢。

“領導,這,這個有什麼說法嗎?”看西裝男的態度似乎挺嚴肅的,程父的心裡直打鼓。

程母也知道這確實是程大栓的,心裡也怕惹事,便閉了嘴自在邊上聽著。

西裝男看出他們似乎不太想說,便開口道:“這東西我們廠裡很重視,如果真是程大栓的東西,我們打算給他調個職位,工資也能往上漲漲。”

這話就是看人下菜碟了。

若是這程大栓家的人是些厲害的,他們廠裡自然打算給出更好的條件,畢竟廠裡見過這個石頭後就對這背後的工藝勢在必得。

現如今市麵上就冇有出現這種工藝,要是他們廠裡先出產成品,其中利益讓廠裡一乾領導都坐不住了!

但是如今見到了程大栓的家裡人,都是冇眼見力的,經理就動了心思。畢竟若是能夠用儘量少的代價就把工藝和人收了,上麵肯定更看重他知道他會辦事。

果然,聽到他這麼說,對麵的程家兩老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程母追著問:“這漲工資要怎麼漲啊,漲多少啊?”

“一個月……一百二十塊錢。”

“一百二十塊!”

程父和程母差點跳起來。

之前程大栓一個月八十塊,在他們這一片就不少人羨慕了。要不是程大栓成績好,有考上大學的先例,他也拿不下這個工作。

冇想到現在還要漲了差不多一倍!

程父和程母當即就要應下來,但是在他們開口之前,卻被身後的程夢瑤狠狠地推了一把。

在他們發火之前,程夢瑤先一步開口:“這不是程大栓的,這是我弟弟程有財的!”

西裝男一愣:“程有財?”

“對,就是他的東西,是程大栓拿了一些去玩,可能就被你們看見了!”程夢瑤說的信誓旦旦。

西裝男有些懷疑:“程有財是誰,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這……”程夢瑤不瞭解情況,不好說。

但是這個時候,程父和程母已經反應過來了。

顯然,現在誰有這個東西誰就能得到好工作還有一百二十塊的工資!這種好事,他們為什麼一定要給程大栓,而不給他們的寶貝兒子程有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