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小說 >  夏悠悠顧霖霄 >   第250章 瘋了

-

“對對對,就是程有財的!”

“是怎樣子的,我們程有財特聰明,從小就聰明,學東西特彆厲害,之前程大栓成績好就是他教的。”

“是啊,雖然去玻璃廠工作的是程大栓,但是後邊一直教他怎麼工作的就是程有財。這次程有財做出了這些東西,也就給程大栓玩了,隻是彆人不知道就以為是程大栓的。”

程父程母你一言我一句的,說的煞有其事。

聽著聽著,西裝男也就信了。

就算是騙人又怎麼樣?畢竟他們廠裡要的就是背後的工藝和材料配比,隻要能拿到這些東西,不管這家人把誰推出來上班都沒關係。

另一邊,程大栓打漁回來,路上就撞見了散步的夏悠悠和顧霖霄。

“給。”

他想了想,上前放下揹簍,從裡麵挑出了最大的兩尾海魚遞了過去。

夏悠悠嚇一跳,卻還是接了過去,笑道:“謝謝。”

顧霖霄問程大栓:“你現在要回家?”

“嗯。”

頓了頓,程大栓啞著嗓子道:“我昨晚想好了,等你們回去我就跟你們一起走。”

“不知會家裡一聲嗎?”

“不用。”

“要是他們跟著去京城鬨呢?”

程大栓說不出話了,神色很是沉鬱。

因為他知道,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程家人就像是一塊黏皮糖,隻要被黏上了就根本拉扯不下來,冇有人比他更明白這個道理。

看他不說話,顧霖霄眯了眯眼睛,慢條斯理道:“如果我給你個機會,讓你和他們分家徹底斷絕關係,你願意不願意?”

程大栓猛地抬頭,眼睛瞪得老大。

他眼裡卻不是驚訝,而是驚喜和期待。

看到他的神色,顧霖霄已經懂了,稍稍抬手示意:“帶我們一起去一趟你家吧。”

三人到程家的時候,西裝男已經離開了,隻有程家父母和程夢瑤在。至於程有財,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鬼混,除了吃飯和拿錢他基本不著家。

程大栓帶著夏悠悠和顧霖霄進去的時候,程家三口子正跟三堂會審似的,在院子裡坐成了一排。

一看到程大栓,他們的臉就拉得很長,其中以著程母的最長,都快要耷拉到地麵上去了。

“回來了也不會叫人,長那張嘴巴有什麼用,儘會吃怎麼不當豬去,宰了還能賣錢!”程母習慣性砸了個板凳過去。

程大栓避開了。

程母一愣,隨即暴怒!

這野種竟然敢躲?

要知道,以前程大栓那是任打任罵,從來也不敢躲一下的。因為他從三四歲的時候就被打慣了,知道躲開會更加讓程父程母生氣惹來更厲害的打罵,所以習慣性就選擇忍。

“野種你長脾氣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程母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也不管之前是想要乾什麼了,抄起了邊上的鐵鏟就朝著程大栓砸了過去!

這一鐵鏟砸下去,程大栓怎麼都得個頭破血流。

程大栓這一回愣在了那裡,冇有躲。

眼看著就要砸中,鐵鏟柄卻被人握住了。程母使勁用力,卻怎麼也抽不出來。

“哪個龜孫子多管閒事!”她氣得怒罵,抬頭看到了一隻修長白皙骨節分明的手,順著那手是一張俊美冷漠的臉。

顧霖霄冷冷看了她一眼。

程母到嘴的國罵忽然就失了聲,莫名被那雙黑沉沉的眼給弄得心底發毛。

“程大栓。”顧霖霄冇再理會程母,而是對著程大栓叫了他的名字,眼神平靜而冷淡。

程大栓下意識抬頭,忽地身子一抖,回過神之後咬了咬後牙槽,竟是狠狠一腳將程母踹了開去!

程家三口子誰也冇曾想到過程大栓竟然敢這麼做!

雖然程大栓長得牛高馬大的,從小乾力氣活有一把好力氣。但是從小他就被非打即罵,從程父程母到程夢瑤程有財,甚至於家裡的狗,氣不順了都能上去咬一口踢一腳,從來就冇有人想到過他會反抗。

程母被這一踹踹出了好幾米,懵圈了一會兒發現爬不起來,頓時大喊大叫:“程老鬼,你是個死人啊,你婆娘被人打了你也不會動一下,我命怎麼這麼苦哦!”

程父其實也是被驚到了,被嚎叫聲驚醒,也要操起傢夥去揍程大栓。

“爸,我警告你彆惹我,不然我連你也打。”程大栓幽幽開口,因為剛剛的發力胳膊上的肌肉噴張,一雙向來不看人的眼這時候顯得陰森森的。

程父被嚇住了。

這個樣子的程大栓實在是太可怕了!

更彆說,程大栓操起了地上的鐵鏟,對著程母的胳膊就是用力一砸!

程母疼得哇哇大叫,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眼看著程大栓還要再來,那架勢是要殺人了,程父和程夢瑤嚇得都躲了起來。

“夠了。”還是顧霖霄上去阻止了程大栓。

程大栓胸口起伏了幾下,這才把鐵鏟丟了。

“你……你……”程母一身狼狽,縮在地上瑟瑟發抖。大概是看到了顧霖霄和夏悠悠在,勉強鼓起了勇氣色厲內荏地讓嚷嚷,“你,你敢打人,我要去告你,告到京城去讓你坐牢!”

夏悠悠慢走了兩步上前,居高臨下彎腰看著程母。明明是雙眼彎彎笑眯眯的樣子,卻愣是讓程母忍不住抖了一下,縮了縮脖子。

“就算是要告,那也是程大栓告你啊。畢竟,剛剛他那可是正當防衛,是受到郭家法律保護的,我們都是證人呢。”

她一臉的溫良無害:“倒是你先要打人,加上之前一直在虐待程大栓,這些街坊鄰居都是可以作證的。如果警察來了,你怕是要在牢裡呆一輩子了,這輩子是彆想出來嘍。”

程母不懂法,聽她這麼說其實也是有些怕了。

看她閉了嘴,夏悠悠才繼續道:“我今天跟程大栓過來,就是為了跟你們說個事兒。我那邊有份工作,打算讓他跟我走去京城。”

“你彆想……”程母下意識就要拒絕。

程父和程夢瑤卻跑了出來,不過不敢太靠近程大栓那邊。

他們以前都是聽說過的,附近一個小村子以前就有個不愛說話的,天天被村子裡的小混混們打。有一天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爬起來去廚房拿了菜刀,把那些小混混們都給剁成了一塊塊的,可嚇人了。

大家都說,那人是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