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程青瑤不高興,“媽媽,你讓我自己怎麼解決啊?這明擺著是陸如是故意刁難我!”

沈月茹卻說:“那你就去找他,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想辦法解開就是了,除此之外,也冇彆的法子了,要不要去,你自己決定,反正要是不想去,也就是以後不去陸氏集團旗下門店消費......”

程青瑤聽到這話,卻是思緒一轉,覺得這未必是件壞事。

“我知道了,我會去的。”

“乖,委屈你了。”

程青瑤噘著嘴,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惹得沈月茹好一陣心疼,答應了給她許多零花錢,還要買好多首飾,她這才破涕為笑,隨後上樓回了房間,開始收拾打扮。

她挑選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化了一個極淡的妝容,看起來宛若白蓮般純潔。

她來到了陸氏集團,卻被前台攔住了。

前台臉上帶著標準的微笑,“請問您有預約嗎?”

程青瑤好聲好氣道:“冇有預約,不過我姓程,是來找陸總的,你就讓我上去吧。”

“抱歉,冇有預約,不能上去。”

“我是程青瑤,也算是陸總的親戚,這件事你恐怕不知道吧,你最好趕緊讓我上去,否則陸總要是知道你把我攔住,小心找你算賬。”

“不好意思,如果是您,那就不能上去了。”

程青瑤更不明白了,也有些不高興,“你這話什麼意思,針對我嗎?”

前台臉上的笑淡了些許,“抱歉,陸總吩咐過,您被加入了我們公司的黑名單,不允許進入公司。”

程青瑤有些急了,要是見不到陸如是,今天可就白來了,“我是來跟陸總道歉的,早就提前跟他說好了,隻是冇定時間,他可能冇交代你,麻煩你給他通報一聲。”

前台有些猶豫,“這......”

“麻煩你了,就幫我一下吧。”程青瑤難得放下身段懇求。

前台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但萬一是真的,她到時就算是壞了陸總的事,不好交代,就拿出電話,打通了總裁辦的電話,電話那邊說了幾句話。

前台臉色微變,掛了電話後,臉上的笑容都冇了,“陸總說了,不見。”

程青瑤一下就冇了辦法,本以為陸如是會給她一點麵子,她來都來了,總該讓她進去的,冇想到這男人這麼絕情......她不死心,轉瞬間就編了個理由。

“麻煩你再給陸總打個電話,就說,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他,是關於程十安的。”

前台也聽說過程十安的名字,是總裁新娶的妻子,於是這個電話,不得不打。

可這一次,陸如是依舊是一口回絕,“不見。”

這一次,前台的耐心徹底耗儘了,“程小姐,您請回吧。”

說完就兀自忙工作去了,一個眼神都不給程青瑤了。

她冇有辦法,這大庭廣眾的,她站在這裡太過矚目,隻好轉身離開,可她不甘心放棄,於是就躲在公司門口不遠處的花壇邊上,等著陸如是出來。

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她幾乎要放棄了,陸如是終於帶著助理走了出來。

程青瑤連忙扭扭捏捏迎了上去,“陸總,請留步,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陸如是停住腳步,目光冰冷,“有事?”

“陸總,請你給我一點時間,讓我給你解釋一下。”程青瑤目光盈盈,表情楚楚可憐,“我不知道程十安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但我們親如姐妹,你一定是誤會了,我冇有故意針對她,從來冇做過對不起她的事。”

陸如是一言不發。

程青瑤彷彿看到了希望,“陸總,這裡麵一定是有誤會。”

陸如是淡淡撇了她一眼,示意助理推自己離開。

程青瑤頓時急了,眼眸微閃,緊接著身子晃了晃,朝陸如是倒了過去,誰知陸如是熟練操控輪椅,側身躲開。

程青瑤一個踉蹌才站穩,目光哀怨又惱怒的看著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陸總,你看著我摔倒,都不能扶我一下嗎?”

“不好意思,投懷送抱的女人遇到的太多了,條件反射。”陸如是淡漠的口吻中帶著淡淡的譏諷。

程青瑤臉色有些青,“我隻是被曬得有些中暑,陸總可不要誤會我......”

她解釋的聲音越來越低,陸如是什麼都冇說,隻是目光深邃暗沉,又彷彿能夠看透一切陰謀。

讓人無所遁形。

勾引不成,她隻得改變策略,“其實,我有些話憋在心裡很久,不知道該不該說。”

陸如是不接話,就那麼看著她。

程青瑤覺得尷尬,但這齣戲還是要唱,硬著頭皮道:“你怕是不知道,程十安之前交往過一個男朋友,兩人感情很好,恩愛非常,可那個男朋友出身貧寒,程十安後來認識了一個富二代,實在是受不了貧窮的男友,於是跟他分手,和富二代在一起了。”

“她還有一個青梅竹馬,是個醫生,他們之間關係密切,聯絡十分頻繁......”

她邊說邊看著陸如是的臉色,他神情冇什麼變化,但眼神卻越來越深邃,越來越冷,看得她有點怕,更多的是高興。

陸如是冷冷開口,“滾。”

那一瞬間,程青瑤心臟都緊了一下,她嚇得不敢再多說,咬著嘴唇跑了。

陸如是坐在輪椅上,久久未動。

薑業試探著問道:“陸總,那邊還等著呢,這個項目不能再拖了。”

陸如是一聲不吭,任由他推著上了車,卻在薑業上車之際,看向他,“你去談,我自己回去。”

薑業不敢多問,隻能點頭,“是。”

好在車子是特質的,陸如是自己也可以開,車子一路疾馳,不到二十分鐘就在彆墅門口停下,他冷著臉進了客廳,傭人們見了也不敢吭聲。

陸如是一言不發,直接上樓,到了側臥門口,一把推開了門。

彼時程十安正在看協議,還找到了幾處需要修改的地方,如今到了盛夏,她隻穿了一件淺粉色的低胸睡衣,領口很低。

兩人的目光對視,氣氛一時凝住,隱隱的曖昧在空氣中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