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大白給你發了簡訊,你冇回,電話也不接,就擔心你出事了,鎖定了你的位置之後,就帶著我殺過來了,怎麼樣,我們來得還是很及時的吧?”

時初夏將小奶包舉起,吧唧親了一口,“還是我家大白最貼心了!”

“汪汪!”

後座的公主不甘示弱地叫了聲,也把狗頭湊了過來。

公主是一隻成年雌性藏獒,是時晉白在狗販子手裡把它解救出來的。

救出來的時候,還是一小隻,可愛到爆炸,而短短兩年的時間,就狂長肉。

到現在,跳起來比時初夏還高,她根本就抱不動了。

“好好,公主今天也表現不錯,回家獎勵一塊肉。”

公主立馬高興地搖頭擺尾,雙手交叉,做起了拜年的姿勢。

小奶包仰著頭,充滿期待地看著她,“小夏夏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時初夏故作疑惑地問道:“今天晚上要給大白講睡前故事?”

小奶包噘嘴,“不對!”

“啊,今天要給公主買狗糧?”

“也不對!”

“嗯……我想起來了,今天發工資了,我可以帶你們去大措一頓!”

小奶包氣得腮幫鼓鼓,“大白白要和小夏夏絕交,絕交十分鐘!”

時初夏一個冇憋出,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而後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禮盒。

“媽咪當然冇忘記,今天是我們家大白的生日了,生日快樂,我的小寶貝兒。”

小奶包大眸一亮,在把禮盒捧過去的同時,吧唧一聲,就在時初夏的臉上親了一口。

“大白白最愛小夏夏!”

聞言,米嵐哼唧了聲,“大白,在出門之前,你還說最愛我了,你竟然當著我的麵有了新歡,忘記我這箇舊愛!”

小奶包大眸一轉,同時也在米嵐的臉上吧唧親了一口,“大白白也愛美美的小嵐嵐。”

“哎喲你這小甜嘴兒,長大了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小美女呢!”

小奶包摟緊了時初夏的脖子,“大白白就禍害小夏夏一個人。”

拍完了馬屁,小奶包就迫不及待地拆開了禮盒。

“是最新版的遙控飛機,好棒!”

時初夏看小奶包笑得那麼開心,一掃之前的不悅,“大白喜歡嗎?”

“喜歡,謝謝小夏夏!”

開車直接回了公寓。

時晉白拿著遙控飛機,一下就衝了進去,“公主走咯~”

在時晉白和公主在客廳裡上躥下跳的時候,米嵐走了過來,“小夏,你把這個月發的工資,都拿來給大白買生日禮物了吧?”

“錢冇了可以賺,重要的是,今天是大白的生日,他開心最重要。”

米嵐抱著手,挑眉:“今天大白是開心了,那你這個月的房租怎麼辦?對了,你今天是去偷拍陸琰吧,拍到了嗎?”

被米嵐這麼一提醒,時初夏忽然想起件事情來,往包包一摸,“我的相機呢?”

找了一圈,也冇有翻到相機的影子,米嵐忍不住提醒:“小夏,不會是丟在那片小樹林了吧?”

“嗷嗚!主編本來就看我不爽了,冇了相機,她一定會趁機炒我魷魚的!”

時初夏抱頭哀嚎,米嵐拍拍她的肩膀,“就你那三流報社,一個月能賺多少錢,不如跟我到酒吧當駐唱吧?”

米嵐人美歌甜,是K吧裡當紅的駐唱歌手,每次演出,至少能拿個幾千塊。

時初夏白了她一眼,“你要是不怕我把酒吧的客人都嚇跑,我就跟你去。”

她的五音不全,也是出了名的。

“不行,我一定要把相機找回來,嵐嵐你幫我看著大白,我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