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

所有護士和醫生都被眼前這一幕嚇傻了。

誰也冇想到病人家屬真的對陳副主任下刀。

陳副主任是急診唯一的女性副主任,在急診勤勤懇懇工作十幾年,醫術精湛。

所有人都知道急診是個不容易的地方,但在急缺領頭人的時候。

她毅然決然從消化科來到這裡,十幾年來從未喊過一聲累。

不管是在工作和生活中,大家都很喜歡和尊重她。

更是他們每個日日夜夜一起奮戰的導師、戰友!

如今就在大家的麵前倒下了,鮮血噴湧,浸染那雪白的大褂,如此刺眼。

“快救人!”

隨著主治醫生趙一天的大喊,所有人都衝了上去。

急診經驗豐富,迅速先進行壓迫止血,然後將陳副主任台上擔架。

秦風看著臉色慘白的陳元芳,腦海中瞬間出現了關於傷口的判斷。

即便進行壓迫性止血,出血量依舊不小。

按照這種出血量,如果不進行手術的話,3分鐘就會進入缺血性休克。

“快送搶救室!通知主任!”

趙一天也是急診的老人了,立刻喊道。

旋即病床被一幫醫護飛一般推進搶救室中,護士長帶著幾名護士趕緊去找醫生。

秦風和其他人在手術門外焦急地等待著。

就在所有人心急如焚,死死盯著搶救室儘頭走廊的時候,劉娟氣喘籲籲的狂奔而來。

“護士長,周主任呢?”

旁邊的醫生見隻有她一個人,趕緊問道。

“周...周主任,正在...手術,下不來。”

劉娟猛喘幾口氣,焦急說道,

“我已經通知其他科室,讓他們趕緊派人過來手術,可能需要幾分鐘。”

嘭!

她的話剛說完,搶救室的大門被用力踹開。

趙一天滿手是血的走出來,臉上說不出的緊張和急躁。

“周主任呢?陳副主任失血太多了,要馬上手術啊!”

“周主任正在搶救一個車禍手術,脫不開身,我已經聯絡其他科室的主任了。”

劉娟立馬又解釋一遍。

“那現在怎麼辦?陳副主任的情況很危險!”

趙一天聞言愣在原地,頓時眉頭緊皺,顯得有些慌亂。

他剛剛已經確定了傷情,這一刀劃得太深。

頸動脈完全被割斷,刀口甚至劃開側肌,差點兒傷到氣管。

如果再拖下去,肯定就危險了!

他們幾人雖然是住院醫,也跟著周主任和陳副主任上過手術檯。

但都是給他們做一助或二助,根本冇有獨立完成手術的經驗。

更何況頸動脈割斷已經達到三級手術的標準!

風險極高!

滴~~~~

“不好!陳主任休克了!”

就在這時,搶救室內突然傳來一聲大喊。

那平穩而尖銳的警報聲,頓時讓所有人心臟驟停,頭皮發麻。

“快!快搶救!一定要撐到其他主任到!”

趙一天隻覺得頭暈目眩,眼中忍泛起淚花,不顧一切的嘶吼道。

陳元芳是他的導師,他跟在陳副主任身邊已經三四年了。

兩人相處的時間甚至比家人還要多,無論生活還是工作中都不厭其煩的幫助他。

趙一天一直把陳元芳當自己的乾媽對待,不管什麼事都堅定地站在她身邊。

現在卻看著自己的老師就這樣躺在病床上等死,他簡直要瘋了。

“笑笑,玲玲,你們快去住院部找心腦血管的幾位主任,一定要把他們帶過來!”

護士長劉娟也急的眼淚直流,趕緊指揮兩個跑得最快的護士。

站在一旁的秦風看了一眼時間,目光凝重無比。

‘來不及了。’

現在時間已經超過3分鐘,右頸動脈割斷之後,大腦的的壓力會驟降為0。

大腦的神經細胞在缺氧條件下,正常隻能存活6分鐘左右。

一旦超過承受極限,會對大腦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甚至腦死亡!

就算其他科室的主任現在趕過來,時間恐怕也不夠。

必須要立刻止血,縫合動脈,恢複大腦供血!

嘭~

秦風一把推開搶救室的門,大步走了進去。

病床上,趙一天幾人正在實施搶救,他走到床邊伸手摸了一下陳主任的皮膚。

四肢厥冷,全身皮膚明顯發紺,隱約出現瘀點。

很明顯已經進入失償期缺血。

“讓開,想救陳主任就按我說的做!”

秦風顧不上其他,一把將準備二次除顫的趙一天拉開,語氣嚴肅道,

“馬上建立兩條通道,一條從頸內靜脈,另一條走股內靜脈。

快!”

秦風拿起碘伏倒在自己手上,簡單消毒,然後消毒陳主任兩處大靜脈。

“愣著乾什麼?快!”

趙一天呆滯在原地,因為慌亂甚至都忘了該做什麼。

聽到嗬斥纔回過神,趕緊去拿器械,秦風見他有些發抖,立馬搶過來進行穿刺。

一氣嗬成,一次到位!

另外急救的兩個醫生看到他得動作都驚訝無比,這也太熟練了。

“補液呢?”

穿刺完成後,秦風眉頭微皺,看向兩人。

“已經配好了。”

旁邊護士趕緊跑過去將補液拿來,按照補液原則進行輸液。

先晶後膠,先鹽後糖,先快後慢,液種交替。

先輸入30的晶體液(生理鹽水、平衡鹽溶液、葡萄糖溶液)以增加迴心血量和心輸出量,將休克控製下來。

然後在輸入膠體(全血、血漿、白蛋白等),迅速減少晶體血滲出血管外。

因為人手充足,兩分鐘就搞定了所有的補液動作。

看到一眼檢測儀器上的數據,BP血壓和CVP降低速度已經開始放緩。

“通知劉護士長準備手術室,陳副主任的情況不能再耽擱了。”

秦風稍稍鬆了口氣,趕緊指揮道。

護士閃電般跑出去,趙一天看著他的急救動作,整個人都傻了。

“你們誰做過手術?”

秦風轉而看向三人問道。

“我們都跟周主任和陳主任上過台,但冇有獨立做過手術。”

他們互相看了看,趙一天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一助和二助總做過吧?”

聽到秦風的問題,三人點點頭,

“好,趙醫生你就彆進去了,肖醫生、王醫生,你們負責一助和二助。”

“那手術誰來做?”

趙一天終於清醒,趕緊上前一步急切的問道。

“來不及等其他主任過來了,我來做吧。”

“什麼?!你做?!”

三人聞言全都震驚的看著他,一臉難以置信。

秦風就是個剛來的實習醫生,連獨立接診的資格都冇有,更彆說做手術了。

而且手術是需要科室主任、副主任和主刀醫生簽字的。

現在陳副主任躺在這,周主任又在手術中,就連他們都冇資格上手術檯。

雖然遇到一些小的手術,比如闌尾炎之類,他們可以先做,然後主任再簽字。

急診科,為了救人有些違規操作很正常,但這也要建立在絕對把握的基礎上。

一旦出了事,整個科室都是要倒黴的!

“不然你們來?”

秦風無奈的歎了口氣,看著他們道。

話音落下,冇人說話了。

“放心吧,我以前有過動脈縫合經驗,至少也要先恢複供血,保住性命。”

說完之後,他轉而看向留守的護士。

“剛剛一直在壓迫血管,你再去增加阿司匹林和重組組織型纖溶酶原啟用劑....防止出現血栓,造成腦梗塞。”

“哦,好的。”

護士聞言趕緊照辦。

嘭!

“手術室準備好了!”

此時,護士長劉娟跑進來說道。

秦風看了一眼麵前的兩位醫生,神情嚴肅。

“準備手術!”

一分鐘後,陳芳被推倒隔壁的手術室內。

秦風、肖靜、王曉慧三位醫生,還有麻醉師、所有護士。

全部洗手消毒,穿上無菌服,戴手套口罩,走進手術室內。

此時,陳元芳副主任已經麻醉完畢。

秦風站在手術檯上,身後兩側是一助肖靜、二助王曉慧。

他抬頭看了一眼時間,沉聲道。

“現在是下午15點37分,病人陳元芳,頸動脈斷裂縫合手術。

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