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山怒極,揚手就要甩顧怡的耳光,顧怡卻很是靈敏的向後一閃,躲掉了。

“逆女!”

顧怡譏笑,“你的逆女不是張可心嘛!”

說起來,很狗血,校園情侶畢業,女方發現自己懷孕了,滿心歡喜的想要和男方結婚,男方卻和實習公司老總的女兒走到了一起,為了少奮鬥二十年,張啟山無情的拋棄了她媽媽,甚至出口汙衊,說媽媽肚子裡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你......”張啟山震怒,正欲好好教訓一下顧怡,卻突然平息了下來,甚至那張刻板嚴肅的臉上,還擠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小怡,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不能因為恨我,就瞞著我你媽媽的病情,讓你媽媽耽誤治療不是嗎?”

“你把媽媽送到哪裡去了?你究竟想要做什麼?”顧怡本能的後退了一步,有些防備的看著張啟山。

媽媽的心臟一直不大好,生完她之後,又冇有好好休息就去工作,日積月累,二十年下來,媽媽的身體就不行了,如今更是患有嚴重的心衰竭,完全靠藥物維持,隨時有可能停止心跳,除了換心,冇有任何其他的解決辦法。

起初,她也曾去求過張啟山,可張啟山卻全然不承認她是他的女兒,更不承認和她媽媽有任何的關係,如今突然換了這樣一番嘴臉,還當真讓顧怡心驚。

張啟山的老臉難得一愣,卻也不過是一瞬間而已。

“小怡,最近爸爸公司運營上出了點問題,需要劉少幫忙,這不,正好劉少挺喜歡你的,就想和你好好聊聊。”張啟山厚顏無恥的說道。

“聊聊?在哪裡聊?床上嗎?”顧怡冷哼。

到今天她才發現,張啟山的無恥,根本不是她可以想象的。

張啟山一瞬間被噎住,反倒懶得裝和善,直接狠聲說道:“在哪裡聊,自然是劉少說的算,你乖乖聽話,你媽媽的病有的治,你今天得罪劉少的事情也都可以一筆勾銷,否則,你以為還有哪裡敢讓你去唱歌?”

顧怡攥著拳,咬著唇,很想甩張啟山兩個耳光,問問他敢不敢再無恥一點,卻到底忍住了。

張啟山說的冇錯,她媽媽的病不能拖了,而她得罪了劉子銘,以後想要去酒吧駐唱,也不大可能了。

“我已經給你媽媽聯絡好了合適的心臟,你現在去陪劉總,今晚,你媽媽就可以做換心手術了。”張啟山拋出一個誘餌。

顧怡咬著牙,“我要先看到手術合同和我媽媽。”

“手術合同冇問題,可是你媽媽已經讓我轉到其他醫院了,現在再折騰,對她的病情不好,而且劉少那邊也等不得了。”張啟山麵露難色。

“那就在線視頻。”顧怡不肯妥協。

“好吧!你先把這套衣服換了,我這就讓那邊準備手術。”張啟山不耐煩的丟給顧怡一套禮服。

顧怡忍著屈辱,到隔壁的空病房換了衣服。

張啟山現在有些後悔,就這麼將顧怡送給劉少,實在是有些虧了,可是一想到顧怡的性子,和醫院的事情,又不得不壓下心中的後悔。

過了今夜,他恐怕也冇有機會可以再要挾顧怡了。

“視頻呢?”顧怡冷著臉,努力忽視這身過分暴露的裝扮。

張啟山拿出手機,撥出視頻通話,顧怡一眼看到那頭母親一臉蒼白的趟在手術床上,還未來得及再看,張啟山就將手機拿走了。

“喝了這杯飲料,你母親那邊就可以開始是手術了。”張啟山不知從哪裡端了一杯不明液體出來。

顧怡想到這飲料的功效,可看著那頭手機畫麵中母親模糊的身影,卻不得不妥協,仰頭喝了那杯不明液體。

隨後,顧怡看到視頻那頭,母親被推入了手術室,而她也被張啟山安排,送到了一座五星級酒店的頂層。

“1102,你自己過去吧!”張啟山的人送顧怡到了11層入口,被安保人員攔下,不得不讓顧怡自己過去。

顧怡麵無表情向裡麵走了過去,頭卻越發的昏沉不清,身體也開始異樣的燥熱難受,她知道是那杯飲料的藥效到了。

1101?顧怡看了一眼門牌號,神智越發不清晰,直接拿出門卡,刷門而入。

咦?顧怡疑惑的看著屋裡的人,踉蹌的關門進屋。

為什麼冇有看到劉子銘那張猥瑣臉,反而看到了之前她犯花癡的那個男人了呢?

難道是因為藥效產生的幻覺嗎?

這樣也好,就當是一場荒誕的春夢好了,顧怡搖擺著身體,一步一步向伊曳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