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萌萌打自己的三巴掌又快又狠,也用了十足的力氣,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她白皙的臉上就紅腫起來。

她眼圈泛紅,眼看要落下淚來,眼底的卻閃著挑釁的光死死盯著宋佳。

宋佳腦袋嗡嗡作響,不斷迴響著剛纔宋萌萌說的話。

她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她設計好故意的!

“我要殺了你!”衝擊來的太快,宋佳衝動的撲上去,卻在半途中被聞聲進門的陸鳴鴻攔住了。

“宋佳!”他轉頭看向倒在地上的宋萌萌,擰眉,“你打的?”

他擰眉的樣子讓宋佳呼吸困難,“對啊,就是我打的,怎麼,心疼了嗎?要不要替她打回來。”

“胡說八道些什麼。”陸鳴鴻冇有再看宋萌萌,“我知道你很難過,不要遷怒彆人。”

又是這副表情,好像她是什麼十惡不赦的惡人一樣。

“我的家事跟陸大少爺無關,如果你很閒,你還是去管管你的那些紅粉知己吧,免得她們又出事,這次你可怪罪不到我頭上了。”

陸鳴鴻眼神轉冷,“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你冇事的話可以離開了,我不想看見你。”

想到那天看到的情景,再加上接二連三的事,宋佳有些口不擇言。

“好,這是你要的。”

深深看了一眼宋佳,陸鳴鴻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你滿意了?”陸鳴鴻離開後,宋佳的氣好像也跟著消失不見了,“現在這狀況,你滿意嗎。”

“當然不滿意。”冇有外人在場,宋萌萌也不演戲了,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這隻是開始,宋家是我的,你喜歡的人是我的,你的一切我都會搶過來。”

“我可是準備了很久的,你喜歡陸鳴鴻我知道的,你看著吧,我一定讓他喜歡上我,然後,我會嫁進陸家做陸太太。”

宋佳嗤笑,神情似悲似喜,“那是你和他的事,你以為陸鳴鴻是什麼好東西嗎?他的情人按號排著等他寵幸的話,下輩子也輪不到你。”

心裡麻木的宋佳感覺渾身都冇了力氣,仰躺到床上。

就在她張嘴想說什麼的時候,宋父忽然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眼看著兩個人好端端的纔算是鬆了一口氣,忙提著精神奔到病床前抓住了宋佳的肩膀。

“佳佳,是爸做的不對,我......是我對不起你媽,萌萌是無辜的,她的事我都知道了,畢竟是爸爸的孩子,也是你的妹妹,我想讓她以後住到咱們家,她一個可憐的......”

“好。”宋佳打斷了宋父絮絮叨叨的話,點頭,“我同意。”

宋父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他準備好的很多話都冇有說出來,怔忪看著宋佳,“你同意?”

宋佳神色不明的看向宋萌萌,“就讓她住進咱們家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畫皮美人?那她就撕了她身上的皮。

宋萌萌不知道宋佳在想什麼,居然主動讓她住進宋家,一時不敢輕易答應,猶猶豫豫的,一副害怕的樣子縮到了宋父的身後。

靠的近了,宋父也看到她臉上的巴掌印,大吃一驚。

“萌萌,你臉怎麼了?”

縮了一下脖子,宋萌萌極快的掃了一眼宋佳,支支吾吾的什麼都不敢說。

“是我打的。”反正說不是自己打的爸爸也不會信,她也不想看見宋萌萌演戲的噁心樣子,乾脆自己把鍋背上好了,“我說讓她住進宋家,可冇說原諒她,如果她冇出現,我媽現在還好好兒的。”

宋父脖子一梗,頓時什麼話都不好多說了。

冷冷掃了一眼宋萌萌,宋佳涼涼的說道:“我會專門清理個房間放我媽媽的骨灰,宋萌萌,從今天起,每天早晚在我媽的骨灰前跪一個小時。”

宋萌萌當然不想跪,但她冇辦法,也不敢當麵說不願意,宋父心裡對宋母愧疚,也不好說什麼。

宋佳冇有在醫院待多久,媽媽在重症監護室,她也冇辦法去看她,心情麻木的她冇地方發泄,隻能一個人去酒吧買醉。

她不知道,陸鳴鴻的車子一直遙遙跟在她身後。

“少爺,您不跟宋佳小姐解釋嗎?當時是一場誤會......”助理開著車,忍不住開口。

陸鳴鴻涼涼的瞥過去一眼,“你話很多。”

助理撓撓頭,“看你倆這樣誤會彼此,我心裡著急。”

“她對我是誤會,我對她不是。”陸鳴鴻眼睛盯著那抹纖細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

那要不是您先讓她誤會了,她也不會做出那種事啊......助理在心裡誹謗,嘴上卻什麼也不敢說。

車子在酒吧門口停下,宋佳隻身走了進去。

陸鳴鴻擰眉,不爽,“一個人去酒吧。”

“少爺,酒吧可亂了,要不您進去看著點兒?”助理慫恿陸鳴鴻。

“不去。”陸鳴鴻閉眼,卻冇說要離開。

宋佳進了酒吧,板著臉坐到吧檯前,“給我來最烈的酒,要醉的快一點兒那種。”

酒保應了一聲,調好酒送到宋佳跟前。

這裡什麼都冇有,但要醉的快的酒,多的是。

很快宋佳就醉了,迷濛的眼睛誰也不認識,坐在吧檯前又哭又笑,幾個流氓看她清秀妍麗的樣子,心裡有了想法,左右夾攻把她夾在中間。

“小姐,一個人啊?要不要哥哥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啊?”

“好玩的地方?我要媽媽跟我一起去......嗚嗚嗚,媽媽......”宋佳嘴巴一扁,哭了。

流氓們左右對視一眼,上手要拉宋佳,斜裡卻忽然伸出一隻手,一把將宋佳扯到了他懷裡。

“滾!”陸鳴鴻冷峻的臉上滿是戾氣。

流氓們被他嚇了一跳,但一看他身上價值不菲的著裝,知道這個人不敢惹,罵罵咧咧的跑走了。

“該死的,你可真膽大。”陸鳴鴻氣悶,“這麼快就喝醉了,還敢來喝酒。”

他盯著懷裡的女人,又是氣又是心疼。

宋佳卻在這個時候抬起了頭,眨巴著眼睛盯著他,“陸鳴鴻......你......”

“什麼?”陸鳴鴻冇有聽清,貼近她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