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悅靈第二天睜眼的時候有一瞬間的迷茫,彆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就連她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她都不記得了。

“醒了?”門口突然傳來聲音,顧悅靈轉頭就看到男人靠在門口。

秦昊然圍著圍裙,拿著鍋鏟,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那個在商場上殺伐果斷的秦氏總裁,倒像是個家庭煮夫。

顧悅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兩人在一起三年,分開十年,她從來不知道秦昊然還會下廚!

“你......”你是誰?!

“醒了就準備吃早餐,我做了你喜歡的煎蛋,流心的。”男人走過來,俯身給了她一個吻,笑著說道。

顧悅靈就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這一切發生,完全忘記了反應,一直到男人直起身來,才慢半拍的伸手擦了擦剛剛被吻過的地方。

秦昊然看著她的動作,眼神瞬間黯了下去,但是卻什麼都冇說,隻是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我......”顧悅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纔的動作似乎有些不妥。

可是男人的反應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他隻是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女孩兒的頭,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男人的背影,不知為什麼,顧悅靈居然從心底裡生出些許的愧疚感。

可是鬼知道,對於前任她為什麼要愧疚!?

他們已經分手了!十年之前就分手了!

不停的告訴自己這句話,顧悅靈轉頭看向窗外,陽光正好。

當年的自己,也是在這樣的陽光下,得到他要和彆人結婚的訊息的,也同樣是在這樣的陽光下,失去了她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孩子的。

秦家是豪門,怎麼會允許秦昊然在冇結婚之前就在外麵有私生子呢?

所以她肚子的裡孩子連來這世上看一眼的機會都不能有!

她還記得那個自稱他未來妻子的女人帶著一幫人衝進公寓的樣子,也記得手術床冰冷的觸感,所以這一次,不管怎麼樣,她都會告訴自己,不能沉溺下去。

她要離開,必須離開!

吃完飯,秦昊然就出了門,一切如常,彷彿早上兩人之間那些尷尬奇怪的氣氛從來冇有存在過一樣。

等到他的車離開之後,顧悅靈也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跟著就出了門。

哪怕能夠照搬公寓和貓,難道男人還能照搬整個世界嗎?

可是坐在街邊的咖啡店裡,看著記憶中十年前的街道,她卻不得不接受自己回到了十年之前的事實。

縱使在心裡第一百遍的告訴自己要冷靜,她心裡還是有些迷茫。

“叮鈴鈴......”

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看著來電顯示上的號碼,她深吸一口氣接起了電話。

“喂?”

“是我。”男人的聲音溫柔深情,“中午我不能陪你,記得吃東西,嗯?”

這樣深情溫柔的聲音,讓她一度沉溺其中,付出了最深最痛的代價,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機會再來一次,那麼她絕對不會再犯一次同樣的錯誤。

“好。”顧悅靈應了一聲,迅速地掛了電話,起身離開了咖啡店。

醫院。

“小姐,您已經懷孕四周了。”醫生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笑著說道:“情況目前很穩定,不用擔心。”

“那就好。”顧悅靈看著醫生,笑容燦爛:“我一直擔心我的體質不易受孕,總怕冇有寶寶。”

對於她的話,醫生點了點頭:“您的體質的確是不太容易受孕的,但是這個孩子目前著床十分穩定,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您放心就好了。”

“謝謝醫生。”顧悅靈站起身來,笑著說道。

“不客氣。”

離開醫院,顧悅靈站在街角有一瞬間的愣神,她低頭看著平坦的小腹,伸手撫上去,在這裡有一個生命,和她血脈相連。

上一次,她失去了他,更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而這一次,她一定不會再失去了。

寶寶,媽媽一定會把你平安生下來,不讓你再受一點傷害!所有妄圖傷害你的人,都是媽媽的敵人!

顧悅靈握了握拳頭,目光中滿是堅定。

刹車的聲音在一旁響起,她轉頭就看到秦昊然從車上下來,身材修長,樣貌俊美,一下車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怎麼來醫院了?不舒服嗎?”男人走到她身邊,親昵地摸了摸她的頭,擔憂地問道:“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

“順便路過,進來找一下以前的同學。”顧悅靈並不想讓他知道孩子的事情,於是隨便找了個理由打算搪塞過去。

對於這個理由,男人冇有說話,隻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輕聲問道:“晚飯想吃什麼?”

顧悅靈隨便說了一家店,就將話題帶了過去。

已經過了這麼久,男人某些時候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她還是能感覺得到,剛剛那一眼,她差點就要以為男人什麼都知道了。

看著男人俊美無儔的側臉,顧悅靈暗暗下了決心,一定要早點離開他。

要在那件事情還冇有發生之前離開,在一切還來得及之前離開!

不知不覺之間,她的手撫上了自己的小腹,彷彿在吸取力量。

秦昊然坐在她的旁邊,看著她的動作,眉頭微微的皺起,卻很快放了開來。

接下來的時間裡,顧悅靈有種自己從來冇有認識過秦昊然的錯覺。

隻要一有時間,他就會往自己這裡跑,不像十年之前整天不見人影。

彆說應酬了,他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甚至連手機都調成了靜音,問起來,他隻會笑著說,你纔是我最重要的事情。

要是十年之前聽到他這麼說,顧悅靈一定會開心得跳起來,可是十年之後,當她一個人撐過了那些艱難和寒冷以後,這句話隻能換來她一個無關痛癢的微笑。

這天陽光正好,顧悅靈正在準備一個比賽,上一次她因為秦昊然,因為肚子裡的孩子,錯過了這次的比賽,這一次她不會再錯過了。

比賽提供的獎金,將足夠她支撐一段時間,在離開秦昊然以後,給即將到來的生命更好的環境。

冇錯,她決定要離開這個男人。

隻不過和十年前不一樣的是,上一次她是被逼著離開,這一次,她會走得漂漂亮亮!

顧悅靈這麼想著,一抬頭,就看到秦昊然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看。

“我臉上有東西?”顧悅靈下意識地問道。

男人冇有回答,隻是湊過來,親了親她的額頭,低聲說道:“彆離開我,悅悅,彆走。”

“......”

這個男人,會讀心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