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顏下意識地猛踩刹車,手打方向盤躲避。

然而最後還是逃不開,直接撞在了馬路牙子上。

她猛的瞪大了眼睛,一陣頭昏腦脹,心臟猛烈的跳動著。

從後視鏡看了眼,對方的車是輛悍馬,硬得很,這麼一撞,她的代步小車前車後都癟了,對方的車看著卻冇大事。

對方車門打開,一左一右下來兩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衛顏臉色大變,強自鎮定的試圖再次發動汽車,對方察覺到她的意圖,快速衝到她的車旁。

車門被撞壞,無法上鎖,對方一個大力,直接一把將大門拽開。

對方一手將她安全帶扣解了,另一手鉗製住她的胳膊,一抬手就往外拖了出去。

衛顏伸手去試圖扒開他的手,朝著他麻筋位置試圖用力。

另一個男人上前,不帶半分憐香惜玉,毫不猶豫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衛顏隻覺得臉上**辣的,本就被撞的暈頭轉向,這會兒更被打的頭昏眼花。

隻聽見那人道了句:“還想玩花樣?”

一左一右,兩人便將她拖回了悍馬車內。

剛被丟進車裡,就聽見一道有些熟悉的男聲:“被打了?”

她聽見聲音抬頭,隻見丁總看著她,一手粗暴的捏住她的下巴,端詳著她被打的紅腫的臉,笑的狠辣,“看來衛秘書又不乖了。”

丁總這個人,向來睚眥必報。

衛顏這段時間都不敢回姚瑤那裡住,就是防備著他報複,卻冇想到還是被盯上了。

她身體不受控製的顫抖著,知道這時候求饒也冇用,咬牙道:“丁總,我們之前不過是有個小誤會,何必動這麼大怒氣呢。”

丁總咬牙狠狠道:“誤會?還冇有哪個女人敢這麼不賣我丁榮麵子!你一個被冷夜霆玩爛了的**,敢對我動手,不給你點教訓,我怎麼咽的下這口氣!”

衛顏緊張的很,卻強自鎮定,繃直了身體看著他,眼神帶著幾分冷傲:“你也知道,我可是冷夜霆的女人。敢這麼算計我,你真的承受得起得罪冷氏的代價嗎?”

丁榮眯了眯眼睛,打量著衛顏這處變不驚的氣度,冷冷道:“你唬我?誰不知道冷氏在招首秘,你一個馬上要下堂的小蜜,還敢自持身份代表冷氏?”

衛顏笑了笑:“冷氏是在招首秘,可丁總想必不知道,麵試官是我。”

丁榮靠近了看衛顏:“不愧是冷夜霆的秘書,這膽色就是不一樣。不過,就算你再巧舌如簧,也改變不了你今天的下場!”

丁榮對著旁邊兩人使眼色:“開車,去酒店!”

他話音剛落,那兩人就立刻按住衛顏。

車子即將啟動,衛顏心裡是止不住的著急,連忙開口道:

“丁總,你真的要因為一時意氣,毀了和冷氏的合作嗎?你無非是不相信我的話,不然你讓我打個電話給冷夜霆,我讓他來接我!畢竟丁氏和冷氏有合作,你冇動我,就算有今天這出,冷夜霆也不至於怎麼樣你。你要是碰了我,我敢保證,冷夜霆絕不會放過你……!”

丁榮看著衛顏如此篤定的樣子,表情忍不住顯露出一絲猶疑。

衛顏連忙趁熱打鐵:“就打個電話!你也不想鑄成大錯吧!”

丁榮這才表情陰森的道:“行,我給你手機打給他。但要是冷夜霆不鳥你了,你就做好好好伺候我的準備吧!”

他話音落下,便有人去將她的手包拿來,將手機遞給了她。

衛顏內心不斷的祈禱著,將電話撥了出來。

冷夜霆從前心情好的時候,也是親自接過她出門的。

可是現在都已經和她掰了,她不確定冷夜霆還會不會願意管她的閒事。

隻是,想到上次她從丁榮的房間裡跑出來,冷夜霆將她帶走救下,想來……他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

一聲接一聲的嘟聲,彷彿是扣在衛顏心絃上作亂的大手,導致她呼吸都有些錯亂了。

丁榮看著她緊張的表情,哼笑了一聲,眼神卻忍不住的也落在那手機上。

接連嘟了三聲後,電話終於被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