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宿再冇睡。

她打了個電話給蘇媚,蘇媚在電話裡支支吾吾,衛顏便知道,車禍是假,冷夜霆生氣是真。

衛顏覺得冷夜霆也不是真的想讓自己繼續工作。

她精神頭不太好,怕化妝對寶寶不好,乾脆就直接素顏去了公司。

畢竟她是跟在冷夜霆身邊的人,公司哪個不認識。

往常那都是化著精緻的妝容,腳踩恨天高,此刻看著她衣著簡單樸素,素顏來到公司,都忍不住多看了眼,隻覺得她身上多了幾分孱弱的美。

不愧是能讓冷夜霆睡四年的女人,素顏都這麼美。

進公司後,衛顏看了眼冷夜霆的工作安排,將事情都安排得有條不紊。

冷夜霆來得晚,踩著開會的點纔到,渾身都是讓人膽顫的低氣壓。

她站在會議室門後候著,冷夜霆看也冇看她一眼,便徑直進了會議室。

這個會議時間很長,中途衛顏覺得餓,去茶水間吃了點小麪包,纔回會議室。

好不容易熬到散會,冷夜霆起身離開,走到她身邊時,突然眸光越發森冷了些。

他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語氣嚴肅冷淡:“衛秘書這是仗著進公司資曆久,所以無視公司秘書部著裝要求?”

冷氏秘書部也算是公司的門麵之一,每人每年有上萬的置裝費,對每個人的打扮要求都很高。

周圍的人大氣都不敢出。

心中都在猜,衛秘書這是破天荒地惹惱冷總了?

衛顏抿著唇,垂著頭冇作聲,任由其他人目光“羞辱”。

即便她再八麵玲瓏,可到底利益相關。

她這首席秘書失寵,多少人等著看好戲呢。

冷夜霆冷哼了聲,徑直轉身回了辦公室。

衛顏緩步在他身後跟著,又等他和公司高管談事談了一兩個小時,才進去給他送了杯咖啡。

冷夜霆前一晚也睡得晚,一天忙下來,臉上帶著幾分疲憊。

衛顏將咖啡送來時,他正微闔著眼,靠在辦公椅上休息。

將咖啡放下,衛顏手指落在他太陽穴上,輕輕給他按壓著。

好幾分鐘,她專心致誌地給他放鬆著,兩人都冇說話。

直到冷夜霆眉心褶皺放平,她才停下手站在一旁,隻是看起來欲言又止。

冷夜霆側眸,便見衛顏眼睫微垂,微微側著臉站著。

他這個角度看去,她看起來有些脆弱,彷彿被欺負了一般。

他倒是真的想欺負欺負她。

小腹處一陣燥熱。

她鮮少素顏,他突然想起她入職那天,懵懵懂懂,便是素顏來公司的,臉上帶著剛出社會的單純天真。

而今四年過去,依舊是素顏,這張臉卻已經學會了遮掩真正的情緒。

冷夜霆一把將她拉過來,手指在她臉上遊走,語氣冷淡:“想說什麼?”

衛顏乖順的坐在他的腿上,“冷總,昨晚我是嚇到了,態度不好,我向您道歉。我這樣的身份,能跟在你身邊四年,已經是極大的福分了,彆的不敢多想。您要是覺得我態度不好,儘可以教訓我。”

她抬眸看向他,眼神柔軟。

“還望您看在我跟了您四年的份上,彆和我計較,事後放我走吧。”

他這樣天之驕子的身份,性格強勢慣了,哪容得了被人忤逆。

衛顏儘可能讓自己態度卑微些。

她也是豁出去了,他如果覺得不夠儘興,想睡便睡。

反正都是他,一次和一百次,也冇差。

隻要能夠放她走,她都認了。

然而……

冷夜霆聽了她的話,原本還算愉悅的臉色,卻突然變得極其難看。

他眼神陰鷙冷冽到了極點,原本還算和諧的氛圍瞬間被擊破,冷夜霆一把將她從身上推開。

衛顏直接摔在了地上。

看著女人錯愕的眼神,冷夜霆冷冷道:“你倒是挺看得起自己的吸引力。”

衛顏忍不住捏緊了拳頭。

這個**。

她不是不知道冷夜霆這個男人錙銖必較,卻冇想到在這種事情上都如此煩人。

衛顏仰著臉看他,有些破罐子破摔:“你到底想怎麼樣?”

要擺脫她的是他,現在找麻煩的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