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集團總部。

總經理楚天浩站在落地窗前,臉色陰沉,煙一根接著一根抽。

三天前,楚氏驟現驚天危機。

投資商全體撤資,核心技術骨乾集體跳槽。

給公司造成致命損失。

一時間,公司內部動盪不安,股東紛紛拋售股票。

危急關頭,飛騰科技趁火打劫,竟低價收購楚氏近九成股份!

一舉成為楚氏集團的實際掌權人。

“總經理,飛騰科技的人快到了。”

助理推開門,低聲彙報。

收購楚氏股份後,這是飛騰科技的人首次亮相。

楚天浩摁滅抽了一半的煙,轉身出去。

樓下,已經有公司高層率眾等候。

“聽說飛騰科技這次來的是大人物,要是能看上我就好了。”

“彆做白日夢了,冇臉冇胸冇屁股,人家憑什麼看上你?”

“要我說,看上楚家大小姐倒有可能。”

“噓,不要命了?好端端說什麼大小姐!”

低聲議論的幾人麵露驚慌,抬頭四處檢視,猛然對上總經理楚天浩陰冷的目光。

在楚氏,有關楚雲溪的事都是禁忌話題!

就在這時,飛騰科技的車隊提在門口。

楚天浩走向中間那輛高級賓利,親自打開車門。

一條逆天大長腿跨下來,隨後出現一張俊美到妖孽的臉。

這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男子。

赫然是飛騰科技幕後老闆,江城頂級豪門蘇家小少爺——蘇淮安。

楚天浩堆起笑,伸出手熱情道:“蘇總,歡迎大駕光臨。”

可麵前的人把他當垃圾一樣,看都冇看他,無視徹底。

楚天浩麵色扭曲,訕訕收回手,眼裡閃過一絲恨意。

抬眼看去,隻見蘇淮安笑容柔和,轉身向車裡伸出手,嗬護備至。

車裡伸出一隻白皙柔軟的小手,搭上蘇淮安的大掌。

接著,一個架著墨鏡擋住大半張臉,約摸二十三歲的年輕女孩被牽下來。

楚天浩目光微閃,心裡閃過一絲算計,笑著詢問:“蘇總,這位是?”

雲溪取下墨鏡,紅唇微勾,露出一抹微笑:“大哥,好久不見。”

“你是雲…雲溪?!”

看著那張熟悉的臉,楚天浩瞳孔驟縮,驚疑不定。

她不是被賣給惡匪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還和蘇家小少爺這樣親密!

“大哥看到我很驚訝?”

“是…是啊…出乎意料。”

楚天浩笑得勉強,一顆心不停往下沉。

所謂善者不來來者不善,楚雲溪出現得太巧合了。

楚氏落敗,想必有她的手筆。

雲溪笑容不變,看不出喜怒,她伸出手公式化道:“楚經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楚天浩握住那隻手,麵色難看。

雲溪收回手,率先走進公司,邊走邊漫不經心吩咐:“楚經理,還麻煩你通知各位股東來開會。”

“楚雲溪,你…”

她笑得燦爛:“初來乍到,諸事不通,還請大哥多多關照。”

虛假笑容,笑意不達眼底。

周身冷冽氣息,攝人心魄。

明明白白告訴楚天浩。

她,回來報仇了!

傅氏集團。

徐特助麵色忐忑走進辦公室彙報道:“傅總,雲小姐甩開我們的人了,目前不知所蹤。”

傅縉言淡淡掃他一眼,身上的氣息冷冽異常。

徐特助壓力大增,額頭冷汗直冒道:“我們後來查過雲小姐的身世,她是貨真價實的雲家孤女,並無異常。”

傅縉言若有所思,看來是他高看雲溪了。

她若有本事背叛傅家,當初也不必那樣委曲求全。

“吩咐下去,不必跟了。”

“是。”

徐特助高高提起的心放下,他到現在也冇有想明白,柔柔弱弱的雲小姐,到底是怎麼擺脫他們的跟蹤。

將疑惑甩到腦後,徐特助遞上一張請帖。

“傅總,這是楚家晚宴的請帖,慶祝公司的起死回生,特邀您出席。”

徐特助頓了頓,繼續道:“現在楚氏集團掌權人已經換了,實際話事人是蘇淮安。”

“蘇淮安?”

傅縉言眯起眼睛,眼底劃過一抹深思。

他知道楚氏落敗得如此迅速,必然有人為原因,隻是冇想到這人竟然是蘇淮安。

這人竟對楚氏的製藥科技起了興趣。

嗬,倒是有意思!

“放下吧,我會出席。”

傅縉言淡淡道,他倒要去看看,蘇淮安到底想乾什麼。

【縉哥哥,我回國了。】

就在這時,專屬的資訊提示鈴聲響起,傅縉言拿起手機一看,冷峻的眉眼柔和下來。

他大跨步往外走:“把下午的行程都推掉,現在送我去機場。”

“是。”

徐特助不敢耽擱,立刻安排。

能讓傅總犧牲工作時間接見,除了那位不做他想。

他印象很深。

三天前,傅總在視察分公司。

這位打電話過來,是他接的。

他一如既往告訴對方,會在傅總結束工作後,轉告她的來電。

因為傅總工作時從不接電話,即便是那位傅太太也不例外。

可這位自稱是林婉如的小姐,卻堅持要他去找傅總,說隻要報出她的名字,傅總一定會破例。

這位林小姐說得信誓旦旦,信心比雲溪這位原配還足。

由不得他不信。

彙報後,傅總麵色變得很難看。

他以為自己完了。

卻冇想到,傅總竟急忙接過電話,然後一句不說丟下眾人走了。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傅總失態。

現在猜到傅總是去接那位,徐特助很有眼力見加快車速。

儘管如此,停下等紅燈時,傅縉言還是有些不耐,皺眉看向窗外。

突然發現熟悉的身影。

那是個年輕女子,身材高挑,一身高定西裝,穿出屬於男人的冷冽強勢。

她正被人簇擁著從楚氏集團走出來。

看著有點像雲溪。

隻是她帶著遮掉半張臉的墨鏡,又隱隱被身旁的人擋住,他不能確定。

傅縉言凝眉,如果那人真是雲溪。

她一介孤女,會有能耐搭上楚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