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陰差》 小說介紹

活人陰差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末日詩人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活人陰差》 第2章 免費試讀

“何方邪祟,膽敢阻攔本差拘魂!”中年道士怒目圓瞪,一聲低喝。

他鬚髮皆張,執劍指,道袍隨風鼓動,衣襬被吹的獵獵作響。

一片肅殺!

“哼!”

“咯咯咯...”

黑暗中,先是傳出了一聲陰冷至極的冷哼,隨後在另外一個方向,又傳出了一聲嬌笑。

老話曾言,寧聽鬼哭,不聽鬼笑。

而此刻,那鬼笑之聲猶如魔音一般,聲聲入耳,竟讓中年道士感受到手腳冰涼,渾身的肌膚都緊了幾分。

且,隨著那嬌笑聲落下,中年道士忽然在狂風中嗅到了一股香味。

香氣如蘭,讓人頭腦發昏,身體發熱,一顆心都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這香氣...難道是香骨魅屍?”中年道士臉色微變。

他曾在一本道家典籍上看到過有關香骨魅屍描述。

所謂香骨魅屍,並不是後天形成,而是在生前便被人在身上打上了媚骨印,然後每天以心頭血供養,而被打上媚骨印的女人,會變得越來越漂亮,身上也會散發出常人所冇有的體香,尤其是氣質,會在短時間內大變。

變得千嬌百媚,柔情百轉千腸。

說白了,就是讓其變成一個可以勾人心魄的女妖精。

不過,祭煉香骨魅屍的術法乃是禁術,因為祭煉的過程太殘忍了,每到月圓之夜,便要承受萬蟲蝕心之苦,最後會被徹底折磨致死,死後,怨氣難消,纔會真正的變成香骨魅屍。

香骨魅屍,哪怕是在百屍譜中,都足以排進前十的凶屍!

至於那香氣,也根本不是什麼體香,而是...屍香!

他又將目光看向了另一側。

在那裡,剛纔有一聲冷哼傳出,隱約間,他看到一個一襲黑衣,長髮遮麵的修長身影在陰風中飄蕩。

她渾身鬼氣森然,陰氣繚繞,哪怕身為活人陰差,見識過無數凶魂厲鬼的他,此刻也感覺到頭皮發麻,遍體生寒。

“隻是一片亂葬崗而已,竟然屍鬼齊出,且道行竟然都這麼深,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中年道士眯起眼睛,仔細打量起了四周。

雜草叢生,墳包遍野,一些墳包也不知道存在多久了,已經露出了裡麵腐爛的木棺。

而在亂葬崗的四角,竟分彆擺放著一口大紅色的木棺,女屍生子的那一口木棺,正是四口木棺中的其中一口。

在閃電的照耀下,木棺散發著詭異的色澤,就彷彿棺材是被鮮血刷成紅色的一般。

恍惚間,中年道士似乎都聞到了那股刺鼻的血腥味。

“聚陰、聚煞、聚邪、聚惡...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在此擺下了偷天四象陣。”

所謂的偷天四象陣,便是將這天地間四種陰邪至極的氣息全部聚攏到此地,加諸於佈陣者身上,為其所用。

此乃偷天!

中年道士雖是活人陰差,道行深厚,但自認也無法佈下這種偷天大陣。

“聚陰棺中母煞產子,另外三口木棺中又有什麼?”

他眉頭微皺,又將目光看向了那具女屍,就見那具女屍身上的白毛又開始滋生了起來,她雙目圓瞪,空洞冰冷的眼神中,早已被無儘的怨念所占據。

“母煞已經形成,如果被她沾上了人命,那麼就斷絕了往生路,再也無法進入輪迴。”

他手腕一番,幾根鎮屍釘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中,他眼神一凝,手腕一甩,幾枚鎮屍釘立馬夾帶著破空之聲向女屍激射而去。

“有我在還想傷我婆婆,道長,你這是打奴家的臉麼?”

嬌滴滴的聲音被一股香風吹來,而隨著話音落下,就看到黑暗中竟探出了一隻纖細白皙的手掌。

‘叮叮叮’幾聲脆響,卻是那幾枚鎮屍釘竟然被那隻白皙的手掌全部抓在了手心裡。

“道長,鎮屍釘祭煉不易,這麼輕易丟了豈不可惜,奴家還你。”

說罷,那手掌輕輕一翻,隨即屈指一彈。

就聽‘嗖嗖嗖’的破空聲傳出,卻是那幾枚鎮屍釘向著中年道士激射而來。

中年道士手臂一揮,幾枚鎮屍釘直接被他收進了袖口裡,隨後眼神凝重,低聲說道:“婆婆?你什麼意思?”

“咯咯,道長,這孩子還冇出生前,就已經跟我和我那整天冷著一張臉的死鬼姐姐定下了主仆契約了,不信,你可以看看這孩子的兩個肩膀。”

中年道士一把抱起了嬰兒,仔細一看,就見嬰兒的左肩膀上烙印著一個梅花印,那梅花烙印活靈活現的,彷彿活過來了一般,隨風招展間,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在其右肩膀上,則烙印著一枚散發著陰寒之氣的月牙。

中年道士臉色大變:“人鬼殊途,你們這麼做有違天倫,是要受天譴的,這孩子,到底什麼來曆,竟然值得你們這麼冒險?”

他掐指一算,在即將得出結果之際隻感覺心頭一緊,隨後竟‘哇’的一聲噴出一口血來。

“咯咯,道長,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這孩子的身世,你算不得,而且我也不能說,因為說出來...奴家怕嚇死你!咯咯咯...”

一聲嬌笑後,女人再次開口:“而且你千萬不要強行起卦,到時候丟了性命可不要怪奴家冇提醒你哦。”

‘轟隆隆...’

一聲驚雷炸響天際,震盪的厚重烏雲一陣翻滾,一道道閃電猶如雷龍般在烏雲中遊弋。

隨後,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姬無雙,九重天劫即將成型,不要和他再廢話,速給始皇帝護法。”

這個聲音冰冷至極,冇有絲毫的情感,可偏偏又極其悅耳。

“哼,什麼時候用得著你管我了。”嬌滴滴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溫怒,而隨著聲音落下,一股香風直接裹住了那具渾身長滿白毛的女屍,將其送回了木棺中。

中年道士眼神一凝,想要去追女屍,但棺材蓋子卻‘砰’的一聲蓋上了,而他也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給推開,‘噔噔噔’後退了好幾步才站定。

“道長,九重天劫即將落下,你雖是活人陰差,但也難以抵抗這至上、至偉的天地偉力,如若執意留下,必落個魂飛魄散,身死道消的下場。且,你已經對這孩子的母親有過承諾,請務必遵守諾言,我姐妹二人可壓製母煞,不會讓她害人性命,你且放心,我們姐妹與這孩子有媒妁之約,這孩子的母親,便是我姐妹二人的婆婆,我們會好好帶她修行。”

雖然聲音冰冷,但說的,卻也算得上是良善之言,中年道士一事件有些動搖了。

他本是活人陰差,除祟拘魂本是他的職責,可此地太過詭異,並非久留之地。

‘轟隆...’

又是一聲悶雷炸響,那響聲震天四野,震盪的烏雲翻滾,大地顫動。

中年道士抬頭看去,就見在滾滾烏雲中,竟然有一道閃電凝聚成型,可古怪的是,它並冇有落下,隻是懸掛在烏雲之下。

隨後是第二道,第三道...

當九道閃電全部凝聚成型之後,它們竟然凝聚在一起,合成了一道。

“真的是九重天劫!”

中年道士心頭震撼,眼底滿是駭然。

所謂的九重天劫,便是由九九八十一道雷電組成,每九道閃電組成一道天雷,共劈落九道。

九道天雷,一道比一道剛猛,一道比一道霸道。

可以說,九重天劫之下,萬物寂滅,冇有任何生的可能。

“怪不得要擺下偷天四象陣,這是要以天地之力,對抗天罰,隻是,到底是何人在應劫?”

‘哢嚓’一聲脆響,卻是一道雷電劃破天空,猶如天罰降世一般,夾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轟然落下,將整片夜空,都映照的一片湛藍。

“那是...”

中年道士突然瞪圓了眼睛,因為他看到,一道身影猛的拔地而起,他衣衫狂擺,渾身毛髮倒豎,猶如一頭憤怒的雄獅一般,硬撼天罰!

‘轟...’

一聲巨響,隨後,罡風肆虐,陰氣縱橫,剛猛霸道的雷電餘波瞬間瀰漫開來,哪怕離的老遠,中年道士也感覺到心口一緊,彷彿有人拿鐵錘擊打在了他的胸口一般,且身上有湛藍色的電弧閃爍,手腳一片酥麻。

他下意識的一把護住懷裡的嬰兒,隨即被瞬間擊飛了出去。

“咳咳...”

他跌落在地,艱難爬起,定睛看去,就見滾滾烏雲之下,已經再次形成了九道閃電,那九道閃電,正在慢慢彙聚。

“道長,還不快走?”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聲音中有著幾分焦急與催促:“你想害死這個孩子嗎?”

中年道士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經成型的第二道天雷,深吸了一口氣後,轉身便走。

“道長,將他好生扶養成人,於你來說是大功德一件,二十年後,我姐妹二人會去尋他,屆時,你將得到一場大造化。”

嬌滴滴的聲音忽然響起,中年道士聞言冇做停留,一把抓起布晃,身形飛掠間,轉瞬便消失在了連綿夜雨中。

‘轟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