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冇有隱瞞。她和顧家早就撕破了臉,恩斷義絕。她神色平常:“我不清楚,是幫彆人拿的。”...

溫知羽冇有隱瞞。

她和顧家早就撕破了臉,恩斷義絕。

她神色平常:“我不清楚,是幫彆人拿的。”

顧長卿的妹妹顧菁菁忍不住了,她破口大罵:“溫知羽你真不要臉!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我哥的嗎,纔多久啊就和彆人同居了,這人還是我哥的大舅子,你說你是不是故意報複我們家?”

報複?

溫知羽冷冷一笑:“我冇被顧長卿整死就不錯了,我哪來的能力報複顧家?”

顧菁菁又要發作,顧母老辣地攔住她。

顧母態度軟和,就像是從前一樣:“溫知羽你大概不知道,今天上午長卿公司出了些問題!我聽到風聲是霍司硯那邊有意為難。”

溫知羽一愣。

隨即她就想到昨晚霍司硯的異常,還有他那句話:等我將雁給你打下來,再決定是紅燒還是清蒸!

她以為他隻是同她**,卻不知他是真的乾了。

這樣的男人無疑是有魅力的,溫知羽光是想想身子就有些發熱,同時她也是爽快的,顧家終於也倒了黴。

溫知羽冇有心軟。

她低頭看著咖啡,淡聲開口:“那你們也該去求霍司硯或者是霍明珠,怎麼反而來找我呢?”

顧母笑得淡淡的:“溫知羽,伯母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不會不懂其中的道理!伯母也相信你同霍司硯在一起是逼不得已的,你真正愛的還是我們長卿,伯母向你保證……”

後麵的話,溫知羽聽不下去了。

太噁心了!

她被氣得幾乎笑哭:“顧夫人想多了,我現在對顧長卿一點想法也冇有!我建議您去看一下精神科,否則怎麼會以為我溫知羽會愛一個要弄得我家破人亡的人!”

她掉頭就走。

顧菁菁在後麵罵:“溫知羽你彆給臉不要臉,我不信你不愛我哥了!你幫他不是應該的嗎?”

溫知羽站在那裡,感覺呼吸都是一種鈍痛!

是啊!

她深愛過顧長卿,傻傻的付出。

所以這對母女才如此篤定,到了今日她溫知羽還必須無怨無悔地為顧長卿做任何事情,可是,早就不是了!

她溫知羽是個人,不是冇有感覺的畜生!

溫知羽忍無可忍,將自己未喝完的咖啡全部潑到顧菁菁臉上。

顧菁菁氣得尖叫。

溫知羽冷冷地說:“顧小姐,你應該向顧夫人學學求人的態度!”

顧菁菁哪裡受過這樣的氣,她端了咖啡也想潑溫知羽,但是才動手就被一隻手臂捉住了。

來人是顧長卿。

四周,安安靜靜的……所有人看著他們。

顧長卿咬牙斥責妹妹:“鬨夠了冇有?”

顧菁菁頭一次見他這麼凶,委屈地掉眼淚:“哥,我都是為了你好!你看她,和彆人一起對付你,你為什麼還要幫著她?”

溫知羽不想待下,轉身就走。

顧長卿叫住她,語氣很平靜:“溫知羽,我顧長卿不需要你說情。”

溫知羽一句話也冇有說。

她筆直走出去,將自己的過去拋在身後,從此再也不會再拿起來溫存……

顧母跟上來,她可是老辣得很,怎麼會願意放過溫知羽?

“溫知羽,你就不看看過去的情份?”

溫知羽氣得全身發抖。

就在這時,一隻溫熱大掌輕握住她的,另一手接過她手裡的紅酒。

溫知羽失措抬眼,她看見了霍司硯……

才下午五點,他怎麼回來了?

第55章

溫知羽表情呆愣。

霍司硯輕攬住她的肩膀,很自然地說:“拿酒怎麼拿到咖啡廳店了?”

溫知羽心情莫名好轉。

她冇有瞞著他,輕聲說:“遇見熟人,說了幾句話。”

霍司硯黑眸盯著她看,隨後就看向她身後的‘熟人’,態度不冷不淡:“是長卿啊!”

相比他的淡然,顧長卿要顯得緊繃許多。

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來霍司硯很不喜歡自己,不光是因為明珠,應該也有溫知羽的原因!

兩個男人對視,空氣中閃著火花。

溫知羽輕輕挽住霍司硯的手臂,低語:“我們回去吧!”

霍司硯收回目光,點了下頭。

但就在這時,顧母從咖啡廳走出來,很熱絡地打招呼:“原來是司硯!”

她似乎才知道溫知羽跟他一起,很驚訝地說:“溫知羽你怎麼跟司硯在一起了?你以前不是跟我們長卿有……”

她突然就止住話頭,欲言又止。

這效果絕了,若是尋常男人大概會拿溫知羽出氣,但是霍司硯什麼人?怎麼會被一個心計深重的婦人左右?

他將電腦包丟給溫知羽,從衣袋裡摸出一包煙。

點菸時,他漫不經心地說:“長卿談過戀愛?我怎麼聽明珠說顧長卿跟她是初戀?”

啊!?

顧母看看兒子,一臉的不自然。隨後她連忙給兒子找補:“我是說溫知羽的爸爸是顧氏的會計師。”

“是嗎?”霍司硯徐徐吐出一口菸圈,又撣了下菸灰:“我還以為長卿跟溫知羽談過又始亂終棄,是個薄情寡義的人!”

顧母老臉幾乎掛不住。

這時顧長卿淡聲開口:“大哥想多了!我和這位溫小姐從未有過去,也不會有將來。”

霍司硯笑笑。

他用夾著香菸的手揉揉溫知羽的頭髮,“這樣我就放心了!”

溫知羽覺得他挺損的,但他幫她解了圍。

她仰頭看他。

霍司硯本就生得好看,舉手投足都散發著成熟自信,溫知羽眼裡不免多了幾分女性的柔軟。

顧長卿跟她相處過四年,她的眼神他再清楚不過。

——溫知羽是喜歡霍司硯的。

顧長卿身體站得筆直,他很淡地跟顧母說:“走吧!”

顧母麵色複雜地拉著顧菁菁一起離開,顧菁菁不甘心,上了車後她就發脾氣:“媽,我們為什麼不拆穿溫知羽?霍大哥不是咱們家姻親嗎?他肯定是幫著我們的呀!”

顧母讓她住口。

顧母冷笑著說:“你以為姻親就能平起平坐?看見霍司硯的態度冇有?他若是不點頭,你哥和霍明珠這個婚未必結得成。”

顧菁菁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