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梁做了一個很荒唐的夢,更荒唐的是他夢見了辦公室的葉心儀。

“邦邦邦……”

忽然一陣粗暴的敲門聲響起,把喬梁從夢中驚醒,嚇了一大跳。

喬梁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渾身是汗,心跳劇烈……

看看四周,哪裡有葉心儀,自己分明躺在家裡臥室的床上,臥室的門開著,床頭燈亮著,枕邊放著明天準備麵試的資料。

喬梁遺憾地摸了摸腦袋,真可惜,剛纔這個夢實在太真實了。

“邦邦邦……”粗暴的敲門聲又響起來。

喬梁看看時間,半夜11點半,不由惱火,哪個喪門星半夜敲門,打攪了老子的好夢,好不容易能在夢見一次葉心儀,卻就這麼被破壞了。

突然又想,難道是老婆章梅出差突然回來了,忘記帶家裡鑰匙?

章梅在市廣電局上班,最近工作忙,時常有調動,有時一去就是大半個月。

喬梁迷迷瞪瞪打開門,愣了,門口站著三個陌生人,一女倆男,女人在前,倆男在後,三人的表情都很嚴肅。

“你們……乾嘛的?”喬梁有些發懵。

為首的女人齊耳短髮,一身黑色套裙,半高跟鞋,看起來37、8歲的樣子,儀態雍容,隻是神情非常冷淡。

“你是不是江州日報社辦公室主任喬梁?”女人聲音不大,但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逼人氣勢。

喬梁點點頭:“對,我是喬梁,你們是……”

女人掏出證件在喬梁眼前一晃,不容置疑道:“市紀委三室辦案,喬梁,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喬梁頓時睏意全消,眼皮狂跳,**,他們怎麼找上自己了?

“請,請問我犯什麼事了?”喬梁結結巴巴道。

“什麼事你自己清楚,現在請你穿好衣服立刻跟我們走。”女人的口氣很嚴厲,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看這架勢,喬梁知道此刻多說無益,趕緊回屋穿上衣服跟他們下樓,上了一輛黑色轎車,女人坐在副駕駛,兩個年輕男子一左一右把自己夾在後座中間。

黑色轎車開出小區,不知要去哪裡,大家都沉默著。

喬梁此時心裡忐忑又焦急,自己明天就要參加麵試,讓他們這麼一折騰,會耽誤大事的。

前幾天,喬梁參加了江州市組織的公開招考,報的報社副總編職位,在300多名考生中筆試第一。

報考這職位的還有報社記者部主任葉心儀,她的筆試成績比喬梁少了0.5分,屈居第二。第三名是市文化局一位科長,比喬梁少4分。三人都取得了明天麵試的資格,因為第三名成績和前兩名差距較大,所以競爭主要在喬梁和葉心儀之間展開。

喬梁和葉心儀的關係很一般,甚至互相抱有敵意,並不是他們之間有什麼矛盾,而是因為報社黨委書記兼社長李有為和總編輯文遠不合。

此次喬梁和葉心儀報考副總編,分彆得到了李有為和文遠的支援,他們都希望在報社班子裡增加一個自己人。

對此次麵試,喬梁誌在必得,決意在麵試中一舉戰勝葉心儀,壓在她上麵,邁上副總編的坎。

喬梁盤算地很完美,當上副總編後,一定要分管記者部,到時葉心儀可就是自己人了。

冇想到就在這當口,自己突然半夜被人帶走。

喬梁心裡很惶恐,自己確實冇犯什麼事情啊,難道是彆人的事牽到了自己?

彆人又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