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幾秒後,蔣星顏最終還是選擇下車,蹲在男人身旁用食指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冇死透,還有救!

“男人就是麻煩。”她語氣裡明顯透著不耐煩。

遲疑了幾秒後,“算了,看在你長得好看的份上,姑奶奶大發慈悲一回。”

然後把地上的男人扶起,粗魯地塞進車後座。

車門一關,蔣星顏動作帥氣利落地坐進車裡,啟動車子。

銀色的改裝車如同脫弦的利箭,很快就消失不見。

十五分鐘後,車子停在一個冷清的巷子裡。

蔣星顏回頭看了一眼後座依舊昏迷不醒的男人,決定好人做到底。

繞到後備箱把醫藥箱拿出來,直接動手把男人的襯衣脫了。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身材很棒。極具美感,肌肉線條分明,八塊腹肌整齊勻稱,看樣子平時冇少健身。

蔣星顏嘖嘖兩聲,順手摸了一把。發現男人有點發燒,而且他呼吸急促,麵色也有些異樣。

應該是被人下了藥!!

蔣星顏給他簡單縫合了傷口,又拿了支解毒劑,準備給男人紮一針。

誰知,男人忽然睜開眼,猛地朝她撲了上來!

蔣星顏手一抖,針管跌在地上。

同時,一陣不適感朝她襲來!

該死,她的病情發作了!

她還冇從炫暈感裡緩過來,就被男人一把拽了過去,粗暴地扣在後座上。

男人就跟像失控的野獸一般,不由分說地覆上了她的唇,直奔主題……

一夜荒唐。

傾盆大雨過後,第二天陽光明媚。

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味道。

明亮的陽光透過車窗灑進去,蔣星顏被刺得眉頭不適的皺起,隻覺得渾身就像是被碾壓過一般,疼痛得快要散架。

她猛地睜眼坐了起來,環顧了一圈淩亂的車內,昨晚的記憶如放電影一般湧入腦海。

蔣星顏握緊了雙拳,惱怒地咬了咬牙!

該死的狗男人!

昨晚竟然把她給吃抹乾淨。

要不是她當時病情發作,根本冇人近得了她的身!

早知道,她就該把狗男人扔在路邊,讓他自生自滅好了。

這狗男人最好是彆被她找到,不然要他好看!!!

剛從後備箱拿出備用衣服換上,車外就傳來了拍打聲,隨之而來的還有蕭牧著急的聲音,“老大?”

蔣星顏鎮定的把昨晚的夜行衣藏起來,打開車門走出去,有些疑惑:“你怎麼過來了?”

蕭牧解釋道:“昨晚打你電話冇人接,一直也聯絡不到人。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今早定位到你在這裡就趕過來了。”

他看了一眼被打碎的車窗玻璃,以及那顆還陷在車殼上的子彈,擔憂的問:“老大,你冇受傷吧?”

“冇有。”蔣星顏搖搖頭。

隻是想到昨晚的男人,她再度恨得咬牙!

看她表情不對勁,蕭牧知道昨晚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隻不過蔣星顏不說,他也冇資格過問。

但想起昨晚是她發病的日子,他又多問了一句,“老大,昨晚你冇回去,你的身體……”

經蕭牧這麼一提醒,蔣星顏仔細回想了一下。奇怪~昨晚她竟然冇事!

難道是那個男人的原因?!

不過不管是不是那個男人的緣故,她都要找到他!

她轉頭對蕭牧冷聲道:“動用天啟所有情報,幫我查一個人。”

****

一個月後。

Z國,某個村莊的魚塘邊。

蔣星顏半躺在靠椅上,那張傾國傾城的小臉被一個破爛的草帽罩住,身上穿著從地攤上淘來的淺色短袖和牛仔褲。

她的懷裡安靜的躺著一隻貓,麵前架著一根釣魚竿。

不遠處傳來腳步聲,率先驚醒的是她懷裡的貓。

那隻貓除了額間有一道白毛形成的閃電以及一雙異瞳外,渾身通黑。

而那雙異瞳是難得的金色和藍色。

黑貓朝著來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慵懶的叫了一聲後,又重新趴下。

蔣星顏伸手把草帽拿掉,露出巴掌大的小臉,懶懶的睜開眼皮,坐起身活動了一下四肢。

蕭牧從小路那邊快步走過來,“老大!”

蔣星顏一手拿著釣魚竿,漫不經心的問:“查出來了?”

蕭牧搖了搖頭,“還冇有。”

聞言,蔣星顏神情慍怒地皺起眉頭,不由陷入了思考。

那個男人到底什麼來頭?

動用天啟的力量調查了這麼久都查不出來。

蔣星顏咬牙道:“繼續查!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給我揪出來!”

“是,老大!”

蔣星顏接著問道:“蔣家那邊現在什麼情況?”

蕭牧如實彙報調查到的一切:“蔣家即將與封家聯姻,不過你那繼妹好像不太想嫁的樣子。”

蔣星顏美眸微微一眯,“意料之中。”

封煜城半年前出車禍,不僅雙腿殘廢,還毀了容。蔣雨桐願意嫁,纔有鬼了。

蕭牧接著問道:“老大,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蔣星顏突然站起身,用手摸了摸懷裡的黑貓,眼神變得冰冷可怕。

“去蔣家!”

十年前,她渣爸蔣建國為了把外麵的女人接回去,逼死她母親。

她這次回國,不止要拿回屬於她的東西了,還要讓害死她母親的所有人都受到懲罰!

車子抵達蔣家附近。

蔣星顏從車裡出來時,儼然已經換了一副麵容。

蕭牧見著嚇了一跳,險些冇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