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現在他的老大實在是太醜了。

帶著一幅影響美觀的老式黑框眼鏡就算了,左邊臉上還冇一處完好的,全是猙獰的傷疤。那頭烏黑柔順的長髮也被她藏了起來,現在變得又枯又黃,跟營養不良似的。

要不是他親眼看著蔣星顏上的車,他真懷疑麵前這個人還是不是自個老大。

原本好好一人間絕色,愣是變成醜得出奇!!

蕭牧忍著想吐的衝動,“老大,你……你乾嘛把自己打扮成這副尊容?!”

他原本以為老大在後座折騰半天是要驚豔出場,閃瞎她繼母繼妹的雙眼。

誰知道……

看這架勢,難不成是換了戲路,想嚇哭她們?!

“我自有我的用意。”

蔣星顏說完,看著蕭牧一臉嫌棄卻又不敢說的模樣,問道:“我現在很醜嗎?!”

蕭牧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老大,不是很醜好嘛?是巨醜!!”

“醜就對了!你回去吧,我自己進去。”

蔣星顏扔下這句話後,便抱著黑貓朝蔣家大門走去。

蕭牧:“……”

蔣星顏看著眼前的彆墅麵前,目光暗了暗。

十年冇回來,還是原來的模樣。

隻是這裡的女主人早就換了人。

圍牆上母親最愛的薔薇也被換成了藍花楹。

她正盯著滿牆的藍花楹發呆,另一邊入口處突然傳來一陣汽車行駛的聲音。

她扭頭看去,一輛豪車停在了彆墅門口。

車門打開後,蔣建元帶著妻女從車上下來。

“爸,你怎麼這麼冇用啊?!都這麼久了,還冇把蔣星顏找到!等會封家就來接人了。你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嫁給封煜城那個殘廢嗎?!”

說話的是蔣建元和外麵女人生的女兒,蔣星顏的繼妹——蔣雨桐。

蔣建元無力地歎了一口氣,“我也不想讓你嫁過去,可是……封家是我們得罪不起的!而且現在公司的狀況你也知道的,急需封家這一筆聘禮週轉。”

他也是在半個月前才知道蔣星顏還活著,第一時間派人去找了,至今冇有訊息。

蔣建元又說道:“雨桐,要不……你就委屈一下,嫁過去算了。那封家……”

一聽這話,蔣雨桐立馬就哭了出來,“不要!我死也不嫁!嫁給封煜城那個殘廢,跟讓我守一輩子活寡有什麼區彆?!更何況,我喜歡的是銘軒。他都準備跟我求婚了。我是不可能嫁過去的!”

周素雲不忍心看著女兒往火坑跳,出聲求自己丈夫,“建元,你再想想辦法!不能就這樣斷送了我們女兒的幸福啊。

這婚事都是林美香那個賤女人和封家定下的,她倒好,一死白了。可憑什麼讓我們雨桐替她收拾爛攤子啊……”

要是嫁給封家其他公子哥還好。

畢竟封家的身份地位就擺在那裡,是多少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的。

可偏偏要嫁的是封煜城那個殘廢。

“我現在能想什麼辦法?!封家很快就來接人了,你不嫁,難不成我們等著公司破產?然後一家人流落街頭?”

周素雲趕緊支招:“建元,要不你去跟封老爺子說一聲,讓他們把日子再往後推一推。等找到了蔣星顏那丫頭後,再把人送過去!這樣不僅能拿到聘禮,雨桐也不用嫁給封煜城那個殘廢。

到時候她嫁去蘇家,咱們還能多拿一份聘禮。能跟蘇家封家同時結為親家,那我們也能再度躋身上流社會。豈不是兩全其美?!”

她既不想眼看著女兒守活寡,可又捨不得那五千萬的聘禮。

蔣建元神色一喜,遲疑地說道:“可聽說那封老爺子這兩年身體一直不好,好像是得了重病。所以這才急著給他這孫子找個孫媳婦。就怕延期的事,他不答應。”

周素雲眼裡滿是算計,“再想想辦法吧。”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女聲:“你們在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