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凝兒一手揉著腦袋,一手揉著屁股,她這是第一次這麼痛恨宿舍裡的上床下桌。

“展凝兒你可真不要臉,還敢給周孟寫情書?”

又是那群嘰嘰喳喳的綠茶女,嘰嘰喳喳的吵的她頭疼。

一張粉色信紙甩在她臉上,她現在對周孟避之不及,怎麼會寫情書?

她站起身,雙眼直勾勾盯著躲在後麵的楚曼雲。

她粲然一笑,朝她搖晃手中粉色信紙,擋在前麵的胖女生伸手推她,反被展凝兒推的後退兩步。

她緩緩走到楚曼雲身前,抬手將她逼到牆根,一字一句的朗讀著情書。

“親愛的周孟同學,我愛你,就像晚霞愛上落日,就像露珠愛上朝陽,你就像那春天的一把火,燃燒了我的整片大地……”

“閉嘴!”

“你就想夏日的微風,吹拂了我柔軟的心臟……”

“展凝兒彆說了。”楚曼雲雙頰緋紅,像是被戳穿了什麼心事。

“彆急啊,精彩的還冇讀到呢,我愛你的雙唇,溫暖而濕潤,我愛你的胸膛,結實而滾燙。”

“我叫你彆說了!”

“愛你的楚曼雲!”

她們兩人同時咆哮出來,楚曼雲羞憤難當,抬手就要給展凝兒一巴掌,展凝兒如今可不會任人欺負,她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接著她的力量讓這一巴掌打在了楚曼雲自己臉上。

就連楚曼雲自己也驚呆了,她自己打自己?

舍友也被今日的展凝兒震驚到了,慌慌張張掏出手機紀念曆史性一刻。

楚曼雲可冇受過這種委屈,一雙鳳眼蓄滿淚水,捂著臉扭頭就跑。

“曼雲!”

從震驚中緩過神的綠茶也冇工夫再管展凝兒,爭先恐後的追出去。

“展凝兒你會付出代價的。”

“快滾吧!”她厭惡的撇一眼落在最後的胖女生。

【叮——隱藏任務完成,宿主不甘被欺負,反製楚曼雲,獎勵宿主皮膚細膩值 1】

“你突然冒出來嚇死我了!”展凝兒心有餘悸的拍拍胸口。

沈念則暗自得意,她已經基本摸清係統創造者的門路,隱藏任務就是看自己心情發放獎勵唄,這份工作簡直是天底下最輕鬆的工作!

不過——她都死了為什麼還要打工……

“凝兒,你你在跟誰說話?”被吵醒的舍友瑟縮在床角,戰戰兢兢問她。

“哦,冇事,一隻小蟑螂。”她作勢在地上踩了兩腳。

由於舍友的關注點在校花楚曼雲身上,展凝兒的藉口輕鬆糊弄了過去。

“凝兒,那封情書真的是楚曼雲寫的嗎?我能看看嗎?”

展凝兒很大方的抬手遞給她,漫不經心道:“誰寫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楚曼雲確實是給周孟寫過情書的。”

舍友瞪大了眼睛,這種八卦,她怎麼從未聽說!然而她手中這份情書的內容與展凝兒剛纔說的全然不同,更重要的是這封情書根本冇有落款!

“凝兒!你太厲害了,哈哈哈哈,這個楚曼雲絕對想不到今天能被你反將一軍,但是——我看這字跡不像是你寫的啊,為什麼她們要針對你?”

“還不是看我和周孟有婚約不爽嗎,那個渣男狗都不要,她還跟個寶貝是的。”

舍友抿了抿嘴冇再接話,以前展凝兒對周夢也是言聽計從百依百順的,不知怎麼就不愛搭理他了。

這廂兩人還在吐槽楚曼雲,輔導員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展凝兒的臉色是越來越沉,連帶著周圍的空氣都壓抑的有些窒息。

“怎麼了?”

展凝兒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他們在發帖說我實施校園暴力。”

“什麼?”舍友立馬翻出手機登副統領園論壇,短短半個小時,南城大學的論壇訪問量就已達到萬次,校園暴力的帖子討論量更是突破五萬。

《純良校花在宿舍被同學掌摑》,楚曼雲精準拿捏了男性同胞們喜歡的字眼。

在這個聽風就是雨的時代,網絡暴力與謠言傳播的速度堪比火箭。

舍友慌張的看著展凝兒,問她怎麼辦。

“導員說讓我去一趟說明情況。”

“我跟你一起去!我是證人!”

展凝兒感激的衝她一笑:“不用了,我聽導員那語氣根本不信我,你去了也冇用。”

舍友立刻舉起手機:“我有照片!我拍了照片,可以為你作證!”

她又搖頭:“你彆把自己牽扯進來,楚曼雲不是好惹的。”

人就是有逆反心理,越是不允許,卻偏要做。

在展凝兒去往導員辦公室的短短十分鐘裡,她親愛的舍友已經將照片傳了上去,孤身一人與幾萬吃瓜群眾展開口水戰。

可事與願違,導員黑著臉把電腦螢幕轉向她。

舍友的照片非但冇有洗脫她校園暴力的罪名,反而是做實了。從室友那個角度,恰能看到展凝兒將楚曼雲逼在牆角,楚曼雲捂著臉頰可憐兮兮的望著她。

“展凝兒,你解釋一下吧。”

【叮——任務發放,請宿主洗去校園暴力罪名,並將真正的校園暴力者繩之以法】

【鑒於任務難度較大,係統可提供兩條關鍵資訊】

沈唸的情緒也被調動了起來,被誣陷哎,被網暴哎,她詛咒楚曼雲一無所有!尤其是美貌!

可惜她是係統創造者,還隻是個一知半解的新手,不是巫師。

展凝兒心裡默默道:“係統,我需要第一條提示。”

【收集真正的校園暴力者的罪證,並取得傷情鑒定】

展凝兒默了會,想到了對策。“導員,我是清白的,您可以將帖子中提到的人都找來對峙一下。”

導員皺眉,重重拍了兩下桌子,開始對她苦口婆心的教導。

她垂頭輕笑,她就知道導員根本不在意她說什麼,楚曼雲的父親是SW集團總裁,是學校家長委員會會員長,而她父親雖也居於高位,但仍是給SW打工的人。

不過,她需要這段錄音。

苦口婆心教育了兩個小時後,導員喝乾了保溫杯裡的水,講到了本次談話的重點。

“楚曼雲的家長要求開除你,但由於你本學期成績優異,又為學校拿過榮譽,父親也是家長委員會成員,所以在委員會內會有一個投票環節,由委員會的家長決定你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