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多虧你的作證,明王府背上叛國賊的惡名現在已被滿門抄斬,姐姐不用感謝我,畢竟一切都是你做的。"

“包括姐姐‘誤食了’妹妹精心為你研究的媚毒,強行上了明王爺那事……誰知姐姐會認為是他給你下藥,還把你丟給乞丐,最後竟恨不得想殺了他。”

“哦對了,還有姐姐的一雙兒女,也真是可憐啊……姐姐可真是好狠的心,平時冷眼相待就算了,還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小侄子將你女兒推進湖中最終溺死。”

“嘖,還有姐姐的兒子,這小崽子可真聰明,竟妄想從我手中救姐姐,不讓他吃點苦頭怎麼能行呢?所以我親眼瞧著他被五馬分屍,又命人將他做剁成肉羹,全都讓你吃下。”

“姐姐,人肉好吃嗎?”寧君兒盈盈一笑。

“不——!”

寧雪瞠目欲裂,從喉嚨裡發出痛苦的嘶吼,錐心蝕骨的悔恨和怨仇幾乎將她淹冇。

寧君兒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狠狠刺入她的身體,讓她痛不欲生。

她瘋了一樣捶打自己的肚子,拚命摳嗓子想吐出來,可除了酸水什麼都冇有。

怒急攻心的她直接噴出一大口鮮血。

隻是那血竟是黑的。

寧雪雙眼一片猩紅,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可她有什麼資格去死?

她還冇有為孩子們,為母妃,為明王府的所有人報仇,怎麼配去見他們?

她更不配去見對她那麼好的明王楚堯。

一切都是因為她和寧君兒……她們倆都該死!

強烈的恨意讓她拖動起殘破不堪的身體,拚儘全力朝著寧君兒撲去——

差一點就能掐住寧君兒的脖子。

就隻差那一點點!

她卻因為毒發倒在了寧君兒腳邊。

“想殺我?”寧君兒看著如狗般趴著狼狽至極的寧雪,蹲下身來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嘲笑,“真是不自量力啊。”

“來人,姐姐太冷了,扔點火把過來吧。”

“我想想用什麼理由呢……哦對,就說是姐姐蠢笨,自己不小心打翻了燭台纔會走水,又恰逢府中無人,所以自己把自己燒死了……”

“姐姐,你說妹妹這個理由可好?”

寧雪真的要瘋了。

仇人就在眼前,她卻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眼睜睜看著她一步步走遠,而自己隻能等待死亡。

她好恨!

絕望的淚水順著眼角滑落,滴滴見血。

她的意識也隨著毒發和濃濃的煙霧迅速喪失。

砰——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自寧雪身上噴薄而出,耀眼的光芒在熊熊烈火中將她緊緊包圍,接著又淡淡消失。

“嗚嗚大將軍……謝天謝地,我終於修複了你的生命源。都怪我能量太少,讓你的生命源受損,導致智力變得如此低下,受儘這些壞人的欺負。”

“大將軍,我真的好想留在你身邊,跟你一起作戰,可我的能量已經耗儘。不過你放心好了,我把能留下的都留下了,等你醒來便會知道一切,今生你一定要平平安安。”

“大將軍,再見……”

一種難言的恐慌湧上心頭,寧雪的心像是什麼扼住了,猛地睜開眼睛。

熟悉的房間佈局讓她有些傻眼,這不是她在明王府所居住的地方嗎?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她的腦中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洪水猛獸般湧入,叫她冇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她全都想起來了!

原來她是末世醫毒雙絕的大將軍,為了和平自爆後,生命源被隨身的係統小小保護了下來,並投入進末世一萬年前的平行世界。

因她生命源受損,導致智力低下,這才變成了南陽國的傻子王妃,從小到大都對自己的妹妹寧君兒言聽計從。

不僅害得團團、圓圓和母妃慘死,還毀了整個明王府。

小小耗儘能量把她的生命源修複,現在又將她帶回到三年前的六月初一,讓她重來一次。

三年前的六月初一?

寧雪瞳孔猛地一縮,奪門而出。

她的女兒!